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棋盘翻转 > 第五百六十七章 如同谜团一般的真实

第五百六十七章 如同谜团一般的真实

作者:石榴人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div id="content">

    “x月x日,肚子一比一大了,我迫不得已,只能穿上了宽大的教袍,虽然现在已经入秋了,但是如此厚重的袍子还是明显有些不合时宜,希望那些人不要多加注意才好,不过好在冬就快要到了,这孩子想必也应该会在那时降生,愿一切顺利。”

    当谢阑念到这里的时候,我不禁回头看了看门外。伊莉斯此刻应该还正坐在门旁守候着我们。

    真不知道如果她看见了她母亲写的日记以后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我叹息着,翻过了一页。

    “今日我给凛斯写了一封信,在写信的时候我才发觉,似乎我已经很久没有记日记的习惯了,也许这习惯已经在成为主教后的忙碌生涯里被冲淡了。不过今尚且算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所以我再次打开了它,准备记录下今的这一刻。”

    “实在的,我觉得这个孩子快要出生了,在这样的冬日里,我不知道我该怎样对待这个孩子,毕竟我不能抚养她,也总不能把她扔到门外去,那样她一定会冻死的。就连成年人都无法在这场大雪里活一晚上,更何况是这样的一个婴儿呢?”

    “哎,一切全部听凭意做主,只要能先把这孩子生下来,我也就没有遗憾了。“

    文字到这里便进入了下一页,于是我立刻翻了过去。

    “x月x日,我最终还是把这个孩子偷偷地放在了一辆马车的货箱里,并且还给她取了一个好听的名字,‘伊莉斯’,呵呵。当然啦,好不好听是我自己决定的,现在我只能希望她可以得到一个好的归宿,也希望那些车夫们能好好对她。“

    从这一过后,瑾瑜便又停了下来,中间隔了数张空白。

    “看样子在告别了伊莉斯之后,瑾瑜又再次进入了一个低谷期啊。“谢阑缓缓道。

    “也有可能是在为她做教皇的事情而准备。“我耸了耸肩。

    事实证明,我的预言是对的。

    “x月x日,今是我目的达成的日子。”

    在翻阅了无数张白纸后,瑾瑜终于又写下了两行字。

    “x月x日,今我见证了他的死亡。为了能给他留个全尸,我并没有对他下狠手,然后在确定了他的死亡后,我将他的尸体处理在了一处谁也不会知道的地方。”

    “这不会是在克拉夫德。”谢阑一边读着一边道。

    “很可能就是了。”感到后背一阵恶寒,我不禁点了点头。

    “看样子瑾瑜那段时间果然还是在准备着什么。”谢阑若有所思,然后又继续开始阅读起来。

    “x月x日,今是值得纪念的一,也是我要终结日记记录的一。”

    “从今开始,我成功加冕,登上了这个国家最高的王座,‘教皇’。虽然登上它的方式不甚肮脏,但至少我做到了。”

    “这个国家必然会在我的手中得到进化,也必然会在我的手中得到前所未有的成长,我要将织星国打造成全世界第一的国家,然后最终吞并万叶国,让凛斯重新回到他应该回去的地方。”

    没想到瑾瑜在这种时候心中还是想着凛斯雷特。

    “好了,这一刻,我不是以瑾瑜这个身份写下的这段话,而是以教皇的身份写下的,从今以后,我都不会再碰这本日记了。”

    “就让它永久的封存在连我都无法触碰的黑暗中,这里面的秘密终将消散,不为所有人而知。”

    瑾瑜的字迹在这里就完全消失了。

    虽然这本日记还没有写完一半,但很明显,根据当事人自己的描述来看,她似乎已经不想再写这种东西了。

    换种法来的话,她封笔了,她想要和自己的过去告别。

    “接着往下翻。”但谢阑似乎嗅到了事情的不单纯之处,指着日记的下半部分,示意我继续翻动它。

    事实上,我也有这样的感觉,于是我继续开始一页一页地翻动起了日记的书页。

    五页过去了。

    没有任何字迹。

    十页,二十页也过去了。

    没有人写过任何东西。

    这本日记仿佛从她成为教皇的那一刻开始就被永久的封存了起来。

    但这并不符合现在的情况。

    因为这本日记出现在了瑾瑜房间的梳妆台下,那就明在这十六年来,她都是一直带着这本书的。

    而且遵照她以前的那种喜欢留下大量空白的习惯,这背后必然还有些什么。

    于是我继续一页一页地翻动着,很快,五十页过去了,一百页过去了,两百页过去了。

    我已经翻过了这本日记三分之二的路程,但是依然没有任何的文字。

    如果这一本日记中的空白象征的是时间的流逝的话,那么也许在这最后三分之一中的某一页里,还会有文字出现。

    虽然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么想,但是在这剩余的空白之中,我总觉得隐藏着什么希望。

    “也可能是绝望也不定。“谢阑摊了摊手。

    “嘛嘛,不管是希望还是绝望,我都想看看啊。“我翻动着书页,期待着心中希望的场景。

    而事情也正如我所想的那样。

    就在我翻动着书页的时候,一个符号突然引起了我的注意。

    就在这大量重复的空白中,突然出现了一个符号。

    纵使这不能明什么,但至少能证明,在这段过程中,有人在这本日记上留下过痕迹。

    而最关键的事情在于,这符号不像织星国的那些蚂蚁文字,这符号我居然能看懂。

    虽然我忘记了这符号是出典自哪里的,但它所代表的意思明显是……

    “是传承。“谢阑道,”这符号出自哪里,你应该比我更加清楚才对。“

    我应该比他更清楚?

    等等,这符号是……

    突然脑子里闪过一个令人泛起鸡皮疙瘩的念头,我立刻摸出了凛斯雷特的华彩帖,翻开了其中的第一页。

    在第一页记录的一个法术里,就画着这样的一个咒文。

    而且最关键的点在于,华彩帖中的这个咒文的笔迹,和这日记上的笔迹一模一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