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棋盘翻转 > 第四十六章 颂歌响彻

第四十六章 颂歌响彻

作者:石榴人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说实话,有点滑稽。

    这是我的第一感想。

    曾经如此不可一世的黑雾竟然会在今天以这种姿态夹着尾巴逃跑?这种事情我曾经想都没有想过。

    当我第一次吸收掉它的一缕浓雾时,我还曾怀疑过这个能力。

    但当我接下来看见它慌不择路地逃窜之时,我便完全相信了这个所谓‘吸收’的力量。

    我在空中追逐着黑雾,动力炉全速运转。

    那些方才被我吸收的黑雾,此时正在我的指间游离缠绕,我的一心一念,对于它们来说都是无上的命令。

    这就是统御的感觉吗。

    虽然谢阑确实是被我所完全吸收了,但是我在他的身上找不到这种绝对的控制感。也许是因为他拥有智能和意识,而单独个体的黑雾不存在智能的缘故。

    总之不管怎么说,我现在的感觉从未如此爽快,就像是穿着新内裤迎接新年来到的早晨一样爽快。

    而我正好要趁着这股爽快感,将那黑雾一举歼灭。

    或者说,一举吸收。

    我紧紧的跟在黑色风暴的身后,黑雾见我尾随而来,也不断地向身后放出由浓雾组成的箭矢,试图将我阻拦而下。

    看来它已经开始慌乱了,攻击频率高而命中不精,也就是俗称的瞎几把射。

    但是射中了我又能如何呢。

    我伸出没有护甲包裹的左手,准备吸收它射出的黑箭。

    “嗤——”

    剧烈的疼痛从我的左手上传来,久违感受到**的黑雾如同饿狼一般撕碎着我的手掌。

    糟糕!

    我右手立即抬手,一道强烈的光束将我的左手掌带着箭矢一起轰碎。

    这到底又是怎么回事?

    一边忍着断掌的剧痛,我一边抬头看向那继续放出箭矢的黑雾。

    那些没有命中的箭矢在离开本体过后一段时间便自行消解了,像是春阳融雪。

    稍等。

    我明白了。

    这个所谓的吸收,只能吸收事物本体的核心和与其联通的部分。也就是说,我只能吸收活物,不能吸收死物。

    而那些箭矢如同黑雾的弃子,早已断开了和母体的连接,因此我的能力对其并不会产生任何作用。

    所以它才用这一手来阻挡我。

    原来它在刚刚与我的接触中已经看透了我的本源?

    不得不说,身为本源化身的它果然还是有些实力的,至少它具有相当充足的经验和认知力。

    既然你的这一步是针对我的本源,那我就拿出本源之外的东西来应对你。

    焦火燃鳞!

    将火焰在断手处灼烧了一番,伤口立刻封闭了。

    -126

    这样居然都算我受到伤害?

    还好我之前吸收的黑雾转化为了些许自己的生命值,不然以我苏醒时的1点残余血量的话,我可能在刚才黑雾侵蚀左手时就被埋葬了。

    “你好慢啊,还没追上吗?”伊莉斯的声音从耳边传来。

    “稍微受到了一点阻挡。”我解释道。

    “算了,你放松,别乱动。”伊莉斯的语调带着一丝她生前的威严。

    既然她这么说,那我也就照做,将四肢放松。

    “那我要进来咯。”

    等等,什么?进来是什么意思?

    “灵魂相位!”

    那一瞬,我仿佛感到我的灵魂被柔软地抽出,我的意识脱离了我的身体,但依旧寄宿于这副躯壳中,只是无法掌握它的主动权而已。

    那么,是谁在操控我的身体?

    我想答案已经明了。

    “嗨呀,你这身体素质太弱了啊长夜,我感觉会经不起我折腾的啊怎么办。”

    伊莉斯活动着我的筋骨,没错,我的筋骨。

    “诶,等等,你的左手怎么了?”她抬起我的左手,问道。

    我叹了口气,“被前面那个大黑坨给伤了一下。”

    现在的我大概和她之前的灵魂状态差不多,无法干涉现实也无法被现实干涉。

    “啊哈,这样啊。”她嘴角挂起一丝不怀好意的笑容,不对,是我的嘴角。

    “那它大概要享受一段快活日子了,因为这身体现在可是我的啊。”

    “伤了我,让你十倍奉还!”

    “图南凰翼!”

    机甲身后的四片铁翼在她的号令下喷出蓝色的流火,这是我无法使用的技能之一。

    但假如是作为原主人的伊莉斯的话,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四道流火喷薄而出,我的身体犹如弹射一般飞向了前方的黑雾。这样的速度,比我动力炉全开之时还要迅疾数倍。

    转眼之间,伊莉斯已经来到了黑雾的上方,而黑雾的弃子型攻势不减反增,无数的黑矢如同蝗灾的虫群一般向我扑来。

    “对付死物,自然有死物的方法。”

    她笑着,向天抬起我仅存的右臂。

    等等,那是我的源质立方,怎么在她的手里?

