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棋盘翻转 > 第四百四十八章 亡者的余哀·其一

第四百四十八章 亡者的余哀·其一

作者:石榴人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事情不一定非要以某个人的死为落幕?

    这话有理。

    但对于现在已经几乎是完全崩毁的局面来说,我想这句话也许并不适用。

    织星国,万叶国,凛斯雷特,瑾瑜,克拉夫德,谢阑,齿轮城,伊莉斯。

    这些人们之间发生的所有事情,都是以死亡为代价才换来的落幕。

    当人与人之间的矛盾已经发展到不可调和的程度的时候,只有某一方的退场,才能让这矛盾得以消弭。

    有时候,这退场可以是消失;但有时候,这退场,只能是人间蒸发。

    伊莉斯和凛斯雷特选择了人间蒸发的方式,而克拉夫德则伪装成死亡,悄悄地在邻国生活了十六年。

    我不知道瑾瑜是怎么知道克拉夫德的踪迹的,也许她这十六年以来都在寻找他,又或许是从什么地方收到了老教皇依然存活的讯息,总之,既然她的刺杀部队都已经被拍在我们的脸上了,那么她的目的想必也是路人皆知了。

    所以,其实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不死人就结束,想必是相当困难的。

    “天真。”重云蔽颜对着克拉夫德嗤笑道,看来她的心中所想应该是和我一致的。

    她的右手指向了地面上的死音之冠,朝着克拉夫德咆哮,“事情不一定非要以某个人的死为落幕?那你看看这个女孩的尸体,她是什么?她的死难道就不是死了吗?她难道就不是人了吗?”

    “想要做成一件大事,不死几个人是不可能的。”重云蔽颜的声音有些颤抖,像是在笑,有仿佛是在哭泣,“我知道,瑾瑜陛下的末路一定不会太好看,她最终也许也会死在某个人的手下,就像其他人死在她的手下一样,背负了太多血债的人,是一定会用血来偿还的。”

    “但是啊,但是啊。”重云蔽颜的双眼里流出泪来,“尽管如此,我还是希望瑾瑜陛下可以达成她的野望,达成她的夙愿,这份感情,这份希望,你们是永远不会理解的。”

    克拉夫德踏上前一步,想要对重云蔽颜说些什么,但想了想,又摇了摇头,走了回来。

    “所以说啊。”重云蔽颜眼角的泪花如雨般落下,但她的嘴角又挂着如阳光般灿烂的笑容,“为了达成瑾瑜陛下的伟业,能不能,请你们这几位绊脚石,先去死一死呢?”

    “糟了!”迷雾信者瞬间反应了过来,“快跑!”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最后我还是想说……瑾瑜陛下,她没有错——”

    一道刺眼的白光从重云蔽颜的胸口处射出,瞬间将整座文献馆照耀得明如白昼。

    “这是要……自爆啊。”伊莉斯看着重云蔽颜,语气中透露出一丝惋惜。

    “别跑了,逃是逃不掉的,这好歹是别人用尽生命的最后一击,如果这么轻易就被你给闪躲了的话,那岂不是很对不起她所付出的生命吗?”伊莉斯背对着重云蔽**出的白光,朝着我耸了耸肩。

    随着伊莉斯这句话的话音落下,整个文献馆都变得安静了下来。

    迷雾信者慌张的神情以及谢阑和克拉夫德镇定的模样此刻都定格在了我的面前。

    然后下一刻,声音再度回归,世界再次鲜艳,樯橹灰飞烟灭。

    我的双眼紧闭了起来。

    这一天是万叶营地值得纪念的一天。

    在这一天,一朵灰白色的蘑菇云在万叶营地的东南角缓缓升起了。

    那蘑菇云象征着一个生命的陨灭,也象征着一个无名角色的苍白呐喊。

    正如重云蔽颜所说的。

    想要做成一件大事,不死几个人是不可能的。

    她自己完美的现身说法,为我们展示了一场盛大的演讲。

    ……

    当我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我的眼前不是想象中的灵魂空间,同样也不是复活点。

    我还在文献馆中。

    当然,如果这片充斥着残垣断壁的废墟还能被称为文献馆的话。

    而且,我睁开双眼并不是受我自己的意志影响的,而是我感觉到有某个人在轻轻拍打我的肩膀我才醒来的。

    是谁?

    我回转过头,只见迷雾信者站在我的身边,对我招了招手。

    “怎么……为什么?”我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自己的双手,“为什么我们都没死?”

    “因为有老师啊。”迷雾信者抬手指了指。

    我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克拉夫德正端坐在一片废墟之上,看着这一片狼藉的文献馆叹气。

    “虽然老师的异能‘力’无法反射刚才的爆炸,但是别忘了,老师本来的身份是什么。”迷雾信者微笑道。

    对啊。

    克拉夫德在身为一个异能者之前,他首先是一个教皇啊。

    虽然说是前教皇。

    但尽管如此,身为前教皇的他,也是有着强大的圣能的,他依旧可以使用那些圣光系的技能。

    这样一来的话我就明白了。

    他用类似于秋霜月荣耀壁垒一样的技能帮我们挡住了爆炸,把我们救了下来。

    “哎。”伊莉斯叹了口气,“好好的两个研究素材,就这么没了。”

    重云蔽颜的爆炸几乎摧毁了这一整个街区。

    不仅仅是文献馆这一栋小楼,就连文献馆周边的许多棚户和木屋都被这爆炸产生的气浪和波纹给掀翻了。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想必一会儿议会那边就会有人过来了。

    “有时候我在想。”克拉夫德静坐在废墟之上,终于开口说道,“我当年究竟做错了什么呢?”

    “如果我当年保护住了自己的位置,并且兢兢业业的坐到了现在的话,那么这些事情是否就都不会发生了呢?”克拉夫德把头深深地埋在了双膝之中,仿佛在沉思着什么。

    “您不需要自怨自艾。”我缓缓地走到了克拉夫德身边,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这一切不是您的错。”

    “承认错误是好事。”我看着克拉夫德说道,“但是过度包揽错误,就是对他人的不负责任,以及对自己的虐待。”

    “有时候,当你觉得自己做的事情是错误的时候,为何不反过来想想,其他人是否做错了些什么呢?”

    人并不是活在自己的错误中成长的。

    有时候,他人的错误,会让你明白更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