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宠妻成凰:第一家主夫人 > 第六十九章 该罚

第六十九章 该罚

作者:涅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萧笑大概一个月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故,竟然断了一根手指和一只腿!她本来在学校的风评很好,是个标准的名门淑女,可是那件事之后开始变得特别暴躁,几乎只要有人稍微惹得她不高兴,就会破口大骂,甚至还找人打架呢。啧啧,真没想到。”    简萌大概将事情讲了一下,对萧笑这样的遭遇和变化感慨万分。    她和萧笑也没什么交情,只是听过她的名号罢了,并没有过多的关注过。可是上次那个拦路的女生,显然和她有着密切的关系,仅是这一点,就让简萌对她同情不起来。    简萌也是很嫉恶如仇的。    苏愚听后,没什么表示,不过心中却为萧翕的六亲不认感到一股寒意。    虽然萧笑的下场是她一手造成的,但推动者和执行者都是萧翕,他和萧笑流着同一个父亲的血,竟然能够做到这一步,简直就是个疯子。    见苏愚听完故事一点表示都没有,简萌甚是奇怪,这不是她要听的吗?怎么反而一点儿也不在乎的样子啊?    忽然,简萌似乎想到了什么,表情惊讶地问:“苏愚,这……该不会是你干的?”难道她刚才要听她讲述,只是想要验收成果?    似乎也可以这么理解,苏愚就没有吭声,算是默认。她对简萌很少隐瞒,当然,只要她问出口。    简萌一下子惊的不知道该什么好了,就连阿生也好奇地看过来。苏愚曾经让他查过萧笑这个人,不过后续事情他没有再关注,现在看来苏愚已经动过手了,而且还是使用的暴力手段。    苏愚的暴力属性阿生一直都是知道的,而且那个萧笑又触了她的逆鳞,使简萌身陷险境,最后还让苏愚吃了苦头。    可是他还是觉得这件事没那么简单,比如苏愚是如何从十八楼出来的,比如简萌为什么会受伤,比如楚行是谁?这些都是他心中的疑问。    但阿生不会问,这是他和苏愚相处的基本模式,除非对方开口,否则互不干扰。    苏愚知道两人对这件事好奇,但有心出来,却终究不出口。虽然大概有个腹稿,可是临到嘴边,始终没有出来的**,只好放弃了。示意两人吃饭。    接下来依然是在简萌和阿生斗嘴的过程中度过,一顿饭吃了将近三个时。    中途,苏愚出去上洗手间,本来心情不错,可是偏偏让她遇上一个脑残,顿时好心情全都没了。    上完厕所出来洗手的时候,身边一个长相高挑出众的女人正在补妆。    女人看上去也是有高品位的,紧身的及膝皮裙,大波浪卷的及腰长发,精美的妆容和恰到好处的香水味。    本来没有注意到她,但闻到香味的什么不禁皱了皱眉,不是那气味刺鼻,只是她不喜欢在空气中闻到奇怪的味道,哪怕是真正的花香,闻多了也会头晕。    这个动作正好被照镜子照得正嗨的女人看到了,心里一阵不爽,就要找事儿。    没一会儿,就听她恼怒的声音响起:“呀!你这人怎么回事啊?水都溅到我身上了!”    正在洗手的苏愚看过去,发现确实在她衣服下摆处有几滴水,就抽出一张纸巾递过去,并且礼貌地了声,“对不起。”    针对自己真实犯下的错误,她从来不会逃避。    可是女人显然不想就这么放过她,嫌弃地把纸巾拍到地上。“云顶现在越来越胡闹了,怎么什么人都能进来?你以为我和你一样是个叫花子吗?一张纸巾就想息事宁人?”    叫花子?深藏在记忆深处的一个角落被掀起,苏愚的目光冷了冷,重新看向女人的时候,一双眼睛宛若两把利剑,骇得她不由倒退一步。    止住之后羞愤地又站回来,对着苏愚居高临下道:“你竟然还敢瞪我?你知道我是谁吗?”    苏愚自然不会真的把她怎么样,毕竟只是个胸大无脑的脑残,无意间勾起了她对往事的回忆。法治社会,她不会随意动手。    于是她无视女人的话,转身想要离开,却被女人一手拉住。    苏愚低头看向自己被拉住的胳膊,眯了眯眼,“放开。”    女人反而拉的更紧了些,挑衅她:“我就不放,你能怎样?弄脏了我的衣服,还冒犯了我,你以为你可以就这么走了?”    苏愚没有问她还想怎样,因为在她看来,自己的过错已经道过谦了,那她就没有继续留下自己的理由,剩下这些只不过是无理取闹罢了。    对一个无理取闹的女人,又是在她想要离开的情况下,动手就成了必然。    她手腕一个翻转,轻而易举就挣脱了出来,而女人因为没有料到苏愚会反抗,再加上十二厘米的鞋跟没站稳,嘭一声摔倒在地,那样子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这下,她的衣服是真的脏了。    苏愚没有对她投过去一个目光,悠着步子向外走。    女人尖叫一声,险些崩溃,狼狈地爬起来,去阻止苏愚。“啊!!你竟然打我!你一个叫花子竟然敢对我动手!我可是萧公子的女人!这下你完了!”    苏愚对她的话充耳不闻,轻易躲避开她的阻拦,却在卫生间门口遇到个熟人。    “萧翕?”    疑惑间,脚步就停下了。女人逮住机会,立刻就去抓苏愚的头发,想让她吃点苦头。    苏愚这次没有躲,因为已经有人帮她出手了。    女人的手腕被人抓住,力气大的险些捏断她的骨头,疼得一阵尖叫,正要破口大骂,扭头看清楚了萧翕的脸,立刻收敛的凶相,娇弱可怜地顺势倒在了萧翕身上。    “萧公子,你好坏,竟然这样捉弄人家。”    不过被萧翕嫌恶的躲开了。女人很有分寸地止住了动作,娇滴滴站在一旁,委屈的样子惹人怜爱。    这浮夸的演技让苏愚嘴角忍不住一抽,真不知道这些女人心里想的都是些什么,脑子里装的都是糠吗?    见苏愚看过来,女人大惊怪地指住她,向萧翕告状:“萧公子,就是她欺负我!不但弄脏了我的衣服,还对我大打出手,您一定要为我做主啊!”    苏愚都替她感到尴尬,看了眼萧翕,发现他一脸兴味地看着自己,就挪开了目光。    萧翕等女人完,上前抬起她的下巴,给她温柔的擦了擦眼泪。    女人心中一喜,继续控诉:“我只是想让她道个歉,谁知她不但骂我,还把我推倒在地上,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没礼貌的人。而且在我出自己是您的女人之后,她还是不知悔改。萧公子,您她该不该罚?”    萧翕依然静静地听女人把话完,表情从始至终都在笑,只是那笑透着股诱人的邪气,让人捉摸不透。    他没有让女人失望,了两个字。    “该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