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修成佛 > 第二百二十六章 新的开始

第二百二十六章 新的开始

作者:偷看书的懒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div id="content">

    淡淡的佛光从翟瑛的眉心亮起。

    随后一道佛光倏然而出,飞出翟瑛的眉心,落在了牢房的外面。

    佛光落地,化作慧觉的身影。

    而在牢房里面,翟瑛依旧盘腿坐着,她的双眸已经呆滞而失神。

    只是她的失神的眼眸之中,有泪水涌出,顺着脸颊滑落。

    看着这样的翟瑛,慧觉目光复杂的暗叹一声。

    旋即他朝着两具石棺一挥手,石棺自动合上,重又被他收入掌心,消失不见了。

    “师父……”

    看着慧觉收起石棺,慧觉的身后,荀县令忍不住的开口道。

    不仅仅是他,宋典史同样一脸疑惑的看着慧觉。

    似乎想要知道,慧觉刚刚做了什么。

    “我斩断了她的记忆。”

    慧觉并没有隐瞒,只是平静的开口道,

    “她从出生到现在,所有悲伤的记忆。”

    “现在的她,应该已经连自己是谁都忘记了。”

    “记得的,大概只有一些属于人的本能。”

    听到慧觉的话语,荀县令的眼睛里面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

    他忍不住的看向的翟瑛。

    果然,此时此刻,翟瑛眼眸之中的悲伤已经消失了。

    她坐在地上,神情柔和而恬静,像一个真无暇的少女一样。

    她看着周围,脸上带着疑惑,而不知所措的表情。

    “这里是哪里?”

    翟瑛开口了。

    她的声音文静而轻柔,带着一些疑惑。

    “我,是谁?”

    就像慧觉所的一样,她果然连自己是谁都不记得了。

    随后仿佛是在一股莫名的直感牵引之下,翟瑛的轻柔的目光落在了慧觉的脸上。

    “翟瑛。”

    “你的名字叫做翟瑛。”

    直视着少女的视线,慧觉开口道。

    他的声音柔和而悲悯。

    “翟瑛?”

    “这是我的名字?”

    翟瑛下意识的咀嚼着,

    “翟瑛。”

    “是的,翟瑛。”

    慧觉再一次道。

    “那你,是谁?”

    翟瑛随后看着面前的慧觉,开口问道。

    她看着慧觉,目光之中充满了疑惑。

    “我是你的师父。”

    “慧觉。”

    犹豫了一下,慧觉最终这样道。

    “师父?”

    翟瑛愣了一下。

    “师父,传道授业解惑者也。”

    “翟瑛,你已经重新开始了。”

    “而这个获得新生的你,以后就跟着贫僧。”

    “直到你,找到属于你自己的人生。”

    翟瑛呆呆的看着慧觉,听着慧觉着这样她听不懂的话语。

    但不知道为什么,她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而这一刻,荀县令和宋典史看着慧觉,以及似乎真的忘了一切的翟瑛,神情之中,都是露出来难以置信的神情。

    在这个神通遍地,大能无数的世界,纵遁地,劈山断河,其实只是很简单的事情。

    但想要有选择的斩断一个人的记忆。

    让她重新开始。

    这就不是简简单单可以做到的了。

    人的记忆,便等于人的命魂。

    人的命魂,从生下来的开始,等于是一张白纸。

    什么都没有。

    随着人的人生,不断的前进,就在这一张白纸上,写下一笔又一笔,无法更改,无法抹去的痕迹。

    有的时候,命魂受损,人的记忆会消失。

    但想要在保证纸张不受损的情况之下,洗掉纸上的痕迹。

    这是何等的艰难?!

    至少以荀县令所知,便是道门大真人和儒门大儒级别的高手,都是根本做不到的。

    医家,有绝情丹和忘忧散。

    吃完之后,可以让人忘却情伤和烦恼。

    但那并不是真的将记忆清洗掉了。

    而是封印了起来。

    借助药力,让痛苦的记忆封闭在了识海的深处。

    而慧觉现在不同,他是真正的斩掉了翟瑛的过去。

    甚至不仅仅是记忆,连同她身上的执业,过往的因果,都一并斩掉了!

    这样的本事,只怕,只有得了道符诏。

    证了师道行,上体心,近乎于道的师,半圣,才有这样让人忘却前尘,重新开始的本事。

    “师……师父,已经证了阿罗汉果位了?”

    荀县令声音颤抖着,下意识的朝着慧觉问道。

    面对荀县令的问题,慧觉摇了摇头,

    “不是。”

    但他随后又微微一笑,

    “差不多。”

    阿罗汉果位有多厉害,慧觉不知道。

    但他知道,自己现在的神通,应该不输给阿罗汉果位的佛门高手便是了。

    他开窍,入了灵山,明见本性,便一口气,从发愿的大境界,跳到了精进的大境界上。

    这是他从邙山下来,所见、所感,所得到的。

    下山以来。

    短短的时日里面,他愤怒过、欢喜过、努力过、悲伤过、忧虑过、无助过,直到见到了自己的父母。

    他明见了本性。

    而这些,恐怕,便也是某些人刻意安排,真正想要的结果。

    但不管这些,站在精进的境界上,他的神通,却是已经到了一种不可思议的境界。

    这种境界,或许是别人努力一辈子,都根本无法企即的。

    当然,慧觉并不会为此而自得。

    因为,有些东西,不是因为你得到。

    而是因为,你必须去做。

    以前的慧觉,不明白。

    但是他现在已经明白了。

    自己的师父,广法和尚。

    曾经,必然也站在精进的大境界上,甚至更高。

    比自己想象的还高。

    只是因为某些事情,他跌下来了。

    最终甚至无声无息的,坐化在了邙山这样一座的枯山上。

    但不管这些,慧觉朝着荀县令道,

    “翟瑛,可以放她出来吗?”

    听到慧觉的话语,愣住的荀县令终于回过神来,他下意识的点点头。

    翟瑛本身无罪。

    将她关在这儿,只是因为,一则她精神状态不稳定。

    二来,也是出于保护她的原因。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白宽放过了她。

    但荀县令也是担心,白宽会再来杀她。

    三来,这个内牢,虽然不见日,但非常的宁静,从某种程度而言,或许正适合心灵受伤的翟瑛。

    所以,干脆将她关在这儿。

    现在,慧觉既然已经斩断了她的过去,让她重新开始。

    那放她出来,自然无妨。

    随后,似乎有些犹豫,荀县令看了看翟瑛,想要朝着慧觉什么。

    “荀施主放心。”

    “三日后,等那白宽回来伊河,贫僧便将他捉拿上来!”

    慧觉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