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宠妻成凰:第一家主夫人 > 第七十七章 她不能留

第七十七章 她不能留

作者:涅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楚行带着苏愚来到一个比较偏远的亭子里坐下,这里既没有脱离大部队,又不会显得太过喧闹。    那些有心和苏愚交谈的人,看到她身边已经有人,而且显然不愿意被打扰的样子,也都望而却步。    这正合了苏愚的意,她拈起桌上准备的一块糕点,细细品尝着,罢了拍拍手,用纸巾擦了擦手指,问:“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这话自然是对楚行的。两人虽然见过很多次面,可以已经很熟悉了,但苏愚对他并不了解,他自己是暴发户,她并不那么认为。    如果仅仅是一个的暴发户,怎么会出现在今这样堪比国宴的场合,又怎么会让洛昕这样的巨星甘愿做女伴?他显然没实话。    楚行拿起桌上温度刚好的水给苏愚沏了杯茶,往她面前推了推。“因为我比较有钱,而且有名,所以被邀请了。”    呵,他倒是一点不谦虚。    苏愚端起茶水品了口,发现他沏茶的水平居然比之阿生还要更胜一筹,几个看似不经意的动作,却将大红袍的香味发挥完全,好茶好水好茶具,再加上高超的沏茶水平,让苏愚口齿留香,很是享受。    她又嘬了口茶,满意地把杯子放下,“那你这个暴发户做的还是蛮成功的,洛昕那样的大咖都能被你俘获芳心。”    “这只能明我有魅力,并不是所有女人都像你一样。”楚行表情温和,可是本身自带的气场让他看上去如同人中龙凤,苏愚愈加觉得他不简单,不过这是她一直以来都知道的,不是吗?    “我怎么了?”她好奇。    楚行低沉一笑,凑近苏愚,“半点不为我的外表所迷惑,即便是被我压在身下……”    淡然的心情消失无踪,苏愚心里腾地冒出一股火气,脑海里闪现出那日在楚行别墅所发生的事情。    毫无疑问,对一向强势的苏愚来,那种被一个男人欺负的经历,会成为这一生的耻辱,偏她反驳不得,因为事实就是那样,她的确被他压了……    看着苏愚憋屈的脸,楚行嗤嗤笑着,让苏愚更是气得牙痒痒。他总是出其不意,让她措手不及。    她气恼地:“你就不能好好话?”    “我很认真啊?我是在夸你不为美色所迷惑,你又在想什么?该不会在想一些少儿不宜的事情?”他一本正经地问,可是苏愚怎么看都觉得他贼兮兮的。    知道在话语上讨不到半点好处,苏愚只能转移话题,“我定力向来很好。只是,我想知道,你和楚家到底有什么关系?我可不认为,楚家的主场,会叫你这个外人来参加。”    几次发问都被楚行四两拨千斤地避开,她偏不让他得逞,就是要一问到底,而这个问题已经困扰她很久了。    楚行这次没有立刻回答,也没有敷衍,而是想了想,似乎在组织语言。    “我的产业涉及方面比较广,和楚二少有些生意上的往来,所以才有幸出现在这里。”他解释。    这些话看似解释的很清楚,实际上等于什么也没。    知道套不出什么话,苏愚识趣地不再继续这个话题,同时也识趣了往下交谈的兴趣。她最讨厌和喜欢藏着掖着的人话,那种不明不白深不可测的感觉,会让她觉得很不爽。    而她现在的确很不爽。    她把杯子中的茶水一口喝完,放下时,发出清脆的撞击声。    “如果没别的事,我就先走了。”    然后不再久留,在楚行意味不明的目光中,离开了会场。    “不感兴趣吗?”楚行将目光投向苏愚放下的杯子,呢喃道。    “什么不感兴趣?”忽然,一个声音打断了楚行的思绪。    楚行没有扭头,已经知道来人是谁,连个目光都懒得给。“那么多人需要应付,你还有空来管我?”    来人西装革履,浑身上下都是名家定制,本来很正式的穿着,竟让他体现出了一种风流的感觉,左耳上一颗蓝钻耳钉,更是显得倜傥无双。    和楚行有两分相像的脸庞,因着气质迥异,而让人很难联系在一起。    他回道:“我就是再忙,也得抽空来看看老哥啊。”    这人正是楚别,那个险些成为楚家家主的楚二少。    楚行不置可否,自顾喝着茶。    楚别坐在刚才苏愚的位置,长腿一伸,一边抖着膝盖一边去抢楚行手里沏好的茶。“一直好奇能让老哥隐姓埋名的女人是何方神圣,今日一见,果然非同一般,不过,人好像不待见你啊?”    看着楚别拿起上好的大红袍暴殄物地牛饮,楚行顿时就没有了喝茶的兴趣,把茶壶往桌上一撂,脸不红心不跳地:“她只是不好意思。”    “哈?有没有搞错啊?人姑娘的态度一眼就能看出来是对你有意见,你居然大言不惭……唉,行行行,你厉害,我真替那姑娘感到悲哀。遇到你这个没脸没皮的,也不知道上辈子做了什么孽。”    楚行不咸不淡开口:“苏愚上辈子有没有作孽我不知道,但我知道谁这辈子做了孽,你要想继续守着你女人,就少两句。”    楚别一下不吭声了,可见被触到了软肋,苦笑两声,才:“不愧是楚蔺生,亲兄弟都不放过。”    “你要不是和我有血缘关系,你以为你还能坐在这里?”    就知道和他斗嘴讨不到好处,楚别撇撇嘴,不再开玩笑。“不过你怎么想的?那件事都还没有处理,就去招惹别的女人?”    “谁她是别的女人?”楚行反问,语气淡淡的。    楚别被他这句话一惊,赶紧追问:“她……难道就是……”    楚行没有回答,但楚别知道,这是默认的意思。    但想到楚行对苏愚的态度,不禁担忧,冷了冷神色道:“既然这样,你就不该去招惹她,未免夜长梦多,她不能留。”    实际上,楚别现在的想法,也是楚行最初的想法。但人生总有些事情身不由己。他本以为这只是个无关紧要的人物,只要杀了她,一切问题都能迎刃而解。谁知就是这看似最简单的一步,却成了变数最多的地方。    他叹了口气,“二,我或许应该换个方法。”    楚别不能理解,在他看来,除去苏愚是最快捷也是最有效的办法,而楚行做事一向雷厉风行,他想不出什么原因会让他放着捷径不走,而去走弯路。    “老哥,你可要想清楚,别让这件事成为最后的绊脚石。”    “不会的,我自有打算。”楚行。    “可是,为什么?”楚别不甘心。    楚行没有正面回答,而是问了他一个问题:“你为什么不肯放李婉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