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品女仙 > 第一百六十四章:打法器

第一百六十四章:打法器

作者:安筱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王丛看着陈玉慧脸色铁青!

    虽然制作傀儡,能够在抽魂术下坚持越久,制成的傀儡便越好,日后也越有提升的潜力。

    可陈玉慧坚持的越久,王丛的脸色就越加难看。

    一个小小的宗师境竟也敢如此藐视他,他可是堂堂五行门的亲传弟子,他走出五行门,何时外门弟子见到他时不是恭恭敬敬的,更别提到天明城,所有人更是视他为天。

    而今一个池青屡屡挑战他的威严已经让他愤怒,这会竟又来一个为了池青,在他面前做出此等姿态。

    天道就是残忍,这些残次连灵根都没有的人就应该卑微致死,怎么能一直经受抽魂之苦,还挺着脊梁。

    这些人应该跪地求饶,然后被他残忍的杀死,怎么可以这样坚持下来,还是为了一个上不得台面已经死掉的池青。

    王丛表情扭曲下手越加狠毒。

    陈玉慧眉头皱的更紧,此时却是连喊痛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是眼睛不由得看向倒塌的试练塔上。

    池青,你不是一直创造奇迹吗,这一次也一定会创造奇迹活着出来的,不然我这样死了,可就不值了。

    真是可惜,还想跟在你后面继续占点便宜,多偷师学些符文,只是这会,恐怕是占不上便宜了。

    陈玉慧的瞳孔渐渐的放大,只是眼中的倔强和坚持依旧,和当日御宝斋刁蛮任性的模样重合。

    这算不算孽缘,不过是找了你一次茬,今日看来是要用命还了……

    池青的祖父看着这一幕低下头,鼻子发酸,但身子坚挺,接下来就会是他们了。

    一个外人为了他的孙女都如此,他不能丢了自家孙女的脸面。

    以往他最向往修仙之道,只盼望池青能够通过仙门试炼,成为仙门子弟,光耀南亭分家。如今这心思竟淡了几分。

    这世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弱肉强食扭曲,所有人都一股脑只想进入仙门,拼尽所有。想爬上那金字塔,可终究成空。

    整个天明城有几个人登上仙路,有几个人登上仙路后还活着,那些离开的人,分明再没回来过。

    若是从头再来。他会让这最有天赋的孙女,去走这样无尽艰险的独木桥吗?

    大约是会,仙路从未有错,有错的是那无数走上登仙路之人扭曲的心灵。

    池青祖父这一刻竟似乎悟了,只是再悟出什么,也没机会了,他会走在池玉秀前,他没保住最疼爱的孙女,至少也要挡在另外一个孙女之前死。

    池玉秀这一刻反倒是安静了,不哭。不闹,脸上没有往日的懦弱。

    一向淡然的池归尘看着眼前的几个人,目光不由移向倒塌的试练塔,从来淡然的眼神之中一丝期望一闪而过。

    池青,你是我池归尘唯一敬佩之人,这里不该是你的埋骨地,这些人等着你,你这样的人,不应该是只要有人在你身后,便是跪着也会爬出来的吗?

    快出来。不然你这辈子就要悔恨了。

    护不住亲人,护不住朋友。

    所有围观着眼前一幕的人,都莫名的安静,他们分明和池青无关。也认定强者为尊,弱肉强食,强者让你死,就应该跪着舔着死。

    可这一刻,他们却莫名的为这静默生出同样的期待,期待池青出来。期待池青打破什么东西。

    王丛被所有人的目光看的更加不自然,也更加恼怒,下手更加重,却是法印一出,就要直接让陈玉慧毙命。

    一旁紫云门的方玉天都来不及出手,最终忍不住叹气之时。

    王丛的动作竟是突然一顿,脸色一凝吐血了。

    方玉天忍不住满脸疑惑,之前王丛也突然出现过这样的情况,难道连老天也不想让王丛杀掉陈玉慧?

    王丛似乎也想到这一点:“如今我便是天道,老天不让我杀陈玉慧又如何?我既然决定了,陈玉慧就必须死!”

    王丛张狂到极点!出手也更加重!

    “哦?既然老天爷拦不住你,那就让我来拦住你好了!”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清冽的声音响起。

    所有人听到这个声音都忍不住一愣,特别是那些一起参加第二关仙门试炼的人,这个声音他们都熟悉,正是当初同他们分享先天之气控制方法少女的声音。

    所有人忍不住顺着声音看去,便见一个娇小的少女走出试练塔,状态略狼狈,目光却璀璨,只是这璀璨之中存了极怒!

    无形的杀意弥漫全场,连那些资格老的府主都忍不住打颤。

    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这样的杀意是池青散发出来的,特别是看清池青的修为之时。

    天,池青短短时间竟然宗师境七级,宗师境七级啊!

    他们什么时候见过通过试练塔试炼后,直接修为连升两级的!即便是那些压制了修为的人,这样短的时间也做不到直接放开晋升修为!

