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修成佛 > 第二百二十五章 斩断过往

第二百二十五章 斩断过往

作者:偷看书的懒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div id="content">

    凌迟。

    用刀子割下犯人身上的肉,让他在痛苦的哀嚎之中,一点点的死去。

    堪称酷刑。

    刀法下手,从最少八刀,到最多三千六百刀不等。

    施刑的时候,先从凡人身上非要害部位下手,施以痛苦,最后再取其性命。

    白宽,区区一个普通人,挨了一百多刀。

    几乎身上到处都被剐得见了骨头,才生生咽了气。

    这简直已经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了。

    他死的时候,什么都看不见。

    他的眼皮,被割开,遮住了他的眼睛。

    据,只有这样,被凌迟而死的人,看不见行刑人的样子,日后即便化作冤魂,才不会去找刽子手报复。

    白宽在痛苦之中,硬挨着,没有一句话。

    似乎是心中的恨意支撑着他。

    白宽死后。

    他的尸体以及他双亲的尸体,还有仙儿以及死胎的尸体,被一并装入麻袋。

    接着麻袋被缚魂锁捆死之后,又绑着绝命石,沉入了伊河里面。

    缚魂锁能够捆缚死者的冤魂,让他永世不得超生。

    永远的徘徊在尸身附近。

    而绝命石会成为死者的累赘,不管冤魂到哪里,石头都会吊着冤魂,让冤魂无法离去。

    白宽和仙儿的事情,让翟瑛的父亲恼怒到了极点。

    而至于翟瑛。

    作为这件事情的惩罚,她被关了起来。

    既然翟瑛不愿意配合,那翟瑛的父亲,已经不准备再尊重她的意见了。

    在剩下的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里面,她被父亲灌入了大量烈性的催情药物。

    就像一口种猪一样。

    被强行要求配种。

    可惜依旧没有用处。

    她没有**。

    没有作为男人的**。

    而在这对她而言,宛如地狱的一个月里面,翟家的灾难降临了。

    本该死去,死后便是化作冤魂,也应该徘徊在伊河河底,无法超生的白宽回来了。

    他杀了翟家所有人。

    上上下下,包括翟家饲养的猪和狗。

    都没有逃过他的毒手。

    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够洗雪他心中的恨意。

    只有在最后,白宽的冤魂,打开关着翟瑛的房间的房门的时候,他看了她一眼,只是静静的道,

    “你不配死,就这样活着,赎罪。”

    完,白宽转身离开了。

    剩下的,留给翟瑛的,则是一个满是死尸的修罗血场。

    那个时候,看着鲜血汩汩的汇聚,化作一条条的血河流淌,看着一具具尸体惨烈的倒在地上。

    翟瑛的脑子里面只有一个念头。

    悔恨。

    是的,悔恨。

    这一切都是她的错误。

    她跪倒在尸山血海之中,痛哭的哭泣。

    如果不是她让白宽私通仙儿,又怎么会有现在这样的悲剧?!

    白家的悲剧。

    翟家的悲剧。

    甚至,她为什么要出生在这个世界上。

    作为这样一个男不男,女不女的怪物。

    如果她没有出生在这个世界上。

    是不是所有人都不会迎来这样的悲惨结局?

    翟瑛哭泣着,最终她倒在了尸体和血泊之中。

    她以为自己会死。

    这样静静的死去。

    但她没有。

    附近的村民发现了翟家的剧变。

    官府的官差到来,带走了她。

    她想过自杀。

    她最终放弃了。

    不是因为害怕,不是因为想要苟且偷生的愿望。

    而是白宽的那一句话,她不配死。

    是的,作为一切罪魁祸首的她,确实不配死。

    就像白宽所期待的那样,她应该活着,带着无尽的悔恨,痛苦的活着,替死去的人赎罪。

    翟瑛识海之中,记忆的画面不断的涌入慧觉的脑海之中。

    仿佛让他重新经历了一次人生,一次属于翟瑛的人生。

    “这就是当年的真相吗?”

    慧觉幽幽的叹息声响起。

    众生皆苦。

    翟瑛便是这苦海之中,挣扎的一子,而白宽同样也是。

    白宽有错吗?

    当然有。

    他杀了翟家全家。

    杀了不知道多少无辜的百姓。

    让他化作伊河的冤魂。

    这样的做法,简直十恶不赦。

    但他同样可怜。

    人的第一次初恋,本来是多么美好的事情。

    可惜,他却喜欢上了翟瑛。

    这个不单单是身份和他相差太多太多,而且根本不能够称之为女人的存在。

    便是后来和仙儿的姻缘,也化作了一段悲剧。

    最终连父母都被杀死,自己尚未出世的孩子都被挖出来,活活掼死在地上。

    杀父之仇,不共戴。

    夺子之恨,焉能不报?!

    翟瑛可怜吗?

    当然可怜。

    她做错了什么。

    她的错误,或许就是她不应该生就月仙入凡的命格。

    但这是她的错误吗?

    这是老的错误。

    命运造化,戏弄世人。

    便是翟瑛的父亲。

    他虽然可恨。

    但同样可怜。

    他背负着让翟家血脉延续的责任,甚至不得已篡改自己女儿的命格。

    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期望,自己的想要守护的东西,结果这些东西相互碰撞,造就了一切的悲剧。

    “南无阿弥陀佛。”

    “翟瑛,你深陷执业无法回头,亦无法回头。”

    “既然如此,那你这一段过去,我便替你斩断。”

    伴随着慧觉的话语响起,随后翟瑛的识海之中,无边的佛光亮起。

    璀璨夺目的佛光将翟瑛识海之中的黑暗全部照亮了。

    “不!不!!”

    识海之中,翟瑛的意识似乎发出凄厉的惨叫。

    但没有任何的用处,佛光充斥一切,将翟瑛的识海之中,大量的记忆,大量的画面生生净化消失。

    她的记忆在消失。

    她脑海之中,那些让她无法遗忘的画面在不断的消失。

    翟瑛的执业太深了。

    这样的执业,或者是执念,已经根本无法解开了。

    如果她的执业,是业障。

    那么慧觉或许会杀死她,打散她的魂魄,让她得到名为死的解脱。

    但她不是。

    也许她真的做错了一些事情。

    或许翟家和白家的悲剧,真的是因为她造成的。

    但她本身的并没有什么不可饶恕的罪业。

    所以,慧觉不会杀她。

    那么,剩下的,就只有将她的这一段过往斩去。

    从根源斩去。

    将她所有的不幸通通斩去。

    给她这沉重的,充斥着枷锁和束缚的一生以自由和解脱。

    让她能够重新开始自己的生命。

    这是慧觉能够解救她的,唯一的方式。

    给她一个新的开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