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修成佛 > 第三百二十一章 开膛剖肚

第三百二十一章 开膛剖肚

作者:偷看书的懒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万物皆有其像,其形。

    所以人的肉眼,只能够看见事物的表面。

    不能够洞彻事物背后的秘密和情状。

    佛眼看因果。

    不受事物表象的羁绊,所以可以无视阻挡,看见事物背后的情状。

    比如像现在这样,慧觉即便不用挖开土坟,也可以看见土坟里面的情况。

    棺材里面的女尸相貌姣好,只是脸上,凝固着临死之后痛苦的表情。

    她的神情微微有些扭曲。

    脸颊上,还有血色的泪痕。

    而且更加让人震惊的是,她的腹部,被剖开了。

    她的腹部上,是一条狰狞丑陋的伤痕。

    这一条伤痕剖开了她的肚子,切断了脐带,挖出了里面孕育的生命。

    看到这儿,慧觉下意识的朝着旁边紧挨着土坟看去,土坟里面,埋葬着的,是一个蜷缩着的,用染血的粗布衣裹着的,仅仅只有成年人巴掌大的胎儿。

    胎儿身上的血污凝固,让他看上去宛如焦黑的煤渣球一样。

    他尚且未曾孕育足月,便被人从自己的母亲肚子里面开膛破肚,掏了出来。

    生命的火光,尚且未曾点燃,便已经熄灭。

    离开了这个残酷的世界。

    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慧觉脸色充满了凄苦。

    这一刻,虽然不知道,这个仙儿到底是什么人,但慧觉却是已经明白了白宽为何有着这样怨气。

    “阿弥陀佛。”

    他深深的悲叹了一声。

    世人常,孩子是无辜的。

    更加遑论是一个尚且未曾出世的孩子。

    杀死孕妇,开膛破肚,挖出胎儿,这种做法,比之畜生,尚且不如。

    畜生之中,为何鬣狗最被人痛恨。

    因为野兽里面,只有鬣狗最喜欢捕杀猎物之后,撕开猎物的腹部,专门吃食猎物腹中孕育的胎儿。

    人是万物灵长,有道德、良知和人性。

    但杀死孕妇,挖出胎儿,这种事情,是拥有人性的人,做出来的事情?!

    “人啊!”

    “为什么要这么残忍啊!”

    这一刻,慧觉叹息着,露出无比悲痛的神情。

    “白家、翟家,到底有什么恩怨?!”

    “白家的事情,到底又是不是翟家所做?!”

    “翟瑛啊,翟瑛!”

    “你又到底做了什么对不起白宽的事情?!”

    慧觉的脑海之中,诸般的念头升起,随后他双掌合十,朝着面前的土坟合十鞠了一躬,旋即转身,化作一道金光离开了宫殿。

    金色的佛光冲出伊河水府之后,重新回到了伊河河底。

    旋即慧觉也不再停留,而是直接穿越伊河的河水,朝着上的楼船飞去。

    佛光冲出河面,落在楼船上,化现出来慧觉的真身。

    看着慧觉回来,一直在楼船上等待着的荀县令和宋典史都是忙不迭迎上来,

    “师父回来了。”

    荀县令上前道,

    “不知可是有了什么发现?”

    他看得清楚,慧觉面色有异,神情里面似是有些悲苦,又似是有些愠怒。

    面对荀县令的问题,慧觉长叹了一声,只是道,

    “确实有些发现。”

    “不知施主可知道白宽有个妻子?”

    慧觉朝着荀县令道。

    “白宽的妻子?”

    荀县令神情之中满是讶然的神色,似乎他有些不明白,慧觉为什么会这么问。

    旋即带着疑惑,荀县令和宋典史对视一眼,他还是摇了摇头,

    “根据县府调查,前车镇户籍记载,以及白家邻居所言,白宽并未娶妻。”

    荀县令肯定的道。

    这般着,荀县令又是朝着慧觉问道,

    “师父这么问,可是有所发现?”

    “嗯。”

    慧觉点点头,随后他看了看荀县令和宋典史二人,却也是没有隐瞒,直接道,

    “伊河河底,白骨坛下,有个伊河水府的门户。”

    “水府来历不可考究,但僧猜测多半出自前朝神道手笔。乃是神道遗府。”

    “而那白宽之所以有这般神通,多半便是得了水府神诏,自封了伊河河神。”

    “当然,这些尚且仅仅只是僧猜测,事情具体是不是如此,尚且不得而知。”

    “多半便是这样了!”

    听到慧觉的话语,荀县令忍不住振奋的道。

    “原来如此!”

    “原来此獠是得了神道遗物,难怪区区一道孤魂野鬼,竟然能够拥有这般神通和道行!”

    这么着,荀县令又赶紧看着慧觉追问道,

    “师父然后呢?”

    “然后这下面的伊河水府里面,还有什么隐秘?”

    “白宽妻子之,又是从何而起?”

    “在那伊河水府之中,我见到了三座土坟。”

    慧觉回答道,

    “这三座土坟之中,一座是白宽父母的,剩下两座,一座则是写着爱妻仙儿之墓,另外一座则是写着爱子白英琪之墓。”

    “仙儿?!”

    慧觉的话语方才落下,突兀的,宋典史失声道。

    “莫不是翟瑛的妻子!”

    “什么?!”

    这一刻,听到宋典史的话语,慧觉也是不由的面色一变。

    而宋典史自知情况重大,自然也是赶紧继续道,

    “翟瑛的妻子,正是唤作仙儿!”

    “传闻,她本是官妓出身,没有姓氏,只得了一个乳名,唤作仙儿!”

    “她本不是前车镇人,而是隶属朝廷奴事司的春雨楼。”

    “因为姿色出众,在春雨楼拍卖的时候,被翟瑛的父亲看中买来,嫁给翟瑛为妻!”

    宋典史快声道,

    “翟家的灭门惨案发生之后,官府接到附近的村民报案,前去收尸。”

    “经过官府的差役清点,只找到了六十余具尸体。”

    “剩下的尸体,则是因为罪犯手法太过残忍,将尸体撕碎,以至于无法辨认!”

    “或者有的被附近的野狗闻着血腥味,围过来吃掉了。”

    “而翟瑛的妻子,仙儿便是未曾找到尸身失踪者之一!”

    宋典史到这儿,慧觉已经惊讶的不出话来了。

    若仙儿真的本是翟瑛的妻子,那白宽为何收敛了她的尸身,甚至为她立碑,称她爱妻?!

    她的死,到底是谁下的手?!

    又是谁,剖开她的肚子,挖出了她肚子里面的婴儿?!

    她肚子里面的这个孩子,到底是谁的?!

    翟瑛的?!

    又或者,这个孩子,其实是白宽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