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全本小说 ,免费无弹窗小说,无弹窗小说,莫迪小说 > 玄幻小说 > 棋盘翻转 > 第十七章 齿轮炎上

第十七章 齿轮炎上

作者:石榴人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齿轮城。

    固若金汤,易守难攻。

    它从被第一代领主建立之初,便已经是这样一个被圆形高耸城墙包围起来的城池了。

    城墙通天,城门不见。

    这是一个围城。

    外面的人进不来,里面的人出不去。

    它就像一个没有盖子的饼干罐。

    ……

    有时候我看着自己,也觉得自己挺傻的。

    明明死一次就可以办到的事情,为什么非要搞得如此复杂呢?

    我站在城主府的地下实验室中,这是我的灵魂矩阵所在之处,我的身上还残存着刚复活的些许白光。

    但说实话,我并不具备创造灵魂矩阵的能力。

    所以这个矩阵其实是伊莉斯替我绑定的。

    换言之,如果这个矩阵我还可以使用的话,便说明伊莉斯还活着。

    “好了。”我拍了拍自己的脸,让自己从复活后的迷惘中稍微恢复了一些,然后快步夺门而出,在走廊里狂奔。

    实验室与外界的最后障壁,是一扇雕花大门,直通城主府的花园,我站在大门前,用力将门一推。

    黑红相映的世界覆盖了我的眼帘。

    腐尸横行,黑雾肆虐,甚至还有说不清名字的巨大怪物在四处捕食。

    除了周围的环境外,这里简直就是当时的建良。

    “快速构装·光束军刀!”我唤出光剑,朝着城主府一路奔袭而去。路上的魑魅魍魉尽悉斩碎不在话下。

    在路上,我仔细观察了一番,发现事有蹊跷。

    建良的陷落是因为城门破了,但齿轮城又是因为什么呢?

    齿轮城的城门不管在城里的任何一个地方都可以清晰地看见,毕竟是如此高大雄伟之物,看不见是不可能的,最多是视而不见。

    但是大门并没有崩毁,也没有洞开,甚至于城墙也没有丝毫损坏。

    灾变的发生令人匪夷所思。

    不对。

    还是有一种可能的。

    而且这种可能性之前还被我所质疑过。

    假如是黑雾亲自入侵,直接腐化了城里的居民呢?

    这个可怕的念头再一次被我抛出。

    虽然恐怖,但这是目前事件发生的唯一可能性。

    我重重地踢开了城主府的大门,原先守在这里的两个士兵早已不见。

    府内一片沉寂。

    领主和几个人倒在楼梯上,我用鹰眼探查了一番,早已是几具尸体了。

    其中并没有伊莉斯,不过倒是有她的几个兄弟。

    我叹了一口气,将他们几人的尸体拖到了角落处摆好,并行了一礼。

    伊莉斯还活着。

    怀着这样的念头,我继续朝楼上奔去。

    闪过一个拐角,走廊中的房门里窜出来数只腐尸。

    不对,它们不是普通的腐尸。

    腐尸可不会窜,它们腐烂的躯体哪有那么敏捷。

    一时毫无防备,我的躯干重重地吃了一爪。

    -98

    血槽被削去了一大半。

    惊异之后,我迅速反应过来,抓住了那袭击者粘稠的右手,然后反手一剑插在了它枯瘦的头颅上。

    腐尸血量不高,而高温又能克制它们,所以这样的攻击一般都是秒杀。

    但这次似乎不太一样。

    即使头颅被我高温的光剑穿过,它依然试图直立起来,予以反击。

    “快速构装·自动手枪!”

    左手并没有闲着,一把手枪迅速成型,然后顶在了它的额头上。

    数枪击出。

    爆裂的血花和黑色的不明物质从脑后喷出,它满足地倒下了。

    但是还并没有结束。

    在黑暗中还有两双虎视眈眈的眼睛正盯着我,准备随时扑上来对我大快朵颐。

    既然你们不先动手,那我可就要失礼了。

    贴着墙壁,我对着距离最近的一只冲了上去,光剑作势横在胸前。

    仿佛是知晓我的意思一般,那只腐尸也对着我发起了攻势。

    狭路相逢勇者胜。

    以躯干为圆心,身体迅速旋转了一圈,带动着手臂与光剑。

    在空中旋转挥斩了一周的光刃在空气中留下了细微的灼痕,混杂着被烧焦的腐肉的气息。

    那腐尸断为两半,散落在墙角,黑雾从它的体内缓缓流走,飘上了上一层楼。

    这使我开始注意起了黑雾的去向。

    “吼——”那最后一只不满于我的冷落,似乎想要通过咆哮来引起我的注意。

    “砰砰砰砰砰。”

    连续5枪,我打完了弹夹里仅剩的5发子弹。

    它也渐渐安静了下来,黑雾从它的身下流走。

    虽然这三个不同寻常的腐尸值得给予关注,但不得不说,现在黑雾的去向更令人在意。

    我观察着那团黑雾,跟着它一道前进。

    ……

    “非常好。”调查的结果出乎颜书的意料。

    那5名曾经拦下过玄印和秋霜月的人,他们居然也玩《未定义》这个游戏。

    “那事情就很好解决了。”他笑了笑,那笑容发自内心,甚至于有些诡异。

    这时,迷雾信者突然意识到一件事情。

    “糟了,我今天是不是一天都没上线?”

