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棋盘翻转 > 第二百三十三章 三线展开之幕

第二百三十三章 三线展开之幕

作者:石榴人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人人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以便随时阅读《棋盘翻转》最新章节...

    瑾瑜早上起来的时候汗水浸透了内衣。

    也许并不能说是早上。

    她扯了扯黏在自己肌肤上的衣物,试图让自己暂时舒适一些。

    然后她抬起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

    秒针运动着,分针微移着,唯有时针一动不动,停留在4与5的中央。

    凌晨四点半。

    “原来我们的睡眠时间并不是系统设定好的。”瑾瑜突然想到了这一点。

    不过,她又转而否定了这一说法,“至少,我不是。”

    “哈……”她将覆盖在自己**上的被单扔开,然后将双脚落在了地面上。

    瑾瑜站起身,走到了窗台前,仰望着遥遥的月色。

    沙漠地带中,夜晚的温度是是极其寒冷的,但尽管如此,瑾瑜的身上依然只有薄薄的衣衫。

    感受着身上汗液带来的不适感,刚才梦中的场景她似乎仍然历历在目。

    瑾瑜方才做了个噩梦。

    这也是为什么她满身冷汗地醒来。

    呼吸着寒冷的空气,瑾瑜决定先去洗个澡,然后把身上的这身内衣换掉。

    ……

    文献馆内没有烛光,这里也禁止明火。

    唯一的光源,是我手上的一盏法力灯。

    我穿行在书架于书架之间,寻找着我需要的部分。

    “万叶国史记1、万叶国史记2……”看着每一个书架上的标签,我小心翼翼地略过它们,然后继续细细查找着。

    “这里,长夜。”谢阑的身影显现出来,指向了一个方位。

    我缓步走过去,拿起法力灯照出了那个标签的名字。

    “邻国记。”

    邻国?

    我想应该正是指的织星国。

    看样子这里就是我要找的地方。

    深吸了一口气,我一头扎进了那堆茫茫的书海中。

    ……

    迷雾信者悄然在拂晓现身。

    他的身边没有明烛伴雪。

    毕竟他就算在游戏里再怎么冷酷无情,在现实中,他依旧是一个中年人。

    把明烛伴雪有些当作女儿看待的他,总想让她多睡一会儿。

    此刻,在他的正前方,是一座看上去比其他建筑物稍大的木房子。

    木房子的角落挂着一个不起眼的古旧木牌。

    上面用万叶国的语言写着几个难以辨明的文字。

    边缘长夜留下的痕迹在这里消失了。

    “看样子,确实进去了没错。”迷雾信者推测道,“而且现在他还在里面,并没有出来。”

    悄然进入了潜行状态,迷雾信者摸到了房子的门前。

    大门的锁孔上锈迹斑斑,似乎已经有些年头了。

    不过这对于身为刺客的他来说并不是什么难处。

    虽然和盗贼有些不同,但是开锁的基本功,这个职业还是会一些的。

    从背包中摸出了开锁器,迷雾信者将其插入了锁孔中,缓慢地调试了起来。

    开锁器和锁孔中的铁锈相互摩擦,发出了令人难以忍受的声音。

    迷雾信者迅速停下了手中的活儿。

    他害怕这个声音会引起周围民众的关注。

    不过好在现在是早上七点,而且又是才维护完的时点,四周并没有什么人。

    这倒是让他稍稍松了一口气。

    然而紧接着一件事情的发生,则再次让他紧张了起来。

    ……

    《猎巫运动》。

    看到了这份文献的名字,我知道,我找到了正确的东西。

    于是我翻开了它,细细地研读起来。

    这份文献讲述的是一个在十七年前发生的事件,地点是织星国全境。

    教皇克拉夫德下令驱逐国内所有的异端。

    所谓的异端也就是从事法师和巫师行业的人。

    而最后,这种驱逐渐渐演变成为了一场屠杀,除了少部分逃出了国境的法师以外,几乎所有的法师都死在了这场大屠杀之中。

    这也是凛斯雷特之所以逃亡到万叶国来的原因。

    不过,这不是我所关心的重点。

    既然是文献的话,那一定有当时参与了行动的人员名册。

    我继续向下翻着,果然找到了一份名为《荣誉授予名单》的文件。

    这就是我要找的东西。

    我打开了那份文件,然后细细地阅读了起来。

    ……

    一只枯瘦的手搭上了迷雾信者的肩膀,把他给吓得不轻。

    他急忙甩开那只手,然后迅速转身,匕首出鞘。

    迷雾信者慌乱的原因,是因为他刚才是处于潜行模式下的。

    在潜行中,按道理来讲是不会有人能发现他的。

    如果有人能看见潜行中的他的话,那么那个人一定是一个巨大的威胁。

    “年轻人,这样直接拔刀对着老年人,可不是什么好行为。”

    站在迷雾信者面前的,是一个全身上下如同一具骷髅一般的老人,他那单薄的身形不禁让人有些怀疑他到底是活是死。

    “你是怎么看见我的?”然而,迷雾信者不会因为眼前是一个老人就放下警惕,他手中的匕首依旧顶在了那个老者的脖颈旁,誓要问出一个究竟。

    “人老了,虽然有些老眼昏花,但是看有些东西还是会比较清楚的。”老者摇了摇头,“你这样对一个老年人,你的父亲可不会开心的。”

    迷雾信者自知理亏,收起了匕首。

    他也不想把环境搞得如此紧张,很何况面前站着的还是一个日薄西山的老人。

    “这样就对了。”老者赞许地点了点头,“世间万事,不是什么事情都能用武力解决的。”

    “暴力能解决一时的**,但带来的困扰,却是会伴随你一生的。”他弯着腰,把手放在了门的把手上,“你要记住这句话。”

    然后他那只枯瘦的手轻轻用力,把那扇厚重的木门拉开了。

    原来这扇门根本就没有锁。

    迷雾信者顿时感到有些惊讶。

    “你来这里溜门撬锁,想必是看不懂这小牌子上写的是什么。”老者笑了笑,指向了那块古旧的木牌。

    迷雾信者诚实地摇了摇头。

    “这里是万叶国的文献资料库,不是什么地主大院,你偷东西偷错地方了。”老者的脸上挂着和蔼的笑容,“不过这里按照规定是不能让外人进出的,你这种小毛贼就更不用说了,今天算你走运,回去。”

    难道自己的路就被这样一个老头给挡住了?

    迷雾信者有些不甘心。

    虽然那老者说的句句在理,而且迷雾信者也确实不忍心伤害他。

    不过,把他打晕的话应该就没问题了。

    迷雾信者深吸了一口气,攥紧了手中的短棍。(83中文网 )</div>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