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全本小说 ,免费无弹窗小说,无弹窗小说,莫迪小说 > 都市小说 > 仙墓 > 第012章 出墓

第012章 出墓

作者:七月雪仙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不好!”

    八人脸色大变,他们的身形急转,在那恐怖的碧绿色火焰降临的刹那间,便组成一个阵势。

    转瞬间,血光滔,将那熊熊的火焰挡在外面。

    “嗯!?”

    煜影脸色微变,“这是什么,竟然能挡住我的碧游仙火,难怪可以不动声色的进入这古仙墓之中。”

    煜影手中,那副山水炼丹图徐徐展开。

    这座大殿里,似乎被一片朦胧的光影覆盖。

    “山水炼丹图,真的是山水炼丹图!”

    一个黑衣人神色骇然,他的口中喃喃自语。

    “煜影没死,千年前她并未死在劫之下,她是借着这古仙墓疗伤!”

    “这已是仙人之力……”

    呼!

    下一刻,碧游仙火得到山水炼丹图的加持,猛地暴涨开来,八个黑衣人联手施展出的血光,刹那间就被破开。

    “几位师兄,对不住了!”

    突然间,一个黑衣人仰长啸,他的口中发出一声短促而古怪的音节。

    “醪诺,你在做什么!?”

    其他七个黑衣人的声音都变了腔调。

    在这个时刻,那个名为醪诺的黑衣人竟然施展出魂祭之术!

    将其余七个黑衣人当成祭品,统统献祭!

    轰——

    一声声巨响在古墓中传出。

    七个黑衣人的身躯炸开,化作七道血色火焰,同时加持在醪诺身上。

    以七大神境修仙者为祭品,所献祭来的力量,已经无限接近仙人的力量。

    煜影猝不及防,她的碧游仙火瞬间被破开。

    “混账!!”

    煜影勃然大怒,“竟然敢在仙界中施展魂祭!”

    她的手一抖,七口仙剑从山水炼丹图当中冲出,朝着醪诺绞杀而去。

    “煜影!你就等着我大罗仙宗的报复!”

    醪诺的口中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他的身躯瞬间爆开,浓浓的血气包裹着他的元神,冲出主墓室,顷刻间就不见了踪影。

    煜影的七口仙剑瞬息间追了出去。

    虚空中,似乎传来一声短促的惨叫声。

    “煜影,你毁我元神,我与你不共戴!!”

    ……

    煜影的嘴角,芹出一丝血痕。

    “主人,煜影无能让一人的魂魄逃脱。”

    煜影的身形落到地上,单膝跪倒,“请主人责罚。”

    陆云从石棺里钻了出来,他瞠目结舌的看着煜影。

    刚刚那一瞬间的战斗,前后不过十几个呼吸的时间……但是却给陆云带来巨大的冲击。

    他见过挽风和葛龙的战斗,也见过挽风抵抗尸蝇时的战斗,但是之前的战斗,如何能与刚刚的场面相比。

    仙人斗法!

    转瞬之间,便可决定生死!

    “我,我也会成为煜影这样的人,我也可以成为仙人!”

    渐渐的,陆云的脸上被浓浓的兴奋充斥。

    “起来。”

    陆云长长的吐出一口气,“你做的很好了!”

    “对了!你这墓穴中,还有没有其他的什么宝贝?”

    陆云想到这次下墓的主要目的,急忙问道。

    “回主人,这座仙墓乃是十万年前诸仙大战时候,一位古仙人陨落之后的墓穴,涯子虽然将奴婢残尸葬在此处,但奴婢也不知道这座墓中有什么。”

    煜影站起身来,有些无奈的道。

    陆云的脸上闪过一抹失望,但是下一刻,他陡然间醒悟。

    这墓中最大的宝贝,不就是眼前这个风华绝代的女子吗?

    丹仙煜影!

    “煜影,你能否炼制九窍金丹?”

    陆云满脸期冀。

    “能!”

    煜影点头。

    “太好了!”

    陆云兴奋的大叫。

    “主人,九窍金丹是给无法修仙之人开窍用的,您要九窍金丹做什么?”

    煜影诧异的问道。

    “哎?”

    陆云眨巴了一下眼睛,“也对,现在我已经是修仙者了。”

    陆云接触到煜影,收取轮回使者,生死书被激活,哪怕是生的绝脉,在生死书面前也立刻消散。

    “不过……九窍金丹,我还是得得到,不但要得到,还要大张旗鼓的得到!不然一个生绝脉之人,莫名其妙的成为修仙者,势必会被人调查。”

    陆云虽然初到仙界,但一些基本的人情世故他还是知晓的。

    玄州牧这个位子,不知道有多少人盯着……只等半年之后陆云退位,便会有无数修仙者争相抢夺。玄州虽然贫瘠,但玄州牧却是琅邪一方主宰,权势滔。

    现在,陆云已经成为修仙者,并且有煜影追随……那么这个玄州牧,他就要继续做下去。

    一旦陆云放弃玄州牧之位,估计他的死期也就到了……曾经陆家那些仇家,恐怕立刻就会大张旗鼓的过来报仇。

    “对了煜影,你现在是什么修为?”

    陆云问道。

    “回主人,奴婢已经成仙。不过因为刚刚复生,所以奴婢的实力并未恢复,现在只相当于元丹境的修士。”

    煜影回答道。

    “成仙了?”