    “快速构装·火焰喷射器!”

    熟悉的武器以全新的姿态在她的手中成型。

    那是喷口如同龙头一般的狂傲兵器。

    她单手提着那庞大的杀器,对我笑道,“喂,我的主人,你的身体还不至于单手提不起这个嘛。”

    “是……承蒙关照。”身体在她的手上,我只能弱气的回应。

    “那我试试三根手指行不行。”她又还我一句。

    “别别别!你能不能专心一点啊!”我急忙摆起手,虽然她并不能看见。

    我真是担心死了。

    “没问题的,交给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伊莉斯按下火焰喷射器,像个大老爷们一样笑了起来。

    她笑的狂妄,火焰也喷的无羁。

    滔天的炎龙消融着所有来势汹汹的黑矢,汹涌的火幕覆盖了我的所有视界,仿佛我们不是这些火焰的制造者,而是抵抗它们的人。

    “准备好了吗,接下来就是你的表演时间了。”伊莉斯操控着火焰,对我说道。

    “明白了。”我点点头。

    我知道她想做什么,也知道我该做什么。

    她进入我的身体的主要目的是让我能追上黑雾的速度,和帮我抵御黑雾的攻势。

    但真正的灭除黑雾的工作,仍然必须由我来完成。

    “那么,要上啦!”

    图南凰翼再次展开,向着下方的黑雾飞去,伊莉斯挥舞着手中的龙头,在空中划出一道飞火流星。

    此刻的她才是真正的熔铁姬。

    黑雾不断翻动着,它试图摆脱伊莉斯的追捕。

    但是它快不过伊莉斯手中的工业晨星。

    翻滚?黑色暴风?既然它能做出这样的动作,那说明暴风的中心和翻滚的中间点就是它的核心!

    “冲进它的中心点!”我对着伊莉斯喊道。

    “中心点,那是什么鬼?”伊莉斯有些不理解我说的。

    “就是那个地方!“我用手指了指,”快!“

    “了解!“伊莉斯背后蓝光爆闪,她舞动着手中的火焰,直冲进了黑雾的中心。

    不得不说,假如不是刚刚黑雾的几大波弃子式攻击,现在我们可能还无法这么轻松的单刀直入。

    它播撒出的浓雾太多了,以至于没有足够的浓雾用来防御自身。

    火焰不断驱散着中心的黑雾,浓雾的缺少使它们的密度远没有上次那么高,无法形成有效的阻挡。

    在重重的黑色掩盖下,我似乎看到了一张怪异的脸庞。

    那是一张没有表情,没有情感,也没有生机的脸。

    我下意识的扔了一个鹰眼过去,却只得到了一串乱码。

    “那是核心,我看到了!快把身体给我!“我突然醒悟过来,急忙喊道。

    伊莉斯甚至没有说出回应的话,我的意识便毫无防备地回到了我的身体中。

    无视那些汹涌的黑雾,我解除了右手的臂甲,然后一把穿过黑雾,死死按在了那张无颜的脸庞上。

    不知为何,我仿佛看见了那张黑色的脸庞眼睛微睁,对我笑了一下。

    吸收!

    ……

    黑雾已经散去好些时候了,迷雾信者扶起了地上已经瘫软的秋霜月,安顿他靠在一棵树旁。

    玄印还是昏迷不醒,他索性将她放在一旁平躺。

    秋霜月的目光并没有聚焦在迷雾信者身上,他只是静静地看着天上那颗闪烁的客星。

    迷雾信者也靠在他的旁边,目光汇于一处。

    他们并不能看清天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只能看见一团漆黑的影子映照着一颗红色的星。

    “霜月,我刚刚所说的,你能理解吗。”迷雾信者道。

    “没什么不能的,但我宁愿相信现在的他才是瘟疫的化身啊。”

    “我在那个所谓假边缘长夜的面前,力量勉强还能支撑住我的意志,但假如他是以这副模样来与我交战的话,那我可能连站起来的机会都没有了。”秋霜月叹了一口气。

    “不知他到底经历了什么,但假如只用机遇二字来形容的话,我觉得未免太过贫乏了。”迷雾信者再次叼起了树枝。

    “还记得那天那个系统消息吗,说他击杀了世界boss瘟疫之源,完成了那个什么什么事件,然后奖励了一个叫熔铁之姬的东西。”秋霜月说道。

    “嗯,怎么了?”

