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棋盘翻转 > 第四百六十九章 拷问的止符

第四百六十九章 拷问的止符

作者:石榴人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咔咔咔——”

    恶童魔魅啃噬的声音清脆而富有节奏感,但尽管如此,周围的精灵们也还是不愿意直视这副景象。

    毕竟在场的精灵中都是建筑者,所以必然是以男性居多。

    至于夕照颜,她倒是看的津津有味。

    “停。”我向恶童魔魅下达了指令,于是那清脆的声音便戛然而止。

    一个浑身沾满血迹,牙齿上还带着肉块的小东西蹦跶了两下,乖巧地趴在了我的手心中。

    “他已经昏死过去了啊。”我扒开了眼前歹徒唯一剩余的眼睛的眼睑,缓缓道。

    “我有办法让他再次苏醒过来。”一个精灵男子说道。

    “哦?”我对他的话语很感兴趣,“什么方法?”

    精灵男子笑了笑,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一个木块,“这东西是彩香,平时没有任何香味,但只要把它加热一下,就会从它的内部产生一股迷人的香气。”

    “这个香气具体有什么作用呢?”我好奇地问道。

    “它会让闻到它的人进入亢奋状态,十二个小时内都不用睡觉。”精灵男子看上去很自满,“这东西是我爹传给我的,并且他还说让我留给我的儿子。”

    我是不知道这男子的一家人是干什么的,不过就他对这彩香的描述,我总感觉这玩意儿好像跟大力有得一拼啊。

    大力出奇迹嘛。

    “那你就把这东西往那个人的鼻子下面熏一熏。”我示意他上前去,“请开始你的表演。”

    “好嘞。”男子手握着彩香,三步并作两步赶到了昏迷的歹徒面前,然后将手掌打开,使彩香平躺在手心上,并垂直于那个歹徒的鼻孔。

    “火雾翩翩,生于掌间,余热绕指,手绘夕颜——佚名··火焰手!”

    随着精灵男子口中的咒文落下,他的手掌也瞬间变得和那时的夕照颜一样炽热而通红,就像是一块被烧灼的铁片一样。

    而伴随着手上高温的炙烤,那块彩香也逐渐开始腾起了彩色的烟雾。

    难怪这东西叫彩香,因为这玩意儿的香气是彩色的吗。

    彩色的气息随着它自身的升腾而钻入了歹徒的鼻孔中,那一缕缕的彩色就像是催命的波纹一样,不断地被晕入歹徒的精神世界。

    “好了。”男子手上的火红色解除了,而他也瞬间把彩香用布包好,重新塞回了自己的口袋里,“这东西的香气摄入过多的话是会死人的,所以到此为止了。”

    “怎么听起来跟吸毒似的。”我捏着下巴注视着歹徒吸入香气后的反应,“所以现在他是吸够了吗?”

    “嗯,经过我的量度把控,他不过一会儿就会醒来。”男子显然对自己很有自信。

    我将目光移到了他的身上,仔细端详了他片刻。

    “你叫什么名字?”我开口问道。

    “在下名为月季。”他立即回答道,就像是条件反射一般。

    “月季?”我咀嚼了一番这个名字。

    在听到这个单词后,我首先想到的是数据库里记录的一种被称为‘花中皇后’的四季性蔷薇科植物,月季花。但是紧接着,和这个词汇相关联的另一个词汇又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银季。

    “呃,冒昧的问一下。”我盯着月季脸部的轮廓问道,“你认识银季吗?”

    “银季?”月季歪着头看着我道,“当然认识啊,他是我哥,我们都姓季。”

    嗨,感情你们的名字是姓在后名在前的啊,这还真是。

    “他是你哥?感觉你们俩长的也不像啊。”月季的脸部轮廓偏向英气,而银季的则给人一种粗犷感,这两个人无论从什么角度来看都难以称为相像。

    “我随我妈,他随我爹。”月季直截了当地说明了事情的缘由。

    而这时,一声**声插入了我们的对话中。

    看样子是那个歹徒醒了。

    “啊——”当他醒来第一眼看见的是自己残缺的下半身后,便又再次惨叫了起来,“你们——”

    “别激动。”我从背包里摸出了蔷薇弓,然后瞄准了歹徒,“现在你考虑的怎么样了?说还是不说?”

    “你都已经把我弄成这个样子了,还想让我说什么!?!”歹徒看上去十分的愤怒。

    这也难怪,毕竟他的双子星都没了,那门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喷气式阿姆斯特朗炮也在恶童魔魅的蹂躏下变成了一根枯树桩,所以变得这么愤怒倒也是情理之中。

    但是。

    只打耳光不发糖可不符合我的一贯作风。

    “如果说,我把你身体上的伤全都治好的话,那你愿不愿意说呢?”我的目光牢牢锁定着他的双眼,捕捉着他眼神里的每一个细小的变化。

    “你真的,能,全都治好?”他小心翼翼地问道。

    成功了。

    既然他能问出这个问题,那就说明他彻底的服软了。

    “当然可以,你要不要先试试让我把你爆掉的双子星治好?”我晃了晃手里的蔷薇弓,对着歹徒用一种试探性的语气问道。

    “哼,如果想让我相信的话,你就来啊。”歹徒的眼神躲闪着,他虽然想要我这么做,但是嘴上却还是逞强。

    这倒是无所谓。

    对嘴上逞强的人,只要用身体将他征服就可以了。

    于是我立刻张弓搭箭,朝着歹徒的下半身射出了第一枚箭矢。

    伴随着一阵粉色波纹的晕开,他那尽数溃烂的下半身也缓慢地开始了好转。

    “这……”歹徒感受到了自己身体上的变化,他的眼神中也像是要放射出光芒一般,“原来你真的可以……”

    “我从不说谎。”我放下了手中的蔷薇弓,对着歹徒继续说道,“那么现在,你考虑一下,只要你把我刚才的问题解答了,我就把后续的疗程施加在你的身上。”

    “我说!我说!”男子果然屈服了,他刚才脸上的那种刚毅此时已经不复存在,转而变成了一种低声下气的奴仆形象。

    “要说就快说。”我放下蔷薇弓,从口袋里摸出了恶童魔魅在他的面前晃了晃,“我能等,这小家伙可不能等。”

    “好好好!我说!马上说!!”歹徒看见恶童魔魅之后,脸色瞬间骤变,立刻开始求爷爷告奶奶。

    果然,对付特殊的人就得用点特殊的对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