    这池青,究竟是何等妖孽!难怪紫云门一心要池青入紫云门!

    只是即便如此,他们也不看好池青对王丛。

    毕竟宗师境七级再牛逼,也是宗师境,给炼气期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这池青怕是要可怜!

    毕竟池青现在的表现,明显要对上王丛,即便紫云门要保她,但她主动对上王丛,紫云门也保不住她——谁让出师无门!

    方玉天忍不住开口:“池青,既然你通过了仙门试炼,就是我紫云门的弟子了,现在跟我走。”

    所有人听到这一句,不知道为什么竟是松一口气。

    池青这样离开了也好,避开今日的锋芒,好歹留下一条性命,来日说不定还有机会,虽然机会渺茫。

    “谢谢方师兄,只是有些事情,必须了断。”池青目光紧盯着王丛开口:“不杀此人,池青这一辈子念头永远无法通达,修为永远无法再寸进!”

    “说的好,池青。你一定狠狠教训这狗屁上仙!”池玉秀对着池青大声开口。

    池青点头:“堂姐,一切都交给我!”

    方玉天叹气。

    王丛听到池青的话却忍不住哈哈大笑:“一个宗师境都未圆满的人竟也敢说这样的大话,看来紫云门也有看走眼的时候。”

    “你没死正好,正好让我好好发泄我的怒火!”王丛阴冷的看向池青:“一个小小宗师境。竟也敢一再挑衅我的威严,我一定让你死的比这陈玉慧更惨!”

    池青微微眯起眼睛,看着王丛冷芒一闪而过:“我这个人性格倔强,最看不得讨厌的人在面前乱叫,以前也有这么乱叫的人出现过。可是,他们都死了。”

    王丛眼睛怒火一跳,直接丢下陈玉慧,冲向池青,也顾不得自己是炼气期,这样对待宗师境有**份。

    池青却是爆退,完全不合王丛接触。

    王丛看到池青逃跑,嘴角嘲弄,现在怕了,晚了!

    池青却是退远后取出一个金色铜环。也不做其它,只是对着金色铜环攻击去。

    王丛看到金色铜环时一惊,再看池青不对付他,攻击金色铜环脸色大变。

    本命法器损伤,可是会造成孕养之人重伤的,而他的本命法器却在池青手中。

    王丛赶忙运气,想方设法要取回法器。

    金色铜环不禁一跳。

    池青哪里会给王丛机会,她之前会出来晚上一些,不是因为试练塔能量难缠,就是为了对付王丛准备。

    此刻见王丛动作。池青直接取出一张血红色的符纸贴到金色铜环之上,只见符纸一贴,金色铜环瞬间如同死物。

    王丛脸色变化:“这是什么!”

    池青哪里会回答王丛,只是快速往自己身上贴一张符纸。在身体气息瞬间拔升两级,硬生生变成宗师境九级之际,快速攻击金色铜环。

    一旁的方玉天看到池青贴在金色铜环上的东西却是脸色大变,别人认不出来池青取出来的东西是什么,他可是认得,那可是传说中的封禁符。

    没想到池青身上竟然还有这样的符纸。要知道封禁符非常之少,倒不是封禁符难画,而是因为封禁符一直有些鸡肋,很少人愿意画它。

    因为它只能控制法器,短时间断掉法器和孕养法器之人的牵连,不过用在这里却是恰恰好!

    不过最让方玉天震惊的不是这个,而是池青这次出手的符纸用的不是一般的黄纸,竟是只有仙门存在的上品符箓纸,这东西可是可以放大符文攻击效果的东西。

    虽然局限于境界的差距,对炼气期效果不大,但是如果攻击时都是这样的符纸,也是能影响炼气期的,特别是对于受创的炼气期修为之人,影响更大。

    池青怎么会有这样东西?

    直到想到当初帮过池青,特地灭了妖兽给池青准备妖兽血的高手,方玉天又似乎了然,能有那样的高手当靠山有这些也不奇怪。

    估计池青知道方玉天的想法,会哭笑不得,因为她的这些符箓纸其实出自紫云门,却是她当初捡的紫云门的须弥戒指里存的符箓纸,只是这些积货,这次全被她用了,用妖兽血画了各种符纸!

    不过待得看到池青贴在自己身上的燃烧符,方玉天的表情变了,这可是燃烧自己修为破格提升修为的符纸,修为一但非正常下降可是比正常修炼回来还要难。

    这很可能让池青停滞不前,这可是极高的代价!

    没想到池青会这么选择,明明有退路,却因为为了自己的人放弃所有退路,这或许是所有人心中的道德线,能这样想的人不少,真正能做到的又有几个。

    方玉天看池青的目光变得不同。

    王丛并没有发现这一点,看到池青修为提升到宗师境九级,再看那封禁符,还忍不住耻笑:“以为这样强行提升修为就能打败我吗?宗师境就是宗师境,在炼气期的眼里就是蝼蚁!”