    “我的被动技能是‘气息感知’你也知道,那天经过那棵树下的时候,我的技能感知到那棵树上方有两个人,一个是边缘长夜,而另一个的名字就叫‘熔铁之姬’。”

    “但当他出现在我面前时,我却没有看到其他的任何人。”

    秋霜月继续仰望天空。

    “那是因为,所谓‘熔铁之姬’其实是一个宠物,一个人形宠物。”迷雾信者取下树枝,吐出一口浊气,仿佛他嘴里叼的树枝是一根香烟。

    “而且他似乎拥有不止一个人形宠物。”他重新叼回树枝,“当时你被黑雾笼罩,在地上苦撑,所以没有看见。”

    “在他战甲着装之前,还有一个男性的人形也曾出来过,不过马上又消失了。”迷雾信者道。

    突然,天上本来平缓飞行着的边缘长夜突然幻化出四片蓝色翅膀,闪着夺目的光辉袭向那团逃窜的黑雾。

    突如其来的闪光使二人都停下了谈话,专注观察着天上的动静。

    树下的视野实在是过于局限,迷雾索性爬上了树冠。

    “迷雾,等等……拉我一把。”树下的秋霜月也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向着迷雾信者伸出手。

    “你没问题吗?”迷雾信者有些担心。

    “没事,比起那些,我更关心战事的结果。”秋霜月紧紧扶住树干,试图向上攀爬。

    “那来。”迷雾信者拉住了秋霜月的手,帮他登上了树冠。

    夭矫的火龙展身于天穹。

    两人坐下时正好看到边缘长夜在对抗黑雾向上射出的重重箭幕。

    似乎见怪不怪,在两人目睹了边缘长夜展示出的种种奇技后,已经不再对他所挥舞出的种种事物评头论足了。

    为了不错过这场战斗的一举一动,两人不再言语,静静的观看着。

    只见那边缘长夜挥舞着手中的火龙,竟然化作一团蓝色辉光直接冲入了黑雾之中。

    黑雾不断翻涌着,时不时还有类似惊雷的巨响传出,仿佛那不是瘟疫,而是一朵积雷云。

    雷声大作,巨响震天,咆哮的黑雾不断翻滚着,将自己团成一个球形,仿佛意欲绞杀其中的不速之客。

    种种的意象昭示着,空中正在展开一场盛大而激烈的战斗。

    但这景象也仅仅是持续了数秒。

    那庞大的黑色球体突然静止了下来,在这片突如其来的死寂之下,方才所有的喧闹和轰雷仿佛如同从未发生过一般。

    二人随之屏住了呼吸。

    ……

    我是谁?

    我在哪儿?

    我的名字?

    边缘长夜……

    我睁开眼睛,眼前是一片深邃的黑,唯有我身上浮着的一层单薄火焰是仅有的光源。

    刚才我似乎吸收了黑雾的核心。

    那张怪异的脸直到最后都没有再睁开过眼睛或是露出过表情了。

    “呼……”我长长地吐出一口气,身边的黑雾稳定地飘浮着,它们对我毫无敌意,毕竟它们的首脑已经消失了。

    “伊莉斯?”

    “谢阑?”

    我的第一反应是询问他们刚才在我失去意识的这段时间内发生了什么。

    “什么事?”

    谢阑应声而出,虚幻的黑袍身影漂浮在我的身侧。

    “嗯……伊莉斯呢?”

    “我和她不在同一空间内,我也不知道。”他说道。

    “好……刚刚发生了什么?”我问。

    “啊是的,这也是我想跟你说的,刚才在你的数据空间里,突然出现了一个光球,球内似乎是一张脸,有些怪异。”谢阑答道。

    光球?脸?

    我记得当初谢阑被我所吸收的时候,也是以一个光球的形态飘在那个空间中。

    看来这次黑雾是完完全全的被消灭了。

    我终于放下了心,舒缓了一下筋骨。

    “想不到黑雾居然包成了一个球,这么看着还真是有点诡异。“我自言自语道。

    不对,我在黑雾的内部,怎么会知道它包成一个球状呢?

    但是我分明能感觉到它就是一个球啊。

    那一瞬间,我仿佛脑内闪过什么,身体激动地颤抖起来。

    我伸出右手。

    ……

    令二人极度惊异的一幕在眼前展开了。

    那包裹的严严实实的黑色球体突然开始以一个极快的速度缩小。

    不到半分钟,那本来如小山一般庞大的圆球便只剩下马车大小,甚至已经难以辨明它的正体了。

    最终,黑雾完全消失,而他们眼中所见的那黑雾的最后一幕,是它沉没进了那个燃烧的人影体内。

    客星依旧闪耀。

    朝阳还会升起。

    夜魔终将消散。(83中文网 )</div>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