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宠妻成凰:第一家主夫人 > 第七十一章 有些人,有些话

第七十一章 有些人,有些话

作者:涅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萧翕拉开椅子坐下,长腿交叠伸在桌子上,双手交叉在脑后。“一件好玩儿的事情。”    苏愚已经对好玩这两个字产生条件反射了,只要萧翕嘴里出好玩儿,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她看着他,不吭声。    萧翕动了动脚尖,一点儿不在意苏愚的紧绷,用一种带有纯真和兴味的嗓音:“我知道你那个朋友是谁,我还知道,他是哪家的人物。”    苏愚听到他的话之后,整个人静得可怕,眸子里沉寂如同死水,可那是连通着地狱的死水。她的全身都散发出一股寂灭的意味,濒临爆发的边缘,暴起便会杀人,她的下一步就是杀人。    萧翕完全不为所动,依然姿态闲适,“真没想到,你那个其貌不扬的司机,竟然是来自那里,还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啊。这下好玩儿了。咯咯。”    在他像个孩子般笑起来的时候,苏愚闪电般出现在他的身后,单手成爪,就要抓住他的喉咙,另一只手勾起食指,直对着他的太阳穴猛力击去!    这次不同以往,她曾经对萧翕和楚行都出过手,但那时的她只是愤怒,此时则带着股不死不休的决绝。    萧翕没有坐以待毙,而是十分凝重地用手抵挡,身体一转就离开了座位。    虽然苏愚没有萧翕厉害,但这种状态下的她让萧翕对付起来依然有些吃力。    只是无论苏愚如何出击,萧翕总能在最后关头抵挡住,几个回合下来,两人都有些狼狈。虽然没有被击中要害,但受伤时难免的,萧翕的脸上已经挂了彩。    可能是不想再继续这么耗下去,萧翕忽然加快了出手速度,也不知怎么动作,就将苏愚钳制在怀里。    苏愚背对着他,双手被箍住,双腿也被他夹住,后背则仅仅靠着他的胸脯,动弹不得。    “这么暴躁干嘛?我还没完呢。”萧翕靠着她的肩膀喘气。    苏愚是真的很生气,二话不,只一味挣扎要继续开打。    萧翕这才不再卖关子,紧了紧手臂,:“我没别的意思,只是想你和我吃个饭,陪陪我。”    苏愚没听明白他的意思,只以为这是他的又一个要求,冷声道:“呵,你觉得在你威胁过我之后,我还会心平气和和你做朋友?”    “你理解错了。”萧翕立刻解释。    苏愚愣住,不知道他到底买的什么关子。    “我不是威胁你,而是帮助你,条件就是我刚才的。”    苏愚有点反应不过来。“帮我?擅自调查我身边的人,你是为了帮我?萧翕,你不觉得你很可笑吗?”    萧翕松开苏愚,正过她的身子,让她看向自己。    “不是我要调查的,而是我发现有人在调查你,顺藤摸瓜知道的。我想帮你保守这个秘密,并且会阻碍那方势力的调查。条件就只是和我吃一顿饭而已。”    他的真诚,实际上以他纯净的长相,如果不挂着那抹坏笑的话,很难让人不相信,因为他的眼神是那么清澈,宛若一弯一眼见底的清潭。    苏愚没有多想,直接就相信了他的话,因为从两人的相处模式来看,他从来没有骗过自己,他无论做什么,都会直白地告诉你。    原来是这样啊,她想。    原来他废了这么大劲只是为了和自己吃一顿饭。    不知怎的,苏愚忽的产生了一股心酸的感觉,也不知道是针对萧翕还是由此想到了自己,她又盯着他的眼睛看了几秒,才收回目光。    “你其实没必要这么做的不是吗?你如果想找我吃饭,相信凭你的能力,我无论如何都会答应的。”    她的是实话,萧翕身为暗夜中的帝王,无数势力效忠于他,只要他动一动手指,稍微表达一下意思,就能得到他想要的结果。    而他以前从来也都是这么做的,不管是看上了哪个女学生,还是某个势力碍了他的眼,他都会使用惯常的血腥暴力手段,强硬地得到最终结果。    可是为什么会对苏愚不同呢?为什么仅仅是吃顿饭而已,还要拿着这样的好处来讨好她?    苏愚不明白,可是她有些感动,可能两个人真的很像,让她从来都不能真的拒绝他。    于是,苏愚微微扭头,虽然依然没有表情,但目光中无时不刻存在的棱角,却是收敛了一些。    萧翕也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但他这个人做事从来不讲究因果,全屏喜好,所以这在他看来根本不是问题,正要开口,就见苏愚对他:“我们是朋友不是吗?你没有必要这样。”    前后两句话,两句话明明是同样的词汇,可是表达出的却是不同的意思。    前一句是把他置在萧疯子的立场上,而后一句,则是把他当做了朋友。    萧翕立刻听懂了这句话的意思,瞪着眼睛,挑着眉毛,咬着下唇,一脸吃惊和兴奋。    “苏愚,你刚刚什么?你我们是什么?”    他似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摇了摇苏愚,赶紧确认。    看着这样单纯的不可思议的萧翕,苏愚简直不敢相信,这是那个把自己带入地狱,对简萌下狠手,一再威胁自己的萧翕。    但有些事情,既然对方不记得,既然对方那么迫切且真诚地对她付出,既然她又是那么的孤独,何不成全了别人,也成全自己?    这个世界哪里来的那么多恨,只是一念之差想不开罢了,苏愚不是那样的人。    她:“朋友,我们是朋友。”    得到确认,萧翕一连做了好几个动作,都没有出一句话,最后咯咯笑了起来,又是那种大男孩般无忧无虑,充满童真的笑。    半晌,才恢复正常。    “苏愚,以后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的。”他认真地。    苏愚的目的不在此,所以并没有把这句话放在心上,她从不求别人对她做什么。    只是,有些人的有些话,出口后就是要倾尽余生之力来实现的,就像萧翕。而有些人,不会把有些话出口,却仍然可以把它们放在比之生命更高的位置,比如阿生。    而此时苏愚比较好奇一个很实在的问题,她面有古怪地问萧翕:“你到底几岁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