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全本小说 ,免费无弹窗小说,无弹窗小说,莫迪小说 > 玄幻小说 > 棋盘翻转 > 第九章 已死未死

第九章 已死未死

作者:石榴人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令人惊异的简陋。

    这是我对官方论坛的第一印象。

    一个框架,一列帖子,几个简单的按钮和选项。

    当然,外观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帖子的内容。

    官方论坛是后台定时刷新的,刷新率为10分钟一次,也就是说我现在所看到的都不是即时的信息。

    我稍微浏览了一下首页的几个帖子,排名靠前的都是一个名为秋霜月的id所创建的,写的都是一些游戏的探索与心得。

    ‘(光环攻略组)关于守护者的简单猜测’

    ‘(光环攻略组)凌日平原地区怪物详解’

    秋霜月……啊,就是那个第一个获得职业的玩家。而光环则是第一个玩家公会,这我倒是有点印象。

    这些攻略贴的回复者大多都是一些膜拜和求带的玩家,也有少部分的客观分析者和一些无脑的嫉妒者。

    我继续翻阅着这些来自世界各地的信息,也注意到了论坛的使用规则。

    1.无意义的贴子将会被删除

    2.违反现实中相关法律的贴子将会被删除,且玩家会得到惩罚。

    3.当玩家的贴子被删除时,请不要提出质疑。

    4.本论坛十分钟将刷新一次。

    看着眼前琳琅满目的贴子,我一边感叹现在的玩家升级之快,一边靠着墙根坐了下来。

    除了秋霜月等人的攻略贴以外,其他的贴子大部分都是报告自己的出生地和所在位置,寻找伙伴的。

    那我也试试看好了。

    论坛设有查询系统,我索性输入了‘长夜部落’,看看是否有玩家和我在同一出生地。

    【没有查询到您搜索的信息】

    那么,‘边缘雨林’呢?

    【没有查询到您搜索的信息】

    我仍然不死心,最后输入了‘齿轮城’。

    【相关结果,1条】

    哦~这不就有了吗,看样子果然还是大城市的玩家出生率高啊。

    我迫不及待地点开,看了看贴子标题。

    【新地点发现!齿轮城】

    发帖时间是三个月以前,发帖人是……

    春困秋乏夏无力。

    三个月以前?!

    我没记错的话,我作为一个玩家来到这个游戏的世界中也不过才几天时间,他怎么能做到……

    不对,他能做到。

    包括刚刚为我提升等级在内的话,有两种人能做到这种事。

    第一种,是gm,这种人的权限自不必说。

    第二种……他是一个内测玩家,很可能在探索阶段获得了能提升经验值的宝物。

    在我的记忆中,这个游戏是有内测期的,而且内测了非常久。

    但是内测是会删档的,他又如何能够保留他的状态和职业呢?

    果然……他是gm的可能性比较大。

    假如他是gm的话,那我的处境可能就会比较危险了。毕竟所谓gm,也就是酋长所说的监察者。

    而监察者,正是来消灭我这样的ai的人。

    我刚刚居然和他交流了这么久……细思恐极。

    而且他离开的时候,是不是说了一句“我不久还会再见到他”?

    看来他果然是盯上我了。

    算了,不想这么多,越想越慌。

    现在的当务之急还是先去领主府,告知他们关于伊莉斯的事情。

    确定了这个想法之后,我扶着墙站起来,拍了拍身体,沿着大路走去。

    在空无一人的城市中行走在如此宽阔的大道上,两旁是名为住宅实为柱子的建筑物。假如你不走到终点,那你路上的风景便不会有任何变化。

    好,还是会有的。

    大道在前方裂开了,分出了无数细小的枝干,这些枝干如同微缩的大道一般,两边除了柱子什么也没有。

    我需要的只是前进而已,两旁的柱子再多也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回首望去,我已经走了大约三分之一的路程了,在这空荡荡的都市里,即使是白昼,也让我有些胆寒。

    毕竟空虚才是最可怕的状态。

    我把手放在腰间的飞刀带上,想了想又放下了。

    我现在10级了,在这期间,我似乎除了赶路什么都没有做过,怪物是蹭来的,命是别人救的,好不容易想要一展身手的时候,却还引发了巨大的事故。

    就算到了领主府,我想这一切也不会有任何改变。

    或许领主得知了她女儿的处境是因我而生后,还会因为愤怒而将我击杀。

    唉,这些都无所谓了。

    我继续行走着,两边的柱子被我接连抛在身后。远处的灰色尖顶城堡逐渐清晰可见。

    周围一片空旷,所有的巨柱在这里似乎停止了生长,它们的根须在这里止步了,我的眼前此时除了那座威严的领主府以外,就只剩在它周围的那一片寂静花园了。

    这座在白天一片死寂的城市,仿佛在这里才终于有了一丝生机。

    在众人昏睡之时,植物却悄然醒来,开放出不一样的颜色。

    我缓步走进这墓园中的圣地,然后又静静地穿过去。

    领主府的门口站着两个已经沉沉入睡的哨兵。

    所以说这个城市真的没问题吗……白天全都在睡觉。

    无视了门口的哨兵,我径直推门进入了领主府。

    啊……说起来,这和我刚来这个游戏的第一个晚上有些类似啊。

    酋长和npc们都去睡觉了,只留着我一个人对着雨林的月光发呆。虽然最后我也睡着了,不过我还是一直不能理解为什么我也能睡着。

    毕竟我不会饿,我也不需要睡觉。

    轻轻将门关上,不要惊醒了门口的士兵。

    那么,现在该做什么呢。我望着空空荡荡的大厅,靠在了一旁的柱子上。

    顺手打开了论坛。

    【主题:我听说这个游戏有些玩家是ai?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什么?

