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修成佛 > 第二百一十七章 白骨鬼坛

第二百一十七章 白骨鬼坛

作者:偷看书的懒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朝廷使用的大型楼船,大多便是墨家的手笔在里面。

    像面前这一艘楼船,不过只是楼船罢了。

    朝廷使用的巨型楼船,传闻最大的,能够有千丈长,百丈高。

    上面布置着大量的禁制阵法,能够抵御九天罡风,在青冥之上穿梭。

    不仅如此,这样的巨舰本身亦有相当恐怖的战斗能力。

    可以施展拥有毁天灭地之威能的诸门禁法。

    完全便是一座天空楼阁。

    堪称战争堡垒。

    除此之外,墨家最有名的便是机关兽和玄傀。

    机关兽便是以各种奇巧机关制造出来的人工凶兽。

    一般的机关兽,形体大多有灵木、精矿制作。

    以符法、禁制驱动。

    拥有不知疲倦、不惧伤痛,可以长时间使用以及作战的特点。

    而一些顶尖的机关兽,则是用凶兽的骨骼和血肉制造。

    甚至被赋予了灵性乃是灵魄。

    拥有诸般不可思议的能力。

    玄傀和机关兽类似。

    但玄傀大多则是完全以精矿和各种各样的石材制作。

    而且体型巨大,动辄便是数十丈。

    他们形似人类,大多用来代替人类进行大型工事的建造。

    像咸阳帝都、四极边塞的城池,大多便是利用御使大量的玄傀,建造起来的。

    当然玄傀有用来搬山填海的,也有用来冲锋陷阵的。

    其中厉害的。

    甚至能够和极北之地的遗族相抗衡。

    大秦统御天下,墨家的力量和贡献,可以极为重要!

    也正是因此,朝廷六部,墨家几乎完全把持了工部。

    “荀县令过谦了。”

    慧觉双掌合十,点点头,这样道。

    随即三人也不再耽搁,都是直接上了楼船。

    上了楼船之后,荀县令掐诀念咒,便就这么驾驭着楼船缓缓升空,然而直朝着南方而去了。

    楼船飞行,船首的旗帜招展,穿梭于云雾之中。

    它速度相当不慢,而且极为平稳。

    从原县县城到前车镇,约莫百里的距离,楼船只飞了约莫一炷香的功夫。

    大河河川浩瀚,横贯大秦。

    它河道绵延,逾十万里。

    伊河虽然只是河川支流,气势和河川远远不能相比,却也是雷州境内,颇负盛名的大河。

    和想象之中的一样,伊河河面辽阔无比。

    慧觉站在楼船的船首。

    从天上朝着下面看去。

    只见河面辽阔,约莫有五里以上。

    蜿蜒绵流的大河像是一条沉睡的水龙。

    匍匐在大地上。

    在伊河的附近,大约不到三五里远的地方,便有一个聚居的镇子。

    显然那儿,便是前车镇了。

    “这儿便是那白宽常常出没的河段了?”

    “果然,河面上,都有隐隐约约的怨气。”

    站着楼船上,望着下面的伊河,慧觉开口道。

    他的佛眸可以清晰的看见,在伊河这一段的河面上,有淡淡的怨气笼罩着。

    这些怨气仿佛从伊河这一段河道的河水之中弥散出来。

    笼罩在河面上,宛若朦胧的薄雾。

    这些怨气,应该便是那些死在伊河之中的无辜的百姓留下的。

    他们无缘无故,被白宽所害,惨死伊河。

    心中怨气,自然难以消解。

    一般人用肉眼看不见这些。

    但在慧觉的佛眸之下,这些怨气,却是再清晰不过了。

    佛眼看众生百相、因果。

    这些怨气,对于慧觉而言,便宛若黑夜之中的明灯一样。

    而且透过这些怨气,他隐隐约约可以看见,伊河的河水下,似乎潜藏着一道道淹死的冤魂。

    他们已经化作了水鬼。

    看到这儿,慧觉眉头微微一皱,他忍不住的再次开口问道,

    “之前玄修先生来此,既然已经大败白宽,追杀他逃遁千里,却为何没有将这河道之中的冤魂度化?”

    然而面对慧觉的疑问,荀县令只是苦笑着摇摇头。

    “师父错怪玄修先生了。”

    “这些冤魂,并非被白宽所害,淹死在这儿的冤魂。”

    “那些冤魂,早已经被我们超度了。”

    “之前玄修先生来此,也曾经这儿的这些水鬼打杀超度,但不到半年的时间,这个河段,便又有水鬼汇聚而来了。”

    “这些水鬼,都是从其他河段跑来这里的。”

    荀县令的话语落下,慧觉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还有这样的情况?

    “这么来,这一条河段之中,有什么东西,吸引着这些水鬼汇聚来此了。”

    “是白骨坛。”

    荀县令叹息着回答道。

    “白骨坛?”

    慧觉露出疑惑的神情。

    他的心头隐隐有些不妙的感觉。

    “是白宽将那些被他害死的无辜之人的尸骨聚集起来,在伊河的河底,筑了一座白骨坛。”

    “这是因为这一座白骨坛的存在,所以吸引着其他河段淹死的冤魂,不断的汇聚到这儿来。”

    荀县令的神情之中有些悲愤。

    “用死去的无辜之人的尸骨筑了一座白骨坛?”

    “好一个白宽!”

    听到荀县令的话语,这一刻,即便是慧觉,心中都忍不住升起怒意和杀意。

    白宽此獠,当真放肆至极了!

    他真的以为他躲藏在伊河之中,就可以横行无忌,没有人可以拿他怎么样了?!

    以死者的尸骸筑白骨坛,这是何等的嚣张的魔道行径。

    但随后,像是想到什么似的,慧觉又问道,

    “玄修先生为何不将白骨坛打碎,将河中尸骸带上岸来?”

    这一次,面对慧觉的问题,荀县令只是摇了摇头。

    而这个时候,宋典史开口道。

    “慧觉师父,这个问题,在下当时问过玄修先生。”

    “但先生只是时机未到,此事自然有人来做。”

    “之后,先生便离开原县了。”

    宋典史罢,慧觉心中不由的一惊。

    这一刻,他的脑子里面,忍不住想了很多。

    玄修先生是已经猜到了他的到来。

    亦或者白骨坛有什么别的深意?!

    沉吟着思索了一下,随即慧觉开口道,

    “荀县令,宋典史。”

    “二位在此稍等,僧这就下河去看看。”

    猜测再多,不如亲眼一见。

    见了那白骨坛,自然就知道这里面,到底有什么玄机了!

    “师父心!”

    荀县令朝着慧觉认真道。

    “无妨。”

    慧觉微微颔首。

    旋即他不再多话,而是直接化作一道金光从楼船飞下。

    readselectdo();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