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修成佛 > 第二百七十章 山海悲歌

第二百七十章 山海悲歌

作者:偷看书的懒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尸修。    所谓尸修,便是在寿元耗尽之后。    却又不甘心就此坐化,投胎转世的一群人。    他们趁着临死之前,转修尸道,走上尸修的道路。    或者在临死之前,留下布置,在自己死后,将尸体转化为尸修,重新复苏。    尸修,违背天道常衡的秩序。    可以天道不容。    但世上何人不怕死。    又有多少人,甘心堕落六道轮回。    所以,尸修其实是相当多的。    除了尸修之外,还有散仙和鬼仙。    尸修是将自身的精魄,化入肉身之中。    而散仙和鬼仙,则是舍弃肉身,只修魂魄,宛若徘徊在世间的厉鬼一样。    是的。    散仙和鬼仙,虽然名字上好听一些。    实际上,根本就是一只只鬼魂。    当然,除此之外,还有很多不同的手法。    像寄魂之术、藏命之法,移花借命之术。    便是常言天知命的儒家,都有类似苟延性命的办法。    只是一旦施展这些法门,人,就不再是人了。    而是变得人不人,鬼不鬼。    什么修道成仙,根本已经只是奢望了。    能够多活一天,就已经是他们最大的期望了。    但可惜,这种办法,也仅仅只是苟延残喘而已。    对于这些人来,常垣山显然就是一块宝地了。    当然,还有一些活人。    即便知道常垣内死气浓郁,不宜活人长时间逗留生存,但他们也躲藏在常垣山里面。    这些人,大多便是江洋大盗,或者被朝廷和官府通缉的犯人。    常垣山,就像是大秦王朝的光辉下,一个阴暗的角落。    躲藏着许许多多见不得光的老鼠。    山海镖局的车队进了常垣山之后,常垣山内大雾弥漫,很快肉眼都无法看清道路了。    双眸所及,全部都是漆黑一片。    周围悄寂无声,能够听见的,只有车辆奔驰的声音。    阴风呼呼,只觉得阴森寒冷。    但山海镖局一众镖师,哪个是普通人。    各个都是武道和玄门高手。    些许鬼雾迷眼,根本无法遮蔽他们的视线。    而且常垣山这一条路,山海镖局也不是一次两次走过了。    这一次押镖,更是有上官虹亲自压阵。    众多高手随行,他们自然不怕。    不过即便如此,他们的速度放慢了许多。    常垣山里,鬼雾迷眼,阴冷的死气,不断的从四面八方侵蚀而来。    山海镖局的队伍里面,一些懂得龟息闭气的高手,干脆闭了呼吸。    剩下那些不懂得闭气功的镖师,虽然有些无奈,但秋符子老道,也是及时拿出来一瓶丹药,分发了下去。    众人将丹药服下之后,便觉得丹药入腹中化开,化作一团炽热的气息,升入胸腔,直欲从口鼻之中喷吐出来。    众人忍不住的吐了一口气。    却发现,自己吐出来的气息,也是灼烫的。    而从鼻尖吸入的死气,进入腹部,便被这炽热的丹气所中和了。    有着丹药护持,众人呼吸死气,自然也不担心了。    此丹名曰樵阳丹。    是秋符子老道自己开创丹方炼制出来的。    此丹简直不太高。    丹入三品而已。    此丹提前服下之后,丹药化开,能够在胸腔和腹部,化作一团炎阳灼热气息。    可以中和瘴气、尸气、死气、阴气、鬼气,等等诸般五阴秽气。    算是对行走江湖、押运镖物的镖师,极为有用的丹药。    “此丹是秋符子老哥自己创造出来的。”    “啧啧,厉害了。”    “我听两个月前,南境雷州那边,雷州大劫,青阳道人以三百万雷州百姓炼丹,想要炼九转金丹。”    “可惜后来失败。”    “秋符子老哥可能比得青阳道人?”    “若是秋符子老哥努力努力,赶超青阳道人,我看咱们镖局,以后就改成丹楼!”    “秋符子老哥专门炼丹,我们呐,就专门给他四处搜集什么天材地宝,仙芝神马,等他炼出来仙丹之后,我们再搞个仙丹大会。”    “专门卖仙丹!”    众多镖师之中,有一个人拿着丹药瓶子,忍不住的笑着道。    伴随着他的话语,原本有些紧张的众人之中,不少人都是忍不住的笑出声来    此时,便是一向心性沉默寡言的秋符子都不由露出一个笑意,他开口道,    “曹全,就你废话最多。”    “这么多年来,谁跟你一道上,回到镖局之后,都会,哎哟喂,曹全那个人啊,武功一般,就是话真是贼鸡儿多!”    “我一路上来,人没累死,耳朵遭罪啊!耳朵里面,都磨出来茧子了!”    秋符子道,众人皆是笑癫了。    听到秋符子笑,便是前头压阵的上官虹,都忍不住露出笑意。    曹全。    山海镖局里面一位老资格的镖师。    跟了上官虹很多年了。    他原本师从沧州法华禅寺戒律院首座本悟大师,习练拳法多年,是戒律院俗家弟子。    他一双拳头,神经百战,武功极为高深。    而且他为人幽默风趣,在山海镖局里面,人缘关系非常不错。    此时他开口笑,众人原本在进入常垣山之后,紧张的心情,似乎都稍稍的放松了。    不过放松了没有多久,上官虹脸上的神情一凝,    “有人来了!都留心了!”    他的话语落下,山海镖局的一众镖师都听得清清楚楚。    在这样阴冷的死气里面,不知何时,竟然响起了一个女子阴冷悲怨的哭泣声。    那哭声不知道从何响起,幽怨悲凉。    宛若被丈夫抛弃的女子,坐在阁楼的窗边,独自一人悲哭。    而且她一边哭泣,还幽幽的唱着悲凉的阴森的歌。    那歌声飘忽,给人一种无比压抑的感觉,    “……回车在门前,欲上心更悲……新人应笑此,何人画峨眉……”    这歌悲伤凄厉,唱着唱着,便愈发的悲伤,甚至断断续续,宛若弃妇啼血,让人心中有一种极为压抑悲痛的感觉。    “鬼唱歌?”    阴冷的迷雾之中,山海镖局的众人都是脑子里面忍不住的这样想着。    而这个时候,车队之中,曹全的声音却是再一次响起了,    “我好难过啊……我好难过啊……”    他的声音拉长走调,原本幽默粗犷的声音,不知何时,竟然阴冷凄厉!    众人猛人回头看去,只见曹全坐在鳞马上,他眼珠子瞪直,粗糙的双掌,撕扯着,死死的将自己的脸都给撕下来了!    readselectdo();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