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宠妻成凰:第一家主夫人 > 第十九章 你又救了我一次

第十九章 你又救了我一次

作者:涅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你回来的刚好,我给你看样好玩儿的东西。”着,萧翕对着苏愚招招手,示意她过去。    看到萧翕没事人一样的表现,苏愚心中的怒火升腾而起,她强压着想要杀人的冲动,再次开口:“简萌在哪儿?”    同样的话语,语气比刚才更冷了几分。萧翕只是抬头看了她一眼,薄薄的嘴唇邪气地笑着,然后就又低头摆弄手机。    苏愚这才注意到,萧翕手里拿的竟然是简萌的手机,顿时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三两步上去夺了手机,对着连眼睛都没眨一下的萧翕质问道:“你把简萌怎么样了?”语气是从未有过的慌乱。    许是这丝慌乱刺到了萧翕的眼睛,他收敛了几分笑意,挑着好看的眉头:“你看看不就知道了。”然后指了指苏愚手中简萌的手机。    苏愚立刻把目光挪向手机,手机的页面还停留在萧翕翻弄的地方,仅是一眼,整个人就是一震。她手指一颤,手机就摔在了地面上,后盖和电池散落出来,下一秒,她已经出现在萧翕身边,而刚才拿手机的右手毫不留情地掐住了萧翕的脖子。    纤细的手指握着男人粗壮的脖子有些吃力,但以苏愚的力道仍是将那脖颈上捏出了重重的勒痕。    而萧翕没有一点要反抗的意思,他只是浅笑吟吟地看着怒不可及的苏愚,清澈的眸子里满是宠溺的意味。实际上以他的伸手,怎么可能让苏愚近的了身,无非是他自己不想动手罢了。    “,她人在哪里?否则……”苏愚没有完,只是手上的力道又重了重。她能明显感觉到他喉管已经受不住压力瘪了下去。    萧翕这才慢悠悠地开口,因为气管受迫,声音已经不再悦耳,益着丝丝的沙哑,却还是那样从容不迫:“我们才是同一类人,她算是个什么东西?”    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却听到萧翕着这些没用的,苏愚终于忍不住对着萧翕的脸大吼:“告诉我她在哪儿!”一边用左手拿起茶几上的装饰花瓶在茶几上猛地一摔,然后用尖锐的花瓶一端狠狠压向萧翕脖子上的大动脉。    顿时,浓稠的血缓缓渗出来,染红了苏愚的手和萧翕的衣领,屋子里充斥着血腥的气息。    在玻璃刺破皮肤的那一刹,萧翕连眉头都没皱一下,仿佛那根本就不是自己的脖子一样。甚至在看到苏愚的眼睛染上一抹邪肆的红,目光已经冷得没有温度的时候,痴迷地伸出手想要抚摸苏愚的脸。    就是这种无一物的眼神,就是这种冷的彻底的神情深深地吸引着他。这个世界本身就是冷的,所以人的心也该是冷的,只有愚蠢的人类才会渴求别人的情感,才会让自己拥有情感。    他的心是冷的,他可以看出苏愚的心也是冷的,只有这种人才配和他为伍。可是,为什么会有简萌的存在,那种愚蠢的人怎么配和苏愚成为朋友?苏愚只能是他一个人的!    血已经流到了沙发上,萧翕和苏愚的上半身都已经成了红色。由于失血过多,萧翕的脸色白的渗人,就连嘴唇都成了灰色,随着他扯出一个大大的笑,红红的牙龈和白灿灿的牙齿露出来,看上去就像一只来自地狱的恶鬼。    他:“我不喜欢简萌,你也不要喜欢,你是我的,只能是我的。”    萧翕死咬着就是不简萌的下落,苏愚也没有办法,总不能真的杀了他,即便那样又能有什么用呢?她忽然就卸了力气,瘫坐在冰凉的地面上。    她就知道,她这种人怎么可能拥有朋友,她就不该贪恋一时的温暖,最后反而害了别人。她就该一直一个人下去,只要没有接触就不会有牵绊,她就可以赤-裸-裸地来赤-裸-裸地去,潇洒地过着没有痛苦的生活。    苏愚浅灰的瞳仁顿时失了光彩,蒙上一层灰色。萧翕心底蓦地一痛,闭上眼睛足有一分钟,才哑着嗓子开口:“我带你去找她。”    苏愚跟在萧翕后面出了门,萧翕的伤口没有做任何处理,血还在不断地流着滴答滴答地落在水泥地面上,立刻晕成一片暗沉。但他的动作没有受到丝毫影响,双手插兜,上身微微后仰步履从容地走着,高傲又邪肆。可是苏愚却看出了一丝萧瑟的感觉。    他们并没有走多久,就在楼下一处隐蔽的窨井盖处停下。    苏愚已经猜到简萌在哪里,回想刚才在手机上看到的画面。简萌本来白净带着婴儿肥的脸上布满了一道道蜿蜒的血印,手脚被扯成布条的床单绑着,无助地躺在地面上。她的眼睛里都是恐惧和无助,本来漂亮的衣裙凌乱不堪地挂在身上,就像一个破布娃娃。    苏愚双手有些颤抖地拉开窨井盖,里面有些深,看不清具体情况,只有一片黑暗,但是隐约能看到一个浅色的人影。    苏愚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下去的,她只知道在恶臭和流水声中,她看不清简萌的脸,但还是觉得那惨白刺痛了双眼。    她尽可能轻柔地把简萌抱在自己怀里。许是感觉到熟悉的气息,简萌不安地扭动了一下身子,然后幽幽转醒,用几不可闻的声音了句什么。    虽然那声音接近于无,苏愚还是听到了。    “苏愚,你看,你又救了我一次。”    在听到这句话的瞬间,苏愚整个人愣住,眼睛涌上一股酸涩。她是多么努力的在和她做朋友啊,可是她呢,空有一身本事却只能让别人替自己受罪。原来她还是那么没用啊。    从井底上来的时候,萧翕已经不在了。苏愚没有去多想这个人的下落,他这种人想出事都很难,这或许就是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    苏愚没有把简萌往家里带,而是直接打车去了就近的医院。    她给简萌安排了最好的医生和病房,在简萌进入手术室后,在外面焦急地等待着,就在这个时候收到了阿生的来电。    电话里没有多余的内容,甚至连称呼都省去了,直接切入主题。    “查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