    我揉了揉眼睛,发现的确有这个贴子。

    不是说置入ai这件事是绝对保密的吗?

    为什么有玩家会知道这件事,而且居然还缺心眼的拿出来说?

    我怀着好奇心点了进去。

    【您所查看的贴子已经被删除】

    ……

    果然吗。

    不知道这个发帖的玩家会遭到什么样的惩罚。

    干脆我也发一个贴子好了,就叫【关于在npc睡觉时如何潜入进王宫重地】。

    嗯,完美。

    头上突然传来脚步声。

    我迅速躲到了柱子后面。

    “所以说……我还没有习惯白天睡觉的生活啊。”一个清脆的女声,听起来有些……难以形容的感觉。

    “那你也不要擅自出去啊,现在毕竟是释放时期,要出去的话就不能再等一天吗。”一个有些沧桑的男声。

    “唉……但是——”

    “等等。”那个男声突然打断了女声的辩驳。

    “怎,怎么啦,突然不让我说话。”重物落地的声响。声音的方位在我的正上方。

    “这房子里,有人。”男声说道。

    “还不是因为你们白天睡觉才会进人的,哼。”女声不满的说道。

    这个女声……

    “行了,我来看。”女声似乎开始摆弄起了什么。

    有一种意外的熟悉感。

    “快速构装·热能感应仪。”

    “嘿,下面的小老鼠,我看到你了,等等……你是?”

    这个女声是伊莉斯!

    “边缘长夜?!”

    “我……我以为你死了。”不敢看饭桌对面的娇小女孩,我低着头,注视着眼前的盘子道。

    伊莉斯没有看我,只是自顾自地叉着盘子里的培根。

    当我被发现入侵后,由于和伊莉斯的意外会面使我脱离了阶下囚的命运,转而变成了他们家的座上宾。

    不知道伊莉斯回到家后和她的家人们都说了些什么,反正她父亲齿轮城领主自从看到我之后便对我十分热情,还硬是把我推上了饭桌,招待我吃了一顿饭。

    但是伊莉斯本人却对我爱搭不理的。

    这都是小问题,毕竟伊莉斯还活着。

    只要她还活着,那对于我来说就是最大的安慰了。

    “嗯……所以,你是怎么回来的?”我想了想,还是问出了这个问题。

    “啪!”

    伊莉斯将一个物件往桌上一拍。

    是上次她在洞口处创造的那个金字塔形的东西。

    “还记得这个东西吗,灵魂矩阵。”她稍微抬眼看了看我。

    “假如是机械师本人的话,除了临时的矩阵以外还可以在一处地方绑定一个永久的矩阵,我在家里绑了一个。”她往嘴里又塞了一口食物,“所以那天矩阵被摧毁以后,我就直接在这里复活了。”

    “还真是方便啊。”我发表了对这个矩阵的感想。

    “所以。”她咽下了一口面包,“你该怎么赔偿我们呢?”

    “赔偿?”才勉强放心下来一点的我,又再次绷紧了神经。

    伊莉斯取下背后的大钳子,平放在桌面上。

    然后就这样盯着我。

    “看来你似乎是不知道你都做了什么。”她依然是一副冷漠的表情。

    “啪!”

    她又将一个物件往桌上一拍。

    是一个瓶子。

    瓶内装的……是那天洞壁上的黑色物质。

    但是我现在知道了,这根本不是什么黑色物质,这是实体化的瘟疫。它的本质,和那些黑雾无异。

    “我想你这一路走过来应该也见过瘟疫了。”她问道。

    “嗯,事实上,我刚从建良过来。”我没有否认。

    “啊……”伊莉斯若有所思,“还好你去的不是安严,不然我还真有可能就见不到你了。”

    看上去整日闭门不出的样子,其实你们还真是门儿清啊。

    “所以说,那个洞窟的价值,我想你也应该理解了。”她接着说道。

    “那个洞窟也许就是瘟疫的核心。”我点了点头,说出了自己的理解。

    “但现在那个洞窟被你弄塌了!”伊莉斯双手撑在桌面上,对我突然大声道。

    突然间,我仿佛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事。

    核心大门深居地底,而我弄塌了面上的入口部分。

    这也许对瘟疫自身没什么影响,但是却阻碍了伊莉斯他们的研究步伐。

    我想伊莉斯也许也是这个意思。

    “那么……该如何赔偿呢?”我也只能将声音放低,寻求解决方法了。

    听到这句话,伊莉斯正眼看了我一下。

    “等的就是你这句话,跟我来。”伊莉斯似乎不怀好意地笑了笑,“帮我拿着我的钳子。”

    抛下这两句话后,她便径直走出了饭厅。

    而我则还在桌上和她的钳子搏斗,那钳子的重量仿佛就像焊在了桌子上似的,纹丝不动。

    这桌子可真结实,我感叹道。(83中文网 )</div>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