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我是至尊 > 第七十三章 明日正午,我入尊府!

第七十三章 明日正午,我入尊府!

作者:风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千钧一发之际!

    云扬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一把刀。

    不知道何时,已经出现在云扬的脖颈前面,横刀一挡。

    当!

    那名杀手招式用老,剑尖凶猛的撞在了刀身上;但,随即惊骇的发现,自己的剑在碰到那把刀的刀身之后;这海底玄铁打造的剑尖,居然就好像是白雪碰到了烧红了的铁块一般。

    直接粉碎!

    剑尖粉碎,随即,剑身也跟着完全融化的粉碎。

    这样的诡异现象,让他惊骇到了极点。

    怎么会这样?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白影闪过,地上,那看起来人畜无害只能当做抱在怀里的宠物的三只小猫,居然同时跃了起来。

    嗤嗤嗤……

    三声响!

    这刺客痛苦的闷哼一声,大腿被抓了三条血痕,从大腿根一直到小腿肚,血流如注;背脊被抓了三道血痕,几乎将自己骨头也切断了;持剑的右手,居然被其中一只小猫儿一爪子完全的抓透,一大块皮肉被撕了下去!

    这是什么猫!

    这他么还是猫么!

    我乃是五重天巅峰的高手,浑身早已经是铜皮铁骨一般,这几只小猫怎么能……

    但他已经来不及仔细想这个问题。

    当下,逃命才是最重要的。

    自己已经落入了陷阱!

    这刺客狂吼一声,顾不得别的,身子猛地一旋,居然不可思议的凌空逆转,半截长剑脱手而出;随即,身子凌空飘起;一折就上了花树。

    这反应,已经快到了让人眼花缭乱的地步。

    他两只脚在树干上一跺,整个人就飞一般掠起。而左手往外一扬,一道无色的丝线已经飞了出去。

    只要再一个用力,神仙都留不住我!

    但就在这时候,他突然感觉眼前一暗。一个魁梧的身影,突然拦在了他的面前,手中一松,那已经射出去的丝线,居然出现在这个人手中。

    方墨非!

    “下去吧!”方墨非一只手掌,直接将方圆三丈的空气完全凝成一个巨大的铁饼,狠狠的拍了下去!

    “哇!”

    这刺客一口鲜血狂猛喷出,浑身发出咔嚓咔嚓骨骼断裂的声音,整个人失去了骨头一般,软软的落在地上,空中鲜血狂喷,浑身上下便如是彩虹一般的往外溅射血水,在方墨非远远超出他实力的一掌之下,已经完全失去抵抗能力。

    他仰面躺在地上,不断地抽搐着,眼睛里,却是无限的残毒,他喉中咯咯作响,奋力说道:“好一个陷阱!”

    “闭口音!”云扬突然一怔,随即,猛然一甩手,一道闪光,闪电般飞出,直接从这此刻口中射入,将脑袋穿透,钉在了地上!

    而同一时间,方墨非也同时一声怒喝,长剑闪电般的飞出,同样飞向同一个位置!

    但,云扬的天意之刃已经先刺了进去;方墨非的剑正正刺在天意之刃上,哔哔啵啵……

    方墨非只感觉心中一阵绞痛。

    自己的剑,眨眼间就只剩下了一个剑柄!

    从剑尖一直到剑身这段距离,都如同雪水雾化一般消失了。恩,没消失,化作了一滩银亮的粉末!

    “好险!”云扬有些庆幸的说道。

    伸手一招,天意之刃刷的飞回,落入云扬手中,云扬手一翻,消失。

    “若不是注意到他的闭口音,恐怕……这尸爆,就成了……”云扬如释重负。

    方墨非愣愣的点头,还在看着自己的剑柄。这,到底咋回事?

    好一个陷阱之中的“阱”乃是一个半开口音,但,这个刺客说出来的时候,却是闭口;云扬本能感觉到有问题,立即出手。

    此刻,从刺客的口中,滚出来一个黑色的小颗粒,乃是被天道之刃削断了牙根带出来的。

    方墨非翻了一下,也是倒抽一口冷气。

    尸爆丸!

    这是一种极为恶毒的东西,藏在口中,有晶衣防护;若是到了必死之境,只需要用牙齿咬破,尸爆丸就能瞬间毒素弥漫全身,然后,人瞬间毙命,尸体瞬间被毒素浸透,产生强烈的爆炸。

    每一块血肉,不管落到哪里,都会产生数年不散的毒素;若是有任何一滴血水落在人身上,那么这个人瞬间就会全身腐烂而死!

    乃是这世上最恶毒的一种东西。

    “果然是无情楼的手笔!”方墨非神色复杂的看了云扬一眼:“也只有无情楼的金牌杀手以上,才配备尸爆丸的。真不知道……”

    后面的话咽了下去。

    显然是……“真不知道你惹了天唐城里这么多麻烦之后,怎么还会招惹了无情楼的人……”

    云扬的确有点懵了:我……我啥时候招惹无情楼了……这貌似是有人买凶杀我吧?

    ……

    “赶紧将尸体处理了休息了啊……”云扬奇怪的看着方墨非:“你还愣着干嘛?”

    “我……我的剑……”方墨非看着自己的剑柄,一时间整个人这才开始从风中凌乱:“我的玉剑啊……”

    云扬嘴角抽搐了一下:“丹心玉剑……这就是你的玉剑?”

