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全本小说 ,免费无弹窗小说,无弹窗小说,莫迪小说 > 玄幻小说 > 棋盘翻转 > 第二百一十八章 幕间剧场

第二百一十八章 幕间剧场

作者:石榴人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你看。八一中文?网??≠=≥.≠8≈1≤z≈≤.≠c”彩络自然地挽着秋霜月的右臂,指了指窗外的风景。

    在阳光明媚的窗外,无数的工人正在掘地三尺,进行着他们的工程。

    有些人正在填补地上因为那些虫子们而产生的空洞,而还有些人则是在铺设一条条管道。

    他们把一根根金属制的管子从运输船上搬下来,然后埋进才被填好地基的地面中,一条接着一条,如同贪吃蛇一般。

    “这些是……”秋霜月指着那些管子,一时有些疑惑。

    “还记得我之前跟你说的那件事吗?”彩络一副乖巧的模样,一双水润的大眼睛紧紧的盯着秋霜月。

    “hich?我记性不好。”秋霜月挠了挠头。

    “嗯……就是那个啊,那个报告书的事情啊。”彩络嘿嘿笑着,“我们正式上任的时候,教皇大人不是说过,有什么意见和建议可以用报告书的形式递交上来吗?”

    “是有这件事情没错。”秋霜月点头,他记得他为了应付瑾瑜,还在某个农科网站上抄了一篇《如何养猪》交给了她。

    “这些管道和地面的填补,就是我报告书的功劳啦。”彩络放开了挽住秋霜月的手,然后将双手叉在了腰间,一脸神气。

    “哦?你写的报告书是哪一本?”秋霜月一脸懵逼。

    “《关于对魔力通路改道的设想》”彩络脸上的神气仿佛要绽放出来,他现在的周身正盛放出道道金光,如同窗外的太阳。

    魔力通路?

    原来如此,怪不得这些工人在铺设管道。

    “咦……想不到你还挺能干的嘛。”秋霜月露出了赞许的目光,但又转而变得疑惑起来,“可是我记得你大学不是学的文学专业吗?”

    “切,人家高晓松还是电子工程系的呢,大学专业这件事情能说明个啥?”彩络白了秋霜月一眼,摊了摊手。

    “也对。”秋霜月思考了片刻,倒也赞同起了她的说法。

    “那,也就是说,现在下面这些声势浩大的阵仗,全都是因为你的一张纸而引起的?“秋霜月看着下方的热火朝天,开始有些钦佩起了眼前的这个知识分子。

    不得不说,彩络这个人,长的好看,能打,还有脑子,如果是女人的话,秋霜月兴许还真会喜欢上他。

    不过很可惜,他是男的。

    脸上的笑容如水,一双美目间时而脉脉含情,时而凌厉如剑,然而是男的。

    身上狂战士的盔甲也选择的是女款的样子,把他身材的曲线毕露无遗,然而是男的。

    今天的太阳真热啊,下面的工人想必也很辛苦。

    然而,是男的。

    “那是当然啦。“彩络开心地笑着,“而且长夜你知道吗,你的那个《如何养猪》啊,据说……”

    “什么?那种东西居然也能被实施?瑾瑜不会是真的想在这基地里养猪?!”听见彩络的话,秋霜月一时间有些瞠目结舌,他不敢相信自己随随便便投的稿居然还能过审。

    “噗。”彩络莞尔一笑,紧接着摆了摆手。

    “不是啦不是啦,我听说你的那个《如何养猪》被烧成了灰,而且好像教皇大人还很生气的样子呢。”彩络拍了拍秋霜月的头。

    没好气地将彩络的手从头上摘下来,秋霜月翻了个白眼道,“这种东西还跟我说干嘛,想要向我展示你多余的同情心吗?”

    “诶~你怎么知道我是来向你炫耀的?”彩络故作震惊道。

    “呸,哪儿远滚哪儿去。”秋霜月指了指窗外,面露愠色道。

    “那我可就滚啦,嘿嘿嘿嘿嘿~”彩络跳起了得瑟之舞,一步一颠地离开了秋霜月的身边。

    真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是哪里比较受瑾瑜的喜欢。

    秋霜月把头撑在了胳膊上,孤独地凝望着窗外人们的辛勤工作。

    方才他在那边的窗口,其实是在凝视那棵巨树下的墓碑。

    他知道,那块墓碑下面深埋着的,是万叶国的统治者,凛斯雷特的尸骨。

    所以,他偶尔也会盯着那块墓碑进行思考。

    他在思考织星国与万叶国的关系,在思考战争的起因,同时也在思考瑾瑜和凛斯雷特的关系。

    如果是单纯对手的关系话,瑾瑜不可能把这个敌将的墓碑保护的如此严实,也不可能为了保护一个敌将的遗骨,而颁布出那样的法令。

    这明显是有些故作玄虚的。

    如果瑾瑜不是在故作玄虚的话,那就只能是真的在隐藏些什么。

    但是,瑾瑜身为当朝统治者,管理着一整个教会一个和庞大的国家,身为这个国家的权柄,她需要隐藏些什么吗?

    完全没有隐藏的必要。

    当瑾瑜想要建造科研基地的时候,她可以动用举国的财力物力,当瑾瑜想要完成征服邻国的壮举的时候,有庞大的军队为她撑腰。

    这些实体的,受她管辖的东西,她只要想去利用,那便没有人胆敢不从。

    但是,如果她所隐藏的事物,是抽象的东西,而非实体的东西呢?

    没错,如果是抽象的秘密的话,就会引起思想的浪潮,就会掀起舆论,而舆论的力量是不可阻挡的,是以她一己之力所无法制御的。

    所以,在秋霜月的思考中,他得出了一个结论。

    瑾瑜和凛斯雷特的关系,绝对不一般。

    他们甚至可能还是夫妇一类的关系。

    但最可怕的是,如果秋霜月将这层关系带入进现在的状态的话,是没有任何违和感的。

    也即是说,他们两人在这一层面上,真的有着不浅的关系。

    而且这个秘密,可能还只有目睹过这一切的秋霜月明白。

    “怪不得她讨厌我,不中用我,甚至还想过排挤我。”秋霜月握着窗户的木头框架,有些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吗。”

    “因为只有我一个人在当时她击杀凛斯雷特的现场,而且她正好也看见了。”秋霜月拔出短剑砍了砍一旁的石柱,石头的碎屑掉落满地,“就是因为成为了目击者,所以才会被她所孤立。”

    “不过她其实硬要说的话也没有特别亏待我,相反还对我很好。”秋霜月心中想到了这个问题,于是又再次陷入了沉思。

    这时,他的身份更贴近于一个臣子,而非一个会长。

    他的思想再次聚焦在了那一块书写着六个方块大字的墓碑上。(83中文网 )</div>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