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宠妻成凰:第一家主夫人 > 第四十四章 一本正经耍流氓

第四十四章 一本正经耍流氓

作者:涅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这时候阿烬也下来了,正看到一个脏兮兮的身影向自家少爷倒过去,慌忙就要去把那人拨开,以保住少爷的“清白”。    可是楚行没给他机会,顺势环住苏愚身体微转,就让阿烬扑了个空。而就是这个动作,让楚行把苏愚抱了个满怀,扑鼻而来的酸臭让他眉头紧锁,虽满脸不愉快,但并没有嫌弃。随后一个公主抱,就把苏愚塞进了车里。    “还愣着干什么?开车。”对傻在车外的阿烬吩咐一句,就把注意力全部投到了苏愚身上。    “啊?哦……”阿烬心惊胆战地上了车,见自家少爷竟然丝毫不嫌恶地给苏愚擦着脸,惊得下巴差点儿掉下来。这还是他那个英明神武不食人间烟火的少爷吗?他家少爷明明生人勿进最讨厌和别人有身体接触的啊,可是他怎么能……怎么能够去摸苏姐的脸……还是这么脏的一张脸?啊!他要崩溃了啦!    半没感到阿烬的动静,楚行一记冷眼淡淡扫过去,让阿烬立刻一个激灵,手脚利索的开了车。    车子是向别墅群里面驶去的,目标正是那楚行所在的别墅。    楚行不知道苏愚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又为什么会变成这副鬼样子。刚才看到她忽然晕倒,他的心猛地揪了起来,那是从来没有过的感受,当下心里只剩下了一个声音,那就是救活她。    苏愚给人的印象一直是高冷不可侵犯的,即便行为看上去懒散,却没人会觉得那是她的本性,因为她的眼睛里总是带着一种独特的光芒,这种独特性不是一般人能够具有的,必然是经历过常人不能想象的事情。    可是刚刚他面前的苏愚,一身邋遢不,脆弱的不堪一击,眼睛里没有惯有的神采,像是受过什么巨大的打击似的。这样的她,让人完全想象不到会和斗兽场上把野兽一击毙命的鬼女是同一个人。这也是为什么,刚才第一次没有认出她的原因    楚行让苏愚靠在自己的身上,让她的身体尽量舒展,以免弄得她不舒服。然后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叫了医生过来。    医生的效率很高,楚行刚刚把苏愚安置在主卧的床上盖上被子,他就来了。    在医生查看苏愚情况的时候,楚行一直守在一边,直到听医生:“没什么大碍,就是劳累过度外加营养不良,给她输些营养液,好好睡一觉就好了。”才在眼睛里闪过一抹如释重负。    送走了医生,阿烬抱着一叠文件过来叫了声少爷。楚行连眼都没抬,就挥挥手,让他把东西放在了书房。    阿烬难得有眼色了一次,看少爷完全没有搭理自己的心情,于是很自觉地告别。    当屋子里只剩下楚行和苏愚两个人的时候,楚行忽然产生一种很奇妙的感觉,那种感觉叫做安宁。    他把屋内空调的温度调高,又给苏愚掖了掖被角,目光就停留在她的脸上。    记忆中苏愚的脸并不清晰,虽然能让他在十八楼立刻认出她,但若真的仔细去想,很多细节都是没有的。现在她就在自己眼前,楚行很不客气地细致地打量起来。    苏愚长得并非绝美,全身上下最出彩的就是眼睛,现在眼睛闭着,再加上是这样一副妆容,就更难让人感觉到美感了。因为暴瘦而尖俏起来的下巴,衬得整张脸异常巧,估计真的只有巴掌大。    这样想着,楚行伸出一只手,轻轻附在她的脸上比划了一下。宽厚的手掌轻易盖住她全部的面容,楚行不禁嘟囔了声:“女人。”    然后兴许是实在看不过去她脏兮兮的样子,就去洗手间打盆温水,拿起毛巾在里面沾了沾,给她擦脸。    他擦得很仔细,就像是在面对一件珍宝,当苏愚的脸逐渐恢复白皙的时候,哪怕签了一个上千亿单子都波澜不惊的他,居然有了一丝的成就感。    可是即便再仔细,也有擦完的时候,他看着她精致的脸,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神色闪过一阵恍惚和一丝不自然,而后便恢复面无表情,却扔了毛巾伸出双手。    他的手刚触到盖在苏愚身上的被子,就顿住了,拿起遥控器又把空调调高了几度,这才没有犹豫地把被子掀开。    对周身情况一无所觉的苏愚睡得很沉,微微蜷着身子,一只手放在耳边,一只手错开在胸.前,在巨大的床上只占了的一部分,就像一只可怜的流浪猫。    楚行在医生来之前给她调整过睡姿,但是这才过了多久,就又变成了这样,只能再费力给她调整一次。    其实也不是非要调整不可,只是她蜷着身子,会让他接下来的动作做起来不方便。    当苏愚终于又平躺之后,楚行把手伸到了她下巴下面,在手指一番行云流水的动作之后,苏愚那件米色衬衣就脱离了身体的束缚,离她而去,然后是牛仔裤。    楚行做这一切连表情都没变一下,仿佛他手下的只是一件物品,或者待签的文件,丝毫看不出生命特征一样。    可苏愚毕竟是个活生生的人,而且还是个长得不错,身材很好的美人儿。楚行进行到这里就停住了,似乎在考虑接下来要怎么做。    可能是感觉到了身体的放松,苏愚美美的翻了个身,抱着枕头换成了趴着的睡姿。    看到苏愚竟然这样自觉,楚行嘴角微不可查地一勾,“你倒是会给我省事。”然后就解开了她身上最后的枷锁,赤条条白花花晃得人眼睛生疼,这里的人指的自然是楚行。    错开目光,楚行又给她盖上被子,重新打了盆温水,开始给她从头到脚仔细地擦洗,比洗脸的时候还要仔细。偏地表情严肃,一本正经,似乎并不知道自己是在明目张胆的耍流氓一样。    在清洗脖颈的时候,楚行发现苏愚颈后靠近肩膀的位置,有一块触目惊心的疤痕,疤痕表面凹凸不平,颜色泛着惨白,就像被野兽的爪子生生挖去一块肉一样。    楚行看着那块疤痕良久不语,用手指在上面摩挲着,细细品味它的触感……    别墅里没有女人的衣服,做完一切之后,楚行只能拿了自己的t恤和新的平角裤给她穿上。在挑衣服的时候,似乎还专门搭配了一下颜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