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全本小说 ,免费无弹窗小说,无弹窗小说,莫迪小说 > 玄幻小说 > 棋盘翻转 > 第四百四十七章 诘问者的暗弱·其二

第四百四十七章 诘问者的暗弱·其二

作者:石榴人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这是我们自愿的。”

    在沉默了许久之后,重云蔽颜终于开了口。

    她渐渐转过头看向了克拉夫德,“这是我们自愿的,我们自愿毁去容貌,对你发起自杀式的攻击,这和瑾瑜陛下没有任何关系。”

    “是……吗。”克拉夫德看着那扭曲脸庞上流露出的无比坚毅的眼神,不禁感到了灵魂上的冲击,“也就是说,是你们自发的想要来了结掉我的生命吗?”

    重云蔽颜没有说话,不过那眸子里放射出来的光芒足以证明她的肯定。

    “好。”克拉夫德看着眼前的少女说道,“但是,尽管如此,我又到底犯下了什么错误呢?明明这十六年间我都平静地生活下来了,为什么她还是要致力于将我拔除呢?再者说了,在她的眼中,我应该死了才对,她是怎么发现我还活着的,又是怎么发现我在万叶国的呢?”

    重云蔽颜冷笑了一声。

    “最后一个问题,请恕我不能回答你,因为这个问题的答案可能只有瑾瑜陛下自己一个人知道,但是第一个问题,我可以告诉你。”

    “什么?”克拉夫德注视着重云蔽颜。

    “你什么错误都没有犯。”重云蔽颜盯着克拉夫德,一字一句地说道,“因为你还活着的这个事实,就是一个最大的错误。”

    他还活着,就是最大的错误。

    克拉夫德被这句话愣在了原地。

    他的眼神中失去了光采,不知该做些什么,更不知该说些什么。

    “从我身上的这些东西,你们应该也能看出来些什么了。”然而重云蔽颜却继续滔滔不绝的说了起来,“虽然我不知道你的身份,但是从你的这些操作来看,你一定也是一个和齿轮城有关系的人不是吗?”

    她的双眼直勾勾地盯着我,就像是她在质问我,而不是我们在拷问她一样。

    “是。”我点了点头,简单地回答了这个问题。

    “瑾瑜陛下把这些来自于齿轮城的先进的科技引入了织星国,这本来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大好事。”重云蔽颜咬牙切齿的说道,“但是就是因为在教会的领导层里还存有着一些老派系的主教,导致她的进程经常被无端地阻拦。”

    “这无疑是在放缓科技的进步!这无疑是在阻止这个国家的发展!”重云蔽颜显得忿忿不平,“就是因为领导层里还有这些老顽固,这个国家才无法蜕变,我们的瑾瑜陛下才必须得耗费数倍的精力来管理科技的进展!”

    “你们不知道!你们根本就不知道瑾瑜陛下为了织星国付出了多少血汗!”重云蔽颜以近乎于嘶喊的语气说道,“在国内征求意见的时候,你们不知道,在万叶地区平定虫灾的时候,你们也不知道!力排众议,费尽千辛万苦建立起伊莉斯发电站的时候,你们同样不知道!你们根本就不了解她!所以我之前说我们是自愿为瑾瑜陛下付出生命的,你们肯定也不愿意相信!认为这是她对我们的蛊惑,对!”

    的确。

    我们心中的瑾瑜和她们心中的瑾瑜肯定是不一样的。

    “瑾瑜的确蛊惑了你们。”我淡淡道。

    “什么?”重云蔽颜一脸难以置信地问道。

    “只不过,这种蛊惑,是一种来自于人格魅力的蛊惑。”我笑了笑,“一般来讲,我们更倾向于称呼这东西为‘感召力’,也就是charisma。”

    “感召力……吗。”在咀嚼这句话的时候,重云蔽颜出人意料地笑了,虽然那笑容依旧被脸上的异化所扭曲了,但分辨还是没问题的。

    “喂,长夜。”这时,谢阑的声音突然有些不对劲,“你难道没注意刚才她话里的什么东西吗?”

    “什么东西……”听了这话,我口中的疑问句刚出口便瞬间明白了谢阑的意思。

    伊莉斯发电站!

    “没错。”谢阑点了点头。

    “这……我想应该不是巧合。”我一边说着,一边转头看了看一旁沉思的伊莉斯。

    “瑾瑜是伊莉斯的生母,我想这不可能是巧合。”谢阑摇了摇头。

    “伊莉斯?”我看着伊莉斯,试探性地叫了叫她。

    伊莉斯没有回答我的问话,只是朝着我摆了摆手,“不要管我,我在想事情,你们继续听她说话。”

    既然当事人都这么说了,那我除了顺从她的话以外也做不了什么。

    毕竟现在的主要目的不是纠结名字的问题,而是尽可能在重云蔽颜的口中获得更多的情报。

    比如她会不会对万叶营地下手之类的。

    “所以,姑娘。”克拉夫德在沉默了许久后再次开口道,“你们所害怕的,应该是怕那些老顽固知道我的存在以后,会对瑾瑜的统治产生动摇。”

    “看来你很明白嘛。”重云蔽颜看着克拉夫德,冷哼了一声,“不过看样子这次我们的任务是失败了,没有收到回信的瑾瑜陛下肯定会派出下一批人马来继续追杀你的,这场争斗必须以你的死来结束,不然的话,瑾瑜陛下将会永远得不到安宁。”

    “我明白。”克拉夫德叹了口气,“那个小丫头在当年杀死我的时候,我就知道她内心的不安定因子了。”

    “她的拳头都是颤抖着的。”克拉夫德缓缓道,“如果不是逼不得已的话,她也许根本不会对我动手,而我当时也没有看透这一点……现在想想,要是我当年直接退位的话就好了。”

    “不,也不对。”克拉夫德苦笑道,“如果我正大光明的活下来了的话,对于她而言想必会更加难做,果然正如你之前所说的,我活着这一点,就是最大的错误啊,我现在算是明白了。”

    “看来我这十六年,活的还是跟以前一样糊涂啊。”克拉夫德摇了摇头,“如果可能的话,我还真想回到织星国去看看瑾瑜现在的样子啊。”

    “老师,您?”迷雾信者突然觉得克拉夫德的话风不对,便立刻警觉了起来。

    “别慌张,别慌张,孩子。”克拉夫德笑了笑,“我不会因为这点事情而自杀的。”

    “事情不一定非要以某个人的死为落幕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