    陆云的眼睛一亮,他上上下下的打量着煜影。

    这可是仙女啊……一个面容冷艳,称自己为主人的仙女!

    陆云的心头一片火热。

    “主人若是想要,煜影便给主人。”

    话间,煜影便将身上的白色轻衫褪去,那妙曼的身姿再度出现在陆云的眼前。

    “别别别,你把衣服穿上!”

    陆云急忙道。

    “……是。”

    煜影又将衣服穿上。

    陆云狠狠的吞了一口口水。

    “我这副身子,受到那九龙抬棺的阴煞之气侵袭太久,若是现在做那事的话,别有心无力……就算是有能力做,也得精尽人亡!”

    陆云的脑门子上满是冷汗。

    虽然成为修仙者,但是他的身体却依旧太弱,需要慢慢调理。

    ……

    挽风见到陆云的时候,直接扑到他的怀中大哭起来。

    哭着哭着,这妮子便在陆云的怀中睡着了。

    “涯子……哎。”

    煜影看着主墓室前的闺房,轻轻叹了一口气。

    随后,她的手轻轻一挥,那幅挂在墙壁上的画缓缓燃烧,最终化作灰烬。

    陆云没有话,那幅画被焚毁,那么也就意味着现在的煜影彻底斩断过去。

    新生的煜影,只是陆云的轮回使者。

    “我们出去。”

    陆云将挽风抱在怀中,顺着来时的路,一步一步的朝着出口的方向走去。

    煜影白衣飘飘,跟在陆云的身后,她看向陆云怀中的挽风,脸上流露出一抹羡慕。

    ……

    “呔——”

    “大美味你别跑!再接某家一击飞头术!”

    “哎哟,我的牙!大美味你的脸皮好硬!”

    那间放置丹炉的墓室中,葛龙依旧生龙活虎,在与那千年僵尸大战。

    周围尸蝇飞舞,不断的叮咬在葛龙的身上。

    此刻,葛龙全身上下破开一个一个血洞,密密麻麻的尸蝇在他的些血洞当中进进出出,看上去异常的恶心与恐怖。

    但是葛龙却是恍若未觉,他的脑袋紧紧咬在千年僵尸的身上,将它身上那阴煞之气不断的吞入口中。

    “这……他也是大人的使者?”

    煜影看着葛龙有些发蒙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他的名字写在生死书上,但是他却并不是轮回使者。”

    陆云苦笑。

    葛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到现在陆云依旧一头雾水。

    但葛龙的名字既然出现在生死书上,那么他便是陆云的仆人无疑。

    “叱!”

    煜影眉头微皱,她口中发出一声轻喝,碧绿色的火焰瞬间将那僵尸与周围的尸蝇统统的烧成灰烬。

    那头在陆云眼中,无比恐怖的千年僵尸,在煜影面前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葛龙一屁股坐在地上,他将脑袋捡回来,安在脖子上,哼哧哼哧的喘着粗气。

    “丫头,你把我的大美味烧坏了,还险些烧了我的头!”

    葛龙委屈的看向煜影。

    “你也不怕把牙崩掉了。”

    煜影哼了一声,“那个怪物沉睡太久,尚未苏醒。若是它完全苏醒,至少是命丹境修为,凭你还想吃它?”

    若非是这老家伙的名字,也写在生死书上,煜影根本就懒得理会他。

    葛龙打了一个哆嗦,他下意识的缩了缩脑袋。

    不过此时,似乎是因为吞噬了阴煞之气的缘故,他的脑袋看上去也变得正常,至少眉心处的那个窟窿已经消失了。

    “这丹炉是你的?”

    陆云抱着挽风,他看向那座丹炉,开口问道。

    “不是。”

    煜影摇头,“这座丹炉应该是这座仙墓中,之前所葬仙人之物。”

    这座古墓,原本葬着十万年前,诸仙大战中陨落的仙人,千多年前,煜影陨落在劫之下,涯子将煜影的残尸葬在此处。

    “值钱吗?”

    陆云的眼睛一亮。

    “这是古仙器,应该很值钱。”

    煜影一本正经的回答道。

    “抗走!”

    陆云的眼睛放光。

    煜影一挥手,施展袖里乾坤之术,将那座丹炉收走。

    ……

    一行人走出古墓的时候,已经到了深夜。

    空之上星月交辉。

    期间,挽风醒来一次,但又被陆云哄睡了。经历古墓中的事情,这丫头实在累坏了,身心俱疲。

    “大人您受累了,老奴替您抱着挽风丫头。”

    葛龙屁颠屁颠的凑到近前,谄媚的道。

    “滚!”

    陆云一脚将他踹了出去。

    “奇怪。”

    陆云抬头看,眼中流露出一抹疑惑。

    “这里的星象,竟然与地球上的星象十分相似……虽然有着些许不同,但也大致相似。”

    陆云的心里犯嘀咕。

    “地球上也有仙界的传,难道这个仙界,就是地球上所传的仙界吗?”

    但陆云可以判断出,仙界中的月亮和地球上的月亮绝对不是一回事。

    不知不觉间,一行人便来到玄州城门之外。

    “来者何人!”

    城门楼上,传来一声喝问。

    “我!”

    陆云站在城门下,高声叫道:“玄州州牧!”

    “原来是州牧大人!”

    白,陆云所见到的那位应大人露出头来,“州牧大人请回,现在是非常时期,晚上是不能开城门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