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宠妻成凰:第一家主夫人 > 第八十一章 死脑筋

第八十一章 死脑筋

作者:涅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阿生一个刹车,把车停在路边,下去靠着车门点起了一根烟。    “苏愚,有些事情是不可避免的,我们不能一味的逃避。”    苏愚也随着下来,和阿生并排靠在车上,看着夕阳西下的景色一阵恍惚。“我其实没什么追求,只要我在乎的人能够获得好好的,也就很满足了。阿生,我不会和楚家有交集,而帝国与楚家之间的关系你比谁都了解,我也不可能进入帝国。”    阿生一弹烟头,苦笑,“还以为你最近变了,长进了,没成想还是这么死脑筋。”    “我们一直都是这么过的,不是吗?为什么要改变?你过,我们都是活不长久的,没必要去招惹更多的人和事。”    “错了,苏愚,错了。”阿生两字一顿,嘴里是不出的苦涩,“那是我,不是你,你只要不去管我,什么事都不会没有。他们要的是我不是你,你何苦把自己圈进来。”    “呵,是么?不是这是我们之间的交易吗?难道你不打算为这些年收取报酬了?”苏愚有些不是滋味,总觉得阿生变得不一样了。    阿生狠吸了口烟,吐出的烟圈让他的神色变得晦暗不明。    “其实爷不是很贪,如果换算成资金的话,早就已经够了。而且这些年爷也培养了一些自己的势力,以爷的能力,没道理还会吃亏。”    苏愚心惊,“你这是打算和他们正面对抗了?”    苏愚和阿生都是有过大生大死的人,按不可能有什么让他们感到害怕,感到无能为力。但世界上就是有那么一个地方,让他们都觉得十分恐怖。即便筹谋多年,也还是没有信息去反抗。    这也是为什么阿生当初会活不长久那样的话,因为那个地方想要的人,除非死,否则没有别的出路。即便,他当年侥幸从里面逃了出来。    “算不上对抗,爷只是不想再畏首畏尾隐姓埋名而已,更何况那些根本就不是人,只能走一步是一步了。”    在这件事上,苏愚虽然了解其中详情,但毕竟还是个外人,究竟该怎么做,还是要看阿生自己。既然他决定不再躲藏,那么她自然没有意见。只是,将来的日子恐怕不会平静了。    回到书香门第,果然收到了很多邀请函,由此可以看出,核能方面的人才是多么紧缺,各方势力都在抢夺这为数不多的资源。    苏愚只是大致翻看了一下,就全部扔进了垃圾篓。虽然阿生表示不介意她入世,但她是真的不想参与进入这些斗争里面。    那个具有特殊意义的数据一旦被人知晓,定然会引起一场腥风血雨。而目前来看,这些势力似乎都是冲着它而来。    洗漱之后躺在床上,苏愚忽然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奋斗了半个月的奥核竞赛终于落下帷幕,闲下来之后就不知道要干什么了。    有过努力的日子之后就很难重归平静,她现在就是这样的感觉。    以前浑浑噩噩也不觉得怎样,可是如果真的再去学校混日子,无疑对自己有点不负责。    她想了想,发现好久没有去听过琴了,于是决定明去月黎琴社听琴,顺道安抚一下心情。    一夜无话,第二苏愚早早收拾妥当,然后没有打扰阿生,自己走去了最近的路口,打了辆出租车,直奔月黎琴社。    月黎琴社所处位置是帝都一隅的著名商圈——秦风。不同于一般的奢侈品商业圈,这里主打的是手工艺品,白墙青瓦中,隐藏着很多市外高人。    正所谓大隐隐于市,这里是古老手艺人聚集的地方,也是最能制造视觉和听觉盛宴的地方。    月黎琴社位于秦风一角,比邻大路,在外面的人行道上,就可以听到里面传出的铮铮琴音。    这也是为什么苏愚经常靠着电线杆听琴的原因。    这个习惯她持续很多年,月黎琴社中的学子换了一批又一批,但她从来没有进去过。    她熟悉的只是那一扇屋檐下雕花的窗子,以及一道雄浑有力古朴沧桑的独特琴音,应是属于这里的老师傅的。    同往日一样,苏愚停驻在月黎琴社窗外的人行道上,背靠电线杆单脚点地,闭目凝听。    琴社里声音多是嘈杂的,毕竟不是在专业表演,大都是在练习,但苏愚还是能听出独特的韵味,似乎她要听的不是曲子,而是这独属于古琴的声音。    可是今她产生了一个特别的想法,她想进去看看,看看这陪伴了自己许多年的地方到底长得什么样,里面那位琴艺高超的老先生有着怎样的面庞。    于是,她第一次踏入了秦风这个地方,穿过那些恍若穿越的亭台瓦谢,来到了月黎琴社的正门处。    琴社的建筑沿用了整个秦风的风格,无以言,但从其老旧的木料可以看出,开馆应该有好些年头了。    这是个两进的院子,外面有一个稍大些的厅堂,里面摆放了十几张琴,是供学员练习和授课的场地,现在就有几个年龄不等的学员在练琴。再往里则是三间并列的房间,其中一间应是老师傅抚琴所在,另外则是家居。    苏愚的进入并没有打扰到里面任何人,可见参观的事情常有,大家早已经习惯。    她循着那道古朴琴音,进入里院,琴房的门没有关,能够看到里面有两个人影,一站一坐。    苏愚怕打扰到人家,就在园子里的石桌处坐了下来。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里面出来一个人。    苏愚望去,惊讶地发现竟然是个熟人。    “萧翕?”    萧翕也是一愣,不过更多的是欣喜。他迎上去,“你怎么来了?”    “我是来听琴的,你……和里面的老先生认识?”否则他怎么会从里面出来。    萧翕也不隐瞒,爽快地回答:“嗯,里面是我师父。”    “你竟然会琴?”苏愚不敢置信,真的很难想象,萧翕那双杀人的手也会用来抚弦,这种画面对她来是个不的冲击啊。    然后萧翕就尴尬了,他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虽然我很早就拜师了,可是师父从来不让我摸琴。”    还有这种事?苏愚很是惊奇,不由对里面那位老先生更加好奇。这种做派,要么故弄玄虚,要么就真的是高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