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宠妻成凰:第一家主夫人 > 第七章 我们是同类人

第七章 我们是同类人

作者:涅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萧翕面前有整个墙面大的电子屏幕,把斗兽场上苏愚的战斗清晰地传递过来,最后的画面定格在那把熟悉的雕花刀上。    这把刀萧翕从未离手过,如今看到它被一个女人拿在手里,萧翕非但没有一点儿愤怒,反而觉得有些新奇有些兴奋。    在他的认知里,女人只不过是男人用来发泄*的工具,是玩偶,是宠物。如果是别的女人动了他的刀,剁手是最轻的惩罚。可是看到它出现在苏愚手上,不知为何这个场面居然是那么和谐。    刚开始萧翕只是对那双眼睛感兴趣,现在他改变了注意,那双眼睛的主人似乎比眼睛本身更吸引人。    心中对女人的偏见让萧翕很久之后才明白,眼睛是心灵的窗子,那双眼睛所表现出来的东西,何尝不是苏愚本身。也正是这种偏见,让他始终不如那个人。    定格的画面再次动起来,画面中的苏愚身形依然单薄,但再也没有人敢看她的存在。当音龙兽的血液喷溅而出的时候,苏愚伸出双手,放在那汩汩的血流中,嘴角扯出一抹纯真的笑,似乎很是享受。    然后她搓了搓手,仿佛流在手上的只是暖暖的水流,她只是在洗手。就是这样平常的动作,出现在这样的时间、地点和背景,显得诡异异常。    观众席上顿时鸦雀无声,那些看客只能接受女孩被野兽杀死,却无法接受这样的反转,因为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但野兽的尸体就躺在下面,由不得他们不信。    这可以是这些人看过的最短暂也是最精彩的表演,看似老套的开头,却有着意想不到的结局。虽然每个人都因此赔了很多钱,但他们还是爆出了热烈的掌声。之后,“鬼女”的名号盛极一时,不过那都是后话。    萧翕扫了眼那些目瞪口呆继而疯狂的观众,禁不住嗤笑:“一群白痴。”然后他走出了包间,向斗兽场上的胜利者走去。    苏愚看着从指间滴落的鲜血,神情有些恍惚,有那么一刻,她觉得自己这五年只不过是做了一个美梦,梦醒了,她依然是十八楼的囚徒,不曾逃跑过,也不曾绝望过,有的只是无止境的麻木。连萧翕什么时候出现在身边都没有察觉。    萧翕不喜欢这个样子的苏愚,此刻的她就像是一潭死水,泛不起丝毫涟漪。他喜欢的是嘴角噬着邪笑,举手投足置凶兽于死地的苏愚。    因为不喜欢,所以他皱着眉用手指抚过苏愚的眉眼,似乎这样就能让它们便会自己喜欢的样子。在这一刻,萧翕可笑的感到了孤独,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见不管用,手下的力道又加重了些,就像是负了气的孩子一般。    苏愚被萧翕的动作惊醒,身上的气质立刻变了回去,眼神冷冷地注视着近在咫尺的萧翕。    见目的达到,萧翕开心地笑了,那笑虽然不深,却是连眼角眉心都晕着喜意。    苏愚不明所以,避开他的目光想要站起来,但是蹲的时间太久,腿有些软,一下受力不稳就向旁边斜了一下。    身旁的萧翕立刻伸手去扶,只是还没沾到人,苏愚就反应迅速地站稳了。她还不至于到了连站起来都要人扶的地步。    “你躲什么?”萧翕有些尴尬,好听的声音略带委屈地问道,紧接着又补充,“我是好心。”    完就伸手紧紧搂过苏愚的肩膀,低头在她耳边:“你发现没有,我们是同一类人。”虽然是问话,却表达着肯定的意思,而且也没有要苏愚回答,“我们做朋友。”    苏愚对萧翕的印象,还停留在一个无恶不作的黑道老大,可是他却在她耳边用温柔的声音要和她做朋友。她有些跟不上他的脑回路。而且这种话似乎不适合一个成年人,更像是孩子幼稚的对话。    苏愚现在心理落差很大,前一刻她还恨不得一刀捅死这个男人,这一刻却无来由的生出一股怜悯,不管是愤怒还是怨恨都找不到发泄的地方了。    萧翕的眼神是那样干净,注视着她的时候带着隐隐的期待和讨好。她忽然就想到了简萌,那妮子似乎也经常这样看着自己。    算了算了,她都这样了,还能想着去做什么呢?忽然的困倦让她再提不起任何的精神,哪怕是愤怒怨恨这样的感情对她来都变得十分艰难。    她捻了捻手指上还没干的血,一股恶心的感觉出现在喉咙里,她不想呆在这里,她想回家,回学校,她从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怀念简萌的唠叨。    “我们做朋友。”没有得到苏愚的回答,萧翕又问了一次。    这一次苏愚想都没想就回答:“我不要!”然后就挣脱萧翕的怀抱,向场地的出口走去。留下身后观众一阵阵“鬼女”的呼唤。    只是苏愚没能如愿,萧翕很快就又拉住她。    “为什么?”萧翕很不解,为什么一个女人会拒绝他的请求?    苏愚知道自己莽撞了,就算她离开了斗兽场,也没有办法逃出去。只是她真的疲于应对萧翕,想到手里还有萧翕的东西,就伸到萧翕面前。    “这是你的刀,你看,这刀上沾满了血,可是我不喜欢血。”    萧翕盯着他的雕花刀看了许久,伸手接过来,才幽幽地强调:“你的手上也有血,我们是同类人。”    苏愚不为所动:“我沾的是兽血,你沾的是人血,这怎么能一样?”    她已经有些不耐烦,她不擅长言论,也不喜欢和萧翕讲话。这会让她有种和孩子对话的感觉,有代沟。只希望这时候能有什么事情发生,让萧翕不再纠结于这件事。    于是,事情就真的发生了。    萧翕还想再什么,却被一道声音给打断。那道声音响的突然,标准的男低音通过音响的扩大,又在斗兽场特殊的设计下集中在场地半空中,一层层荡进每个人的耳朵,仿若神迹,一下子吸引了斗兽场上所有人的注意力。    “萧疯子,这个女人我要了。”    【作者题外话】:十点似乎太晚了,更新就改到九点~~记得收藏和推荐哦亲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