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棋盘翻转 > 第六百零八章 至高之人的叹息

第六百零八章 至高之人的叹息

作者:石榴人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div id="content">

    瑾瑜站在自己的落地镜前,梳理着自己的长发和自己的教皇白袍。

    这件长袍自她即位起,已经连续穿了十六年了。

    这十六年间,除了这长袍以外,她从未穿过别的衣服。

    当然,她前任的教皇们也是如此。

    毕竟这是一份属于他们的职责,这衣服也是只属于他们的荣耀和他们的象征。

    除非他们退位或者死去,否则他们将会一生都穿着这件衣服。

    在打理好自己的长袍之后,瑾瑜缓缓地叹了一口气。

    这和这身穿了十六年的教皇袍本身无关。

    毕竟这袍子能够作为教皇身份的象征,自然是有它存在的价值的。

    被圣光的祝福所永久笼罩的它,既不会被外界的尘埃所污染,也不会让穿上这件衣服的人感受到任何的不适。

    换言之,这袍子无论是从物理还是魔法还是其他角度来,都拥有着令人惊异的防御力和隔离度。

    如果不是受到极端邪恶的眷染或者守护衣服的祝福被破坏的话,那么这身衣服就将会是永远纯洁的。

    纯洁到即使穿了这身衣服十六年的瑾瑜脱下它后,也不会残留半点的余韵在上面。

    但尽管如此,她还是叹了一口气。

    而这也并非是她这几来第一次叹气了。

    “陛下,您有什么心事吗?”大伤初愈的珠粒子像是一尊石像一样站在瑾瑜的身边,用她那平时惯用的声调关心道。

    “哈。”瑾瑜抖了抖自己白袍,将目光对准镜子里的珠粒子,开口道,“珠粒子啊,我给你讲个故事。”

    讲故事?

    珠粒子听了这话,一时间心中不免有些惊讶。

    她印象中的不苟言笑的瑾瑜陛下可不是一个能够温柔到会给人讲故事的人呐。

    但尽管如此,如果瑾瑜的确有这个心的话,那她也是再高兴不过的了。

    毕竟也许在这个世界上,能够享有此殊荣的人独她一份也不定啊。

    于是珠粒子乖乖地站定,点了点头,做出一副倾听者的模样。

    “是一个很俗套的故事,你听了可不能笑我啊。”瑾瑜的嘴角微微上扬,这一次她并没有用‘本王’这个自称。

    倒不如,在珠粒子的印象里,她已经很久没有用过这个自称了。

    也许她的确是累了。

    “卑职哪敢取笑陛下,您实在言过了。”珠粒子将头微低,保持着必要的谦逊。

    “行了珠粒子。”瑾瑜又叹了口气,“以后别再用这种语气对我话了,珍惜和我相处的最后时日,至少,在我生命中的最后几里,我想和人平等相对。”

    “那么,既然陛下您这么的话,我更要这样奉侍您了,因为……”

    “够了。”瑾瑜摇了摇头,“真的够了。”

    这个身为教皇的人缓缓将身体转向了珠粒子,语气中带着一丝不那么熟练的温柔,“至少,我希望你能平等的对我。”

    听见这话的珠粒子立刻就像是被一道闪电击中一般,瞬间愣在了原地。

    本来就站的像是一尊石像的她,此刻又更加笔直了。

    “我,我明白了,陛下。”

    珠粒子在呆了好一会儿之后,才缓过神来。

    “嗯。”瑾瑜看着珠粒子的这副模样,也缓缓点了点头,然后将身体转了回去。

    “那么,我接着跟你讲这个故事。”瑾瑜开始挽起她的长发,露出了她那雪白的后颈。

    “对了,既然我要讲故事的话,不如你来帮我扎头发。”瑾瑜对着镜中的人招了招手,并将发卡递到了身后。

    “啊,啊,好。”作为瑾瑜的贴身侍女,珠粒子立刻迎了上去,接过了瑾瑜手中的发卡和梳子,开始为瑾瑜挽发。

    “呵呵。”瑾瑜轻轻一笑,“谢谢你。”

    这是从瑾瑜口中出的第一个谢谢。

    珠粒子挽发的手稍微颤抖了一下。

    “那么,我大概终于可以开始讲了。”瑾瑜看着镜中帮自己挽发的少女,开始了她的故事。

    ……

    从前有一个古老的王国,这个王国里所有的人都依靠光生活。

    光就是他们的面包,就是他们的雨露,同时也是他们的空气。

    如果没有光,那么就什么都没有。

    因此,在这样的条件下,这个王国便永远也不能迎接夜晚。

    因为只要他们见到了夜晚,失去了光的他们就会死去。

    所以,为了在夜晚中也同样能使人民们得到光明,这个王国的国王便肩负起了一个重要的职责。

    照亮这个国家。

    当然,在这之前,我们首先要讲述一下这个王国人民的基本设定。

    因为他们是因光而生的,所以这些人的体内便都蕴含着一种被称为光源的力量,而形容这种力量的尺度,我们暂且用‘流明’来形容好了。

    这个设定是非常重要的。

    因为在这个国家里,人们选举国王所用的制度,便是流明制。

    顾名思义,谁的流明高,谁就来当国王。

    而当上国王的人,便要肩负起昼伏夜出,并在夜晚照亮整个国度的职责,每一代都是如此。

    所以在这个国家里,成为国王并不是一个令人值得开心的事情。

    但至少,是一个值得令国民们开心的事情。

    毕竟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不过讲到这里可能会有人要问,如果国王负责照亮夜晚的话,那么这个国家谁来处理政务呢?

    答案很简单,皇后。

    没错,国王在整个国家中的地位相当于是一个精神领袖,而皇后才是真正掌握实权的人。

    所以当人们选举国王的时候,判定的标准是流明,而选举皇后的时候,依靠的则变成了真材实料。

    当然,这里所的国王和皇后并不代表性别的划分。

    在某些时代里,国王可能是女的,而皇后可能是男的,而在另外的时代里,这两者的性别又倒过来。

    甚至还有国王皇后都是男性和都是女性的时代。

    毕竟性取向这种东西,也并不是人人都相同。

    总之,在数千年的常亮光明中,这个国家一直都过的很好,也没有人因为中间光芒的熄灭的而死去的。

    是的,在这数千年中,那光芒从未熄灭过,一次也没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