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修成佛 > 第二百四十五章 白衣玄慧

第二百四十五章 白衣玄慧

作者:偷看书的懒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慧觉师父承让了。”

    坐在慧觉对面的白衣僧人淡笑道。

    他一身白色僧衣,纤尘不染。

    面色白皙,双眉若剑锋,眼眸之中透露着智慧而炯炯的光芒。

    看上去丰神俊秀,让人心折。

    “哈哈,玄慧师傅棋艺果然高超,慧觉师父纵然不同棋艺,棋路虽不得章法,却也颇有新意,让人眼前一亮。”

    慧觉右手观棋的一名蓝服锦衣的儒雅中年人道。

    他相貌大气富态,手上戴着紫色的玉扳指,头梳紫金冠,眼眸之间颇有上人之资。

    而在此人的身边,还有一个身着琉璃素色长纱裙,肩披羽带,头珮珠饰的年轻女子。

    此女相貌亦是非常出众,生的极为清秀美丽。

    而且姿容气质优雅。

    非常有大家闺秀的气度。

    在慧觉的左边位,坐着的,则是翟瑛。

    和儒雅中年身边的女子不同,她和慧觉一样,都是衣着简陋。

    她一身粗衫布衣。

    长发只是用草绳挽着。

    只是即便如此,这样静静坐着的翟瑛,依旧比对面的华裙贵饰的女子漂亮多了。

    甚至两者根本无法相比。

    她有一种飘然出尘,高远若仙的气质。

    前者是华美,典雅贵气。

    而翟瑛,则是超出凡尘的清幽。

    美的不似人间。

    面对儒雅中年人的夸赞,慧觉摇了摇头。

    只是苦笑了一下,

    “施主谬赞了。”

    “贫僧不精通棋道,所下棋着,只是胡乱走着,称不上新意。”

    面前这儒雅中年人,名曰宋青山。

    正是他邀请慧觉上的此船。

    而他身边的女子,则是他的女儿,叫做宋钰。

    至于坐在慧觉面前的这个白衣僧人,则是伴同宋青山游船而下的,自称来自南方苏州寒山寺的玄慧。

    原本慧觉和翟瑛,正准备前往第五道执业孤魂所在的地方。

    但是半路上。

    慧觉路过河川上游的村镇。

    村镇里面的百姓告诉慧觉,前些日子,降暴雨。

    村子里面,有几户渔民,下河收,结果一直没有上来。

    希望慧觉帮忙,就算不能够找到他们,哪怕找到他们的尸首也好。

    于是慧觉下了大河河川,通过追溯因果,帮忙寻找渔民的尸骨。

    可惜,最终慧觉顺着因果线,只找到一些鱼虾。

    结果已经不言而喻了。

    他们的尸骸,多半已经下了鱼虾的肚子了。

    至于他们的魂魄,只怕不是下了阴曹地府,便是被中阴界吸入了。

    并没有徘徊在人间。

    虽然无奈,慧觉却也准备回去将告知村民。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慧觉遇到了宋青山。

    宋青山乘坐的楼船,正好顺着河川而下。

    他见慧觉行走在大河的河面上,所以便盛情邀请慧觉上船。

    随后他询问了慧觉来到河川上的原因。

    慧觉自然不曾隐瞒。

    将事情来由统统了出来。

    听到慧觉的话语之后,宋青山自然是惋惜着,表示了生死无常的遗憾。

    而白衣僧人玄慧则是对慧觉,希望慧觉不要去将那些渔民已经葬身鱼腹的消息,告诉他们的亲人。

    因为不告诉他们消息,他们心中或许还有一点念想和希望。

    如果告诉他们,等于断绝了他们的念想。

    但慧觉拒绝了。

    他的理由很简单。

    这些葬身鱼腹的渔民的亲人,有权利知道自己亲人的下落。

    而且,既然已经不再了,又何必突然留着执念和根本不存在的虚假的念想?

    既然已经死去了。

    就应该放下,为自己的死去的亲人恸哭一场,然后重新开始生活。

    思念对亲人的惦记和永不逝去的情义。

    但是虚假的期盼,只是毫无意义的执念。

    保留着这样的执念,只是让活着的人,更加的痛苦罢了。

    然而玄慧依旧否认了慧觉的想法。

    于是两个人就这样,一个站在船上,一个站在大河上,争辩了一番。

    玄慧了很多的道理。

    他很擅长辩驳。

    甚至有些道理,慧觉都不得不佩服他。

    然而最终,被的哑口无言的慧觉只是朝着玄慧合十一礼,然后转身上岸了。

    但让慧觉没有想到的。

    他上岸之后,玄慧和宋青山父女,竟然让人将楼船靠岸,然后跟着慧觉上岸了。

    他们跟着慧觉前往了村子。

    宋青山到了村子之后,拿出钱来,赠给了那些死去的渔民的亲眷。

    希望他们日后好好生活。

    事后,宋青山便邀请了慧觉和翟瑛上船。

    本来慧觉是想要拒绝的。

    一来,他忙于九滴眼泪的事情。

    二来,他不喜欢攀附权贵。

    三来,他和玄慧,属于截然不同的两种人。

    言谈交流之中。

    玄慧的个性,颇有些禅意和不属于僧人的浪漫。

    而慧觉,则是那种朴实无华的苦行僧。

    当然,慧觉并不是对玄慧看不顺眼。

    只是俗话,道不同,不相为谋。

    玄慧追寻的是禅意和佛性,彻悟佛性的智慧。

    而他,追寻的只是想要普渡苍生。

    自己的做法。

    慧觉并不认为自己有多高尚。

    或许在很多人的眼中,自己甚至有些虚伪的做派。

    但对于慧觉而言,这是自己想要做的事情,自己所信奉的道路。

    存在的意义之所在。

    有的人,存在着,是为了自己的亲人。

    有的人,存在着,是为了江山社稷。

    而有的人,存在着,则是为了名誉权势。

    而慧觉,他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普渡众生。

    不过就在慧觉拒绝之后,宋青山却是对慧觉了一句话,

    “人丹。”

    简简单单两个字。

    却是成功的让慧觉改变了想法,上了楼船。

    可惜,上来之后,宋青山却对这一件事情只字不提了。

    两以来,宋青山一行人,只是乘坐楼船,游山玩水。

    慧觉也不明白他们的意思。

    但人丹二字,确实让他在意的很。

    所以,他只好一路跟随着宋青山。

    棋局终了。

    伴随着慧觉谦辞的话语。

    这个时候,白衣玄慧却是叹了一口气。

    随后他人人真正的看着慧觉,开口道,

    “可惜了。”

    “慧觉师父确实颇得佛家佛性,可惜,却不得慧性。”

    “只知道苦求众生,却不知道众生皆苦,但众生亦乐,而且也正是因为众生之苦,所以才有的众生之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