    方墨非欲哭无泪。

    丹心玉剑方墨非,在江湖中好大的名头;但,投靠了云扬之后,唯一的一次出剑,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将自己的玉剑毁掉了……

    云扬也有些不可思议:“你……老方你果然有一手啊,拿着这么一把还不如豆腐坚硬的东西,愣是在江湖中闯下了这么大的名头,让我不佩服你都不行了……”

    还不如豆腐坚硬……

    方墨非只感觉牙根发痒,挫着后槽牙说道:“我这是海底玄玉,极冰之地;千丈之下,玄玉冰心玉髓,融合天心铁玉,星辰钢精,费时十年……才打造的这一把剑!”

    言下之意,比豆腐坚硬多了!

    “哦……”

    云扬哦了一声就往回走了。

    方墨非还在凌乱:“公子,你……你那把剑到底是什么做的,怎么会……”

    云扬刷的一声,亮出来天意之刀:“看清楚!这是刀!老方啊,我得说说你,闯荡江湖这么多年了,连刀和剑……都分不清?”

    方墨非瞪着眼睛:“……”

    云扬已经转身而去:“不就一把剑么……也值当的心痛成酱紫,明天我批给你三百两黄金,自己去买一把神兵利器先用着……”

    方墨非要昏倒了。

    不就是一把剑么?

    那是我的成名兵器!

    还有,三百两黄金很多么?还去买神兵利器?连神兵利器的一个剑柄上的铁锈都买不到好吧!

    方墨非很悲催的决定,明天一早,自己先去买一把平常的剑先用着。只是心中依然有无穷疑惑:天下间,竟然还有这种刀!

    云扬回到房间里。

    用手指在空中比划了三个名字,歪歪头,沉思了一会。

    这三个人名,乃是他认为,会买凶杀自己的人。当然,是……迄今为止。

    云扬美美的吃了一顿,虽然是已经半夜。

    但是,他饿了。

    而且,让云扬感觉到非常满足的是……自己这一次,只吃了十一斤玄兽肉,外加三个大馒头,两个肉饼,就已经感觉超饱了。

    当然,还喝了一碗汤。

    “饭量锐减啊……”云扬沾沾自喜。

    这样下去,看来不超过一个月,自己就能够恢复到正常人的水准。

    云扬是实在不想吃得太多。因为,那太与众不同了……

    喜悦之后,云扬才开始思考:“明天,我该去找谁的麻烦?”

    遥远的一声隐隐约约的号角,让云扬的脸色彻底的沉重下来。

    战争将起。

    最迟不过三天,大军即将出征。

    云扬整整一天加一个晚上,强行的让自己高兴起来,强行的让自己跋扈起来,强行的勒索要挟,强行的调整自己,去寻找四季楼线索,强行告诉自己,我就是为了报仇!别的,我啥也不管!……

    但,最终发现,所有的努力,被这一声遥远的号角,完全击溃。

    战争。

    那是九尊的战场啊。

    兄弟们都不在了,我就不管了吗?

    云扬长身而起,看着窗外夜色,深深地呼吸。

    脑海中,有整齐的,八个兄弟的声音,在低沉的说着一句话。

    “玉唐之血,玉唐之魂;玉唐之人,玉唐之军!”

    眼前,有八个兄弟的眼睛,似乎在逼视自己:国仇与私怨,老九,你先顾哪一边?

    “别逼我!”云扬闭上眼睛,喃喃的说道:“我不是圣人!”

    “我也没有能够力挽狂澜的力量!”

    “我更不想豁出性命拼死力战,保护的却是一群费尽心机要置我于死地的人!”

    “我也不想拼命战斗,战死之后,让这帮人欺凌我的家人。”

    “我更不想战死之后,让兄弟们冤沉大海。”

    “我不想我不想我不想……我真的不是圣人!”

    云扬不断的对自己说。

    但,最终,他将头狠狠的砸在了桌子上,痛苦的哀鸣一声。

    “明日正午,我入尊府!”

    终于,到了直面一切的时候。终于还是要面对那血淋淋的残酷,还是要自己解开心中的那一道伤疤!

    我不想的!

    我想报仇之后再去的。

    云扬静静地趴在桌上,似乎就这么睡过去了,一动不动。但,他实际上却是一直都没有睡。

    一直就这么趴着。

    只等,黎明到来。

    他能感觉到,在冥冥之中,有八双眼睛,疼惜的看着自己;眼神之中,都有温暖的笑意,还有冲天的战意。

    “老九,我们是玉唐九尊。先有玉唐,后有九尊;不为天下,但为生民;先靖国仇,再报家恨;云扬之身,九尊之魂!”

    “老九,去吧。为了家园不被涂炭,为了家眷不受欺凌……”

    ……

    凌晨。

    老梅与方墨非起来对着晨曦练功,却感觉,今天怎么这么安静?

    若是以往,公子现在也早已经出来,开始活动身体,吸取天地灵气,采摘晨曦之华,怎么今天居然一点动静都没有?

    两人使了个眼色。

    方墨非摇摇头。

    老梅叹口气,走到云扬门前,轻轻敲了敲。

    没有回应。

    侧耳一听,顿时脸色一变,肩膀一用力,就将门撞开,冲了进去。

    只见云扬房中,空无一人。

    桌上一张纸条。

    “我没事,晚归。”

    公子,去了哪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