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宠妻成凰:第一家主夫人 > 第十三章 诡异的安静

第十三章 诡异的安静

作者:涅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挨不过简萌的请求,苏愚知道如果她不答应,姑娘一准儿会哭给她看,只能不情不愿地挪到了第一排。她顿时有种这辈子就要栽在简萌手上的错觉。不过如果她能未卜先知的话,就不会这么想了,因为有个更难缠的人还在等着她。    虽然人是挪了地方,但对苏愚来不过是换了个地方睡觉而已。所以在换了位置之后,她立刻就趴桌子上了。    简萌也知道不能把人逼得太狠,要见好就收,她相信事情只要有了开始,往后就会容易很多。她不禁为自己感到骄傲,这是多么难对付的一个人啊,居然就被她三言两语给打动了。于是喜滋滋地看起书来。    教室里陆续来了人,起初大家没觉出有什么变化,主要是苏愚平时太低调了。但随着教室里的人越来越多,终于还是有人发现了变化。    学渣苏愚居然坐到第一排去了?众人都觉得很惊奇,甚至有人意味不明地看向江跃,猜测这难道就是爱情的力量?    江跃自己还在奇怪呢,自然没法给别人答疑解惑。他坐在第二排中间,正好是苏愚的后面。心仪的女生就在眼前,这种感觉让他莫名地心跳加速,比第一次登台演讲都要紧张。    这几他已经不止一次自嘲了,现在早已习惯了自己的心境,反而有些甜蜜蜜的。    心里面甜,不自觉地就露在了脸上。旁边的同学看他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用肩膀碰了碰他,不怀好意地笑:“呦,大班长这是思春了还是春思了?”    江跃红着耳尖回了对方一拳。    “声点儿,没见有人睡觉呢?”    这下可把旁人给逗乐了,顿时不只是旁边那人了,听到声儿的都开始起哄,有的甚至用手对嘴吹起了流氓哨,还有的乐得直拍桌子。难得大班长这么直接可爱,大家不得可不得表示表示嘛。    苏愚就算睡得再死这下也被吵醒了,醒来就见简萌正一脸贼笑地看着她,转而又看看她身后。    刚醒过来的苏愚还是懵的,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顺着简萌的目光看过去,发现自己身后坐着的居然是江跃。然后她瞅了江跃一会儿,又瞅瞅简萌,对她道:“别闹。”    完就又趴那儿了。因为发烧,再加上昨晚根本没有休息够,她现在困的厉害。本来也没那么困的,但刚才是在睡梦中被惊醒,自然就更困些。    苏愚的回答虽是对简萌的,但周围起哄的人却直对着江跃笑,一时间教室里很是热闹。    忽然不知道谁喊了一声“老师来了”,刚才还乱作一团的众人立刻各就各位,端坐桌前,聚精会神地看向门口。    走进来的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教师,带着厚厚的眼睛。老师姓张,是在座的专业老师。    张老师被教室里迎接他的三十双亮晶晶的眼睛吓了一跳,也觉出教室里诡异的安静,但他还是镇定地走向讲台,开始了今的课程。    这种专业的课程不同于中学习期普及型的课程,很难讲得出彩。张老师身为学校教授级别的人物,讲课更是传习了中正认真的态度,往往一堂课下来语调都不带变的,也怨不得苏愚像是听了催眠曲儿一样睡得死沉死沉的。    本来张老师是不在意课堂上睡觉这种事的,但他敏锐地察觉到今教室里气氛不正常。有好多个人都在盯着苏愚看。    这个苏愚他是知道的,班里成绩排在最末尾的人,据入学成绩相当不错,他曾经还和其他老师惋惜过,起初的时候还亲自敲打过,但都不起作用。估计是已经破罐子破摔了。    他们做老师的虽然感到可惜,但学习这种事情还是要看个人,当事人提不起劲儿,他们也无能为力。如今看来她是已经破罐子破摔了。    但其他的同学是怎么回事,怎么眼睛老往人家身上瞟呢?终于是忍不住了,张老师难得地发了火。    不过以张老师这种老教授的性格,发火也是不温不火的。只见他前一秒还在板书,后一秒就扔了粉笔转过身来。他用手指敲了敲黑板,道:“这里是我们考试的重点,睡觉的同学醒醒了啊。”    苏愚自然是没听到,但这话明显是对着她的。一时间皇上不急太监急,江跃和简萌都有些坐不住,要把苏愚叫醒。而简萌见到江跃也要动作,就只笑嘻嘻地看着他俩。    江跃伸手在苏愚背上拍了拍,本来觉得要是她不醒就再拍几下的。谁知苏愚在江跃手刚落下的瞬间就坐了起来,扭头就直勾勾地看向江跃。    那眼睛里摒除了任何情感,冷得就像两颗在冰里沁过的琉璃珠子。    江跃被她的眼神惊到,手就僵在了半空。苏愚先是看了看他的脸,又是看了看他的手,才反应过来这是哪儿。直挺挺的脊背顿时卸了力道,又成了懒散的姿态。    简萌在她耳边将刚才的事解释了一下,她也没了睡意,只好仰着脑袋听课。    坐习惯了最后一排,而且是惯常不听课的,苏愚觉得浑身都不舒服。仰了会儿头就觉得脖子疼、腰疼、腿疼,浑身疼。    她坐的不自在,身子扭来扭去的,立刻就被张老师看在眼里。    张老师心想还不错,起码知道听课了,动动就动动。可是时间长了,发现她还是在动,就有些烦躁,注意力忍不住就往她身上跑,连课都讲错了好几处。最后终于是忍无可忍地开口:    “苏愚同学,你似乎都会了啊,那就来把这道题来写一下。”着就让出了黑板,显然是要让苏愚上黑板解题。    这还是张老师头一回这样做,平时都是他自己写。也主要是因为这一科的题目都比较复杂,偏偏讲课内容又是以计算为主,如果让同学来写对不对另,时间上就不允许。    这一下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苏愚,大家都心知肚明,他们那样明显地调侃江跃和苏愚两人,早该被张老师发现了,此刻都兴致盎然地静观事态发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