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修成佛 > 第二百三十四章 聂政之子

第二百三十四章 聂政之子

作者:偷看书的懒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城门口,负责看守此剑的高手皆是大惊。

    他们赶忙出手想要镇压白衣女子。

    结果白衣女子反手一剑,将韩都都城的城门斩断。

    守剑的高手被当场劈杀数人。

    随后白衣女子飘然离去。

    在离去之时,她开口道,

    “我弟弟怕连累我,不敢留下姓名。”

    “但我怎么可以因为贪生怕死,而让我弟弟的声名埋没?!”

    “此剑名曰白虹,剑主为吾弟聂政!”

    话语落下,白衣女子抱剑离去,从此隐于江湖,再也没有出现。

    纵然韩国多方派人寻找,却始终没有能够找到。

    白衣女子,便是聂政的姐姐聂荌。

    而她肚子里面的孩子,不是别人的,正是自己的亲弟弟,聂政的骨肉。

    聂政死后,聂荌带着白虹剑,隐居了起来。

    聂政身死,死无全尸,留下的只有一把白虹剑。

    聂荌以白虹剑代替聂政下葬。

    而聂政下葬的地方,便是名曰剑坟。

    而杀生剑阁的祖师爷,便是聂政和聂荌的儿子。

    杀生剑阁一脉,传承的,便是聂政那足以惊地、泣鬼神的剑术。

    当然,杀生剑阁之中的杀手,学到的,仅仅只是聂政传下的剑术很粗浅的一部分。

    真正的剑术精髓,只有拜入剑坟的,杀生剑阁的门人,才有资格得到传授。

    而拜入剑坟之后,便不用再做杀手了。

    亦不用受到杀生剑阁的掌控。

    可以恢复自由身。

    只有到了必要的时候,杀生剑阁,才会让门人出手。

    所以在杀生剑阁之中,很多人,尤其是很多下层的杀手,都渴望不断的往上爬。

    直到可以拜入剑坟。

    成为真正的杀生剑阁的门人。

    恢复自由身,获得真正的杀生剑术的精髓!

    寇篮儿,年纪轻轻。

    年龄上位及冠,便得到了拜入剑坟的机缘,日后前途无量。

    他们心中,如何不羡慕。

    能够拜入剑坟的,往往只是那些年轻的,拥有资质的。

    像他们这种,岁数大的,基本上已经没有拜入剑坟的希望了。

    剑坟需要的,是真正拥有绝顶资质的才,来继承杀生剑阁的秘剑术。

    而不是他们这种朽木。

    他们这种人,日后的岁月,基本上剩下的,也就是不断的出任务,杀人,然后用杀人得到的钱来买醉、欢乐,直到有一,死在敌人的手上。

    人被杀,就会死。

    杀手杀人,自然也会被人杀。

    俗话的好,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即便他们的武功再高,剑术再厉害,却也总有失手的时候。

    更何况,有时候,往往一些任务,不是你自己可以挑选的。

    杀生剑阁的命令下来,你纵然不想去,也得去。

    即便知道,这一次,自己很可能会死。

    被他们带着羡慕的目光看着,寇篮儿依旧面无表情。

    事实上,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

    他的心中,并没有任何的喜悦。

    拜入剑坟?

    成为杀生剑阁的真正门人?

    恢复自由身?

    获得习练杀生剑术精髓的机会?

    这些东西,他的脑海之中,没有任何真切的感受。

    不是他不要。

    而是这些东西,根本不能够让他想要。

    那么什么东西可以让他想要呢。

    寇篮儿自己也不知道。

    他很少想这些东西。

    他不愿意想,也不想去想。

    因为想再多,也是没有任何用处的。

    他只需要去做。

    上面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

    不用自己想,这样挺好。

    “喏。”

    寇篮儿依旧死气沉沉的眸子看向中年人,他这样道。

    木灵被他拎在手上,几乎没有让他感受到太多的重量。

    木灵的身躯本身就比人类轻柔许多。

    而且寇篮儿武功高深,手上拎着木灵,几乎对他而言,根本不算任何的累赘。

    看着寇篮儿点头,滂沱大雨之中,粗布衫的中年人收敛了自己的目光,随即他开口道,

    “行动!”

    他的话语落下,满地的尸体之中,五个人的身影立时便就这样从原地消失了。

    寇篮儿选择的,是东北方向。

    他的速度极快。

    即便拎着木灵,他整个人的身躯依旧仿佛化作了一道贴在贴面上的残影,

    残影闪过,滂沱的雨幕,地上的积水,都没有收到丝毫的影响。

    似乎寇篮儿的路过,仅仅只是一个错觉。

    在寇篮儿五人遁走之后,大约一炷香的功夫。

    终于,一道身着官服的身影出现在官道上。

    他的身材高瘦,脸颊清癯。

    宛若一根高高瘦竹竿一样。

    他出现在官道上,看着官道上满地的尸体,目光不由的紧皱了起来。

    上大雨滂沱。

    不断的冲刷下来,将尸体上的血迹冲走。

    而矗立在大雨之中,淅淅沥沥的雨水冲刷下来,却根本没有能够落在此人的身上。

    雨水落下,仿佛自然而然的从此人周身避开了。

    仿佛地自然的规律,就是雨水,不会落在他的身上。

    而此人身上的官服,看样式,就可以看得出来,他任职县令。

    此人出现之后,仅仅只是三两个呼吸的功夫,很快的,又有两道身影出现在了官道上。

    新来的两人,皆是同样身着官服。

    只不过,和前者不同。

    这两人的官服上,都绣着七尾鸢花!

    很显然,他们两人,便是奴事司的官员了。

    这两人神情匆匆而来,但是来到此地,见到瘦高县令之后,却是神情一震,忙不迭的抱拳施礼,

    “见过楚大人!”

    面对这两人的礼数,瘦高官员不置可否,只是微微颔首。

    奴事司,大秦直属朝廷。

    不用听辖于州府,更加别县府了。

    奴事司的官员,往往权力非常大。

    对地方官员,即便官位低于对方,也往往颇为傲气。

    不过傲气,也是得看实力的。

    县令一职。

    权力大不大,不。

    任职县令的人,本身的实力也是参差不齐。

    里面厉害的,有一些宿儒墨老,拥有凌驾于大儒和道门大真人之上的本事,都任职县令。

    而实力逊色的。

    有的甚至只是普通人的身份。

    但很显然,面前这个清瘦官员,就属于前者了。

    打过招呼之后,两名奴事司的官员亦是忙不迭的看向官道上的尸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