    他下意识看了看表。

    凌晨3点。

    ……

    展现在我面前的场景令我震惊。

    我方才追着那道黑雾一路径直向上,最终到达了领主府的天台。

    而在天台上,我第一眼看见的,是悬浮于空,周身爆燃如同太阳一般威严的伊莉斯。

    她身后由钢铁铸成的四片翅膀在空中微微震动,如同天使。

    伊莉斯不断在城市间穿梭着,消灭了一片又一片的腐尸,又救出了一些尚未被感染的民众。

    成群结队的腐尸们倒下了,而凭依于它们的黑雾则缓缓飘起,纷纷朝着天台上游去。

    “熔铁姬,放弃,你所做的一切都是毫无意义的,你现在的努力只不过是在偿还你的业报罢了。”天台边缘站着的男人对伊莉斯说道,他的身体被黑雾眷染,令人看不清其样貌。

    往天台上飞去的所有黑雾最终都缠绕在这个男人身上,然后被男人所吞噬。

    他仰着头,仿佛十分享受这一场黑雾的盛宴。

    但伊莉斯并没有放弃,她仍然重复着之前所做的事情。

    而黑雾也因此成群结队,奔涌而来。

    它们争先恐后地缠绕上那男人的身体,然后又沉没在他的体内。

    男子傲立于城门上,身姿挺拔,仿佛军人一般。

    此刻,万千黑雾集于他的一身,他的气势宛若君临天下,纵使翱翔于天的伊莉斯光芒再盛,也无法掩盖他的气宇轩昂。

    虽然此刻他的周身只有黑暗,但此刻仿佛他才是那个太阳,他的耀眼程度胜过世间所有的光。

    然后那道光爆裂开来,又迅速隐没了。

    所有的黑雾都被他所完全吸收,他终于露出了他的真实姿态。

    身着一身厚重的白色布甲,脸上夹杂着坚毅的棱角分明,以及他腰间的那把剑。

    “谢队长?”我一时不敢相认。

    他转过头,稍微分辨了我一下。

    “啊,你是边缘长夜。”

    然后,他脸上的表情转变为了疑惑。

    “不对啊,我记得现在游戏的网络通道应该对外界关闭了才对。”他将手指指向我,“你,是如何突破这层障壁,突入进来的呢?”

    “啊。”不等我回答,他看着我,又再度自言自语起来。

    他缓缓地走到我身边,绕着我观察了一番。

    “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他笑了起来,“你并不是一个完整的人,对吗?”

    我一头雾水,ai就不是人了?

    “你只有凭依于这个世界的灵魂,却没有属于你的躯体。”他又继续说道,“这感觉对我来说如此熟悉……就像……”

    “就像这些凭依在尸体身上的黑雾一样。”

    他将手指伸到了我的面前,一缕黑雾从指间渗出,在其上游离了一会儿,又隐没进去了。

    “你到底发生了什么……齿轮城又是怎么回事?”我忍不住,终于打断了他的自嗨。

    他看着我,就像看着一个学生。

    然后他转过头,凝望着天上飞舞的伊莉斯。

    “你知道吗,我在去探寻瘟疫真相的过程中遭遇了黑雾。”他开始了讲述。

    “我当时以为我必死无疑,结果我在一块巨石后躲过了灾难。黑雾遮天蔽日,一直来个没完,当它们终于散去时,我发现了一个被掩埋的洞窟。”

    洞窟?巨石?那不就是一开始的那块地方吗?

    “我掏出铁镐,掘地三尺,终于挖出了入口,那是一条幽深的隧道,周围全是实体的瘟疫,碰到一下就会沿根而上,将你整个人腐蚀殆尽。“他顿了顿,”那条路我仿佛走了一年。“

    那个洞窟的内部没有塌陷?我有些震惊。

    “我走啊走啊,越来越深,感觉世界都已经毫无光亮了。“他说道,”但就在这时,前方突然出现了一道墙。“

    “我绝望了,‘我走了这么久,难道就是为了这一道墙吗’,在这样想着的时候,我发现墙上有一道裂隙。“他的语气激动了起来,“我拿出铁镐,对着那道裂隙使劲的凿。”

    “最后,那道裂隙扩散的越来越大,越来越大,直到整面墙碎裂开来。“

    “你知道那墙后面是什么吗?“他越发激动了,全然不复之前的稳重与成熟。

    “是一个球!一个大球!那是所有黑雾融合在一起的产物!那就是,瘟疫之源!“他眼珠子就要蹦出来了,“它当时就像心脏一样在那儿稳定的跳动,周围时不时弥散出一些黑雾。”

    “当那面墙碎裂时,它仿佛有智慧一样的发现了我这个入侵者,然后瞬间就吞没了我。”他回忆着,语气中带着一丝感慨。

    “那你为什么还能站在这里?”我插了一句。

    他瞟了我一眼,有些不屑,又有些骄傲。

    “我复仇的坚定灵魂比它的侵蚀力更强,我凭借着强大的意志力阻拦了它对我的侵蚀,最后,我吞没了它!”谢阑笑的狂傲。

    “最后。”谢阑压住笑容,凑上前道。

    “我上前一步,跳进了那个球中。”

    “然后。”

    “我吞噬了瘟疫之源,和所有的黑雾融为了一体,而我,也通过瘟疫之源的记忆,知晓了一切!”

    “伊莉斯!齿轮城的债,终将由你们齿轮城来还!”

    谢阑怒而撕下身上的厚重布甲,任由身上所有的黑雾一齐迸发,如同井喷一般,在空中夭矫舒展。

    漆黑的巨龙舞动于深邃的夜。(83中文网 )</div>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