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全本小说 ,免费无弹窗小说,无弹窗小说,莫迪小说 > 玄幻小说 > 棋盘翻转 > 第二百二十九章 一层窗户纸

第二百二十九章 一层窗户纸

作者:石榴人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诺艾尔眉头紧皱,注视着眼前的中年人,额头上不断渗出细密的汗珠。?八?一中文1.

    “怎么样,诺艾尔,我的师叔还有救吗?”谢阑双手紧握,有些担忧地问道。

    边缘长夜依旧还在沉睡中,于是谢阑只能在伊莉斯的指点下担负起了伪装边缘长夜的职责。

    “这个……他中了一种十分罕见的咒术,这种咒法只在书上有过记载,我们这些半吊子的巫师根本就没有接触过。”诺艾尔叹了口气,似乎显得有些无能为力。

    诺艾尔除了扮演商会会长的角色以外,同时也是一名出色的巫师,但是即使是在他的眼中,眼前的这个事态也显得有些严重。

    “要是凛斯雷特大人还活着就好了。”银季似乎也显得很无奈,“如果是他的话,一定有什么办法来拯救这位可怜的中年人的。”

    “所以……如果这个咒术解不掉的话,会有什么后果吗?”谢阑的语气中充满着焦急,虽然他和星环非亲非故,但是因为这人是主人的师叔,所以他倒也显得极为上心。

    “不……这个咒术并非是致命性的。”莫林格维摇了摇头,“只不过……”

    “只不过?”谢阑最怕听到的就是这样的转折。

    “这个咒术不像其他的咒术一段时间过后便会自行消散,这个咒术,如果不主动解除的话,那便会永远的存在于这个人的身上。”莫林格维将手放在了星环的胸口上,感受着他的心跳。

    “那说明……什么?”谢阑努力模仿着边缘长夜的语气。

    “说明,这个人也会像这样,永远的沉睡下去啊。”诺艾尔摇了摇头,不知该如何是好。

    “这。”谢阑有些无法接受,他觉得这个世界上不存在无解的东西,“那这个东西真的就无人能解了吗?”

    诺艾尔无力地看了他一眼,“不是我们不想解,而是这种咒术我们连见都没见过,更何况是解法呢?”

    “如果说是那几位四席魔导师能在这里的话,倒还能有办法。”银季看着谢阑说道,“可是魔导师中的一人已经死去了,而还有一个人,则正是受害者啊。”

    “我明白了。”谢阑默默地点了点头。

    他知道,自己在这里已经寻求不到什么有意义的东西了。

    于是他背起了星环,转身欲走。

    “等等。”莫林格维见他想要出门,便叫住了他。

    “这件东西你拿着。”他从怀中摸出了一枚印章,递给了谢阑。

    那印章是由木头雕刻而成的,显得十分的古朴,而在那印章的正下方,则工工整整地刻着几个字。

    ‘凛斯雷特印。’

    “这是?”谢阑看着眼前的印章,有些不明白莫林格维的意思。

    莫林格维笑了笑,“凛斯雷特**师的私人印章,我上次就想交给你这个了,毕竟这是他的遗物,理应由他的徒弟来继承不是吗?”

    “好……谢谢。”谢阑接过了这一枚印章,轻轻道谢道。

    当他的手完全接过印章的时候,他不禁吃了一惊。

    这印章的手感和重量完全不像木制的东西,他的手在接住它的时候竟然往下瞬间沉了几分。

    硬要说的话,感觉这枚印章更像是金属材质的。

    “很吃惊是吗?”莫林格维笑了笑,“当时我现这个东西的时候反应也和你一样,而且也怀疑过它的材质和真实用途。”

    “但是?”

    “但是很遗憾,它确实是用木头雕刻而成的,而且用途也是很单纯的印章,只不过到底是用什么木头做出来的我就不知道了。”莫林格维耸了耸肩,“对了,他除了这枚印章以外,还有两枚印章,只不过这两枚印章上雕刻的语言我看不懂,也给你好了。”

    说着,莫林格维又从口袋中摸出了两枚一模一样的印章,放在了谢阑的另一只手中。

    两枚印章的重量明显重于一枚,当这两枚印章落在谢阑的手上的时候,他明显感觉到了一股沉重感。

    就像是手上压着两个秤砣一样。

    谢阑将凛斯雷特的印章揣进了兜里,然后细细地端详起了眼前的两枚印章。

    这章上刻着的,是几个织星国的文字。

    “莫林格维先生,你不认识织星国的文字?”谢阑看了看上面的文字后,讶异地向着莫林格维问道。

    “说来惭愧,我在位的时候有些闭关锁国,并不认识什么外邦文字。”莫林格维挠了挠头,似乎有些不好意思,“那敢问护国公先生,这印章上刻的织星国文字是什么?”

    谢阑把印章翻了过来,一个字一个字地读了出来。

    “这两个章上分别刻着两个名字。”

    “一个是瑾瑜,另一个……”

    谢阑突然停了下来,他的嘴角僵硬了。

    “护国公先生?”莫林格维关切地问道。

    “另一个是……伊莉斯。”他的语气瞬间低落了下来。

    伊莉斯?

    此刻,正在谢阑视角观测外界情况的伊莉斯也愣在了灵魂空间中。

    她不明白,一个她素昧平生的世界级大魔导师怎么会把她的名字镌刻在印章上,而且最难以理解的是,为什么另一枚印章上会是织星国教皇的名字。

    “莫林格维先生,我记得你们曾经说过,凛斯雷特**师是从织星国逃亡过来的对。”谢阑在伊莉斯的指示下急切地提出了问题。

    “是这样没错,你的意思是,所以他才会刻出这几个带着织星国文字的印章是吗?”莫林格维若有所思,“瑾瑜这个名字我知道,就是织星国的那个刽子手,毁灭了我们国家的元凶,同时也是凛斯雷特的杀人凶手,可是伊莉斯这个名字我真没听说过,也许我需要派人去查一查。”

    “不过问题就来了,为什么凛斯雷特会刻下瑾瑜的名字呢?而且还是特意用织星语来刻的……感觉很可疑啊。”莫林格维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中。

    而伊莉斯陷入的思考,则更为深刻。

    她不明白,出身于织星国的凛斯雷特怎么会跟她扯上关系?

    刻下瑾瑜的名字也许和他们同属织星国有关,但是……伊莉斯又是怎么回事?

    除了边缘长夜的关系以外,她根本就不认识这个**师啊。

    事情逐渐变得有趣了起来。(83中文网 )</div>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