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棋盘翻转 > 第三百三十五章 Backup

第三百三十五章 Backup

作者:石榴人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当我再次通过谢阑的警告躲过了另一道差点把我湮灭掉的光柱后,我才发觉到事情的问题所在。

    上空的守护者展开着她的四片蝶翼,星辰洒落在她的两双翅膀上,而那每一片蝶翼上的星星点点,都是刚才那道光柱的发射口。

    那些象征毁灭的光束,原来都是从这样美丽的地方生长出来的。

    不过这并不是重点。

    事情的关键点在于,那些黑色光束,它们都是瞬发的。

    所谓瞬发,就是‘没有预读时间,没有施法动作,也没有前摇。’

    而且不仅仅如此,由于从那四翼中发射出来的是光束,因此,不仅仅没有施法动作,而且连投射物的飞行速度也不存在。

    因为它在释放出来的一瞬间,就已经是贯穿于空间中的一条光束了。

    所以闪避也无从谈起。

    那么,既然如此的话,谢阑是怎么对我发出警告的?

    他是怎么做到在守护者的光束射出之前就让我做出规避动作的?

    “长夜,左移!”就在我思考的当头,谢阑的声音再度从我的灵魂中传来。

    虽然思考要继续,但命我还是要的,不能因为这一点点事情就损失一次使用灵魂矩阵的次数。

    毕竟我还得为辉光沙漏留下复活的机会。

    于是我立刻做出了向左侧偏移的动作,然后感受到了那种熟悉的光束与我擦肩而过的感觉。

    “你为什么能看出来她要对我发起攻击了?”在闪避过这一次攻击后,我终于向他问出了这个我现阶段十分好奇的问题。

    谢阑沉默了片刻。

    “如果我说我的灵魂之海可以预测出对方3秒后的行动轨迹,你能相信吗。”他这样说道。

    啊?这算是什么?预知未来?

    我呆愣了一会儿。

    “我无法相信这种事情真的会发生。”我最终还是摇了摇头,将这个有些奇幻的想法扔出了自己的脑海。

    虽然说这里是游戏世界,存在着剑与魔法。但有些事情还是不可能发生的。

    比如一些看上去就必定会影响现实世界的东西。

    像是夏无力的那个回档能力,就只能影响到游戏内的事情,而不会影响到游戏外的时间。

    不过这个预测未来,就有些出格了。

    毕竟游戏之中的未来,和现实生活中的未来是时间走向是相同的。

    如果你能在游戏之中看到玩家们的未来的话,哪怕只有三秒,那也是一种超自然的能力了。

    因此,我斩钉截铁地给出了否定的答复。

    不可能。

    “哈哈哈哈哈哈。”谢阑轻松的笑了出来。

    说实话,由于谢阑在我的印象中笑的次数太少了,以至于他每一次笑我都觉得像是第一次听到一样。

    “我自己也没法相信。”他的话中还带着笑意,“不过刚才对你说的那句话里面,有一些是真的。”

    有一些?

    我有些疑惑。

    “我的灵魂之海可以渗透进ai的思维里面,从而预测出它三秒后的活动轨迹。”谢阑缓缓道,“这就是我所说的预测未来。”

    原来如此。

    如果是只针对游戏世界和ai的话,那这样的行为确实可以得到实现。

    这也就是所谓的程序破解一类的。

    虽然我不是很懂,不过谢阑整天在灵魂空间里研究的应该就是这些事情了。

    “不过对于它来说还是有些困难的。”谢阑叹了口气,“我只能预测它射出的弹道,而不能预测出她本身移动的轨迹。”

    “所以,像刚才的它的那些俯冲和那些体术攻击,我就无法做出预测。”谢阑缓缓道,“而且接下来的事情,我也大概预测不了了。”

    “为什么?”我问道,“你不是才说可以读取它的弹道轨迹吗?为什么又突然变了?”

    谢阑再次叹道,“难道你忘了吗,当它发现自己的攻击无法奏效的时候,就会改变自己的攻击方式。”

    “而现在,正是它需要改变攻击方式的时候了。”谢阑苦笑道,”祝你好运,可别死在外面了。“

    ……

    完成了。

    辉光沙漏有些兴奋地看着手中的这张塔罗牌,心中的波动无法压抑。

    ”咳咳。“他剧烈地咳嗽了一番。

    刚才过度使用时停之后的精神力还没有得到回复,而且经过了刚才空中的颠簸后,现在又强行透支画了一张塔罗牌,可以说,现在辉光沙漏的精神力已经贴近于崩溃边缘了。

    “等着我,圣女。”但是,他心中对守护者的感情依旧没有被磨灭。

    他的手上紧紧地夹着那张塔罗牌,心中不断默念着一些只有自己才能听懂的话语。

    那张塔罗牌的牌面上画着一个形容枯槁的男子。

    男子的下半身已然化为骷髅,附于其上的血肉也荡然无存。

    但沿着骨头向上看去,却渐渐地开始有了一些组织与皮肤,然后直到上半身,才变成了一个血肉完全的人体。

    那个男人的头直直地看着牌面之外的世界,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似乎是在试图诅咒着什么。

    一轮明月皎洁地挂在男人的脚下。

    这个时候,看者才会发现,原来这张牌是被辉光沙漏反着夹在手里的。

    这画上画的,是一个倒吊在树上的男人。

    这就是塔罗牌的序列第十二张——倒吊人(thehangedman,xii)。

    “只要有了这个,我就可以去见你了。”他的手中紧握这这张看上去有些猎奇的塔罗牌,就像是握住了永恒的希望。

    然后,他将那张牌高高地举过了头顶。

    “序列十二,倒吊人!”

    ……

    守护者振动着它的四翼,绕着我开始了意义不明的飞行运动。

    在它所画出的这个因为高速运动而形成的黑色的圈中,那个女人也被她包括在了其中。

    说实话,这是个全景游戏,仅仅在一个横向的平面上把我包裹在里面起不到什么作用啊,如果说我向上或者向下移动的话,那她不就困不住我了吗?

    “别这么想当然。”谢阑突然提醒道,“你能想到的事情,它也一定能想到,不要大意轻敌,也不要轻举妄动,我会帮你观察的。”

    我会帮你观察的。

    真是可靠啊,这句话。(83中文网 )</div>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