    说话间,王丛快速运气,打算让法器飞回。

    只是哪里有这样好康的事情,池青在十万年后可是对付过无数灵器的存在,对付一个炼气期高手也许不行,但是一个小小的法器却是简单的很。

    也是王丛倒霉,这世上只有池青一个宗师境就控制灵器牛逼的行家。还就这么撞上了。即便他是炼气期,面对池青,也拿不回自己的本命法器,只能再次眼睁睁的看着池青不断攻击金色铜环。

    而且奇怪的。本命法器似乎比原本确认的对他的影响更大,一时间,王丛的动作一滞,竟是一口腥味涌上喉咙。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惊呆了!

    堂堂炼气期高手。竟就这样被一个宗师境给伤了!

    他们看不见池青做了什么,可就是这样,这炼气期高手竟就似乎被池青给伤了。

    谁能告诉他们这是什么情况,什么鬼?还是他们都产生幻觉了!

    王丛脸色难看,面对池青竟是有些投鼠忌器。

    按理说,他的本命法器损毁不会要他性命,却会让他重伤,只是这次这么诡异,让他忍不住有些担忧,特别是本命法器损毁会有虚弱的时候。到时候还有几分实力就不好说,一旁紫云门的方玉天在,指不定会趁着他重创下黑手。

    王丛终于眼睛眯起:“把东西还我,我绕你一命!”

    反正之后有的是办法杀人!

    “可惜我不想饶你性命。”池青冷声开口,动作毫不犹豫,却是将试练塔内保存剩下的能量聚起,毫不犹豫的拍向金色铜环!

    如今已经不死不休,听对方的话,才是有问题,只是她到底是受了些创伤。攻击略弱之前。

    毕竟面对的是炼气期高手,即便她强行提高修为了,但是攻击不小心扫到的气,也够她吃上一壶。如果不是她本身还是个炼体师,肉厚抗打,外加有养生经保驾护航,只这瞬间恐怕已经交代在这里了。

    不过越是这样,池青越是仔细,计算也越是灵敏。对付王丛,却是将自己所有的能力都拿出来了,这还是在王丛的本命法器在她手里,之前还受过两次创的情况,否则,她连站在对方对面都没有机会。

    王丛连连闷哼,没想到自己竟然会一再吃亏,不由快速追向池青:“敬酒不吃吃罚酒!”

    “那也要你有本事给我吃!”

    池青快速爆退,仅存不多的攻击符纸快速丢出!神情却是更加认真,手上也更加快的攻击金色铜环。

    只一瞬,就出手几十次!

    王丛的脸色终于变了!

    他本没那么在意的东西,现在竟是干扰到他了。

    就如同被扎小人一般,池青每攻击一下金色铜环,都如同什么重击在他身上。

    王丛的脸色更加难看,偏偏他炼气期的修为,却因为之前两次本命法器出事受创,速度降低,这会面对宗师境九级,不断用符纸阻拦的池青,竟诡异的力所不及。

    明明每次都已经靠近池青,却被池青诡异的躲掉。

    要知道在试练塔,池青五感提高,如今对敌人的预判能力又提高了,在加上危及关头爆发,自然出现这样叫人惊奇的状况。

    不仅如此,池青不断退闪之际,并没有闲着。

    她的手都点压到王丛不同的位置,不时还贴上符纸,也不知是什么符纸,竟是能让他动作略微停滞一瞬,虽然效用不大,却是成功让他没法重创池青。

    就在王丛无比懊恼之际,王丛突然发现一点,那就是池青每攻击他一下,动作都会略僵硬,显然是他炼气期的修为反震受创。

    王丛忍不住一喜,不再躲闪,反倒是任由池青攻击到自己,打算靠反作用力伤池青。

    看着池青因为这反弹之力脸色越来越难看,王丛冷笑,宗师境就是宗师境!不久之后就会被反弹之力重伤而死!

    想到池青最终只能看着自己弱小,在无能为力之中被震死,王丛虽狼狈,却忍不住残忍的笑起。

    池青嘴角也勾起,几乎是同一时间,她手中一直攻击的金色铜环直接碎裂!王丛心角一抽,只觉得忽略了什么,一口精血竟是直接喷出!

    所有人看到这一幕已经失去了言语的能力,一个宗师境七级和炼气期动手也就罢了,这会竟还让炼器期的人吐血,这得多违反常识。

    即便池青拼命的提升了两级修为,还拿捏了王丛的本命法器,但对手可是炼气期修为的存在!

    却说王丛眼睛忍不住瞪大,随着本命法器破碎,他竟感觉自己的修为在点滴的消散,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王丛终于忍不住惊恐,这池青究竟对她做了什么!难道一个宗师境真的有办法伤到炼气期修为之人的根本?(未完待续。)

    PS:  看到书评区留言好开心,一个大章感谢大家继续看这本书。

    写的有点艰难,熬到这个点才写好,可惜原本想好的情节赶不上写文之时的变化,忧伤,还是控制力不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