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修成佛 > 第二百一十四章 十年秘密

第二百一十四章 十年秘密

作者:偷看书的懒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div id="content">

    “荀大人,各位大人。”

    话语落下,翟瑛又朝着荀县令五人道。

    她的声音轻柔动听,宛若山上的冰泉,清冷却不出世,渗透进人的心里面。

    很难让人想象,她竟然是男人。

    “翟瑛。”

    荀县令朝着牢房里面的翟瑛微微颔首。

    而荀县令身后的王刑书四人同样朝着翟瑛点头示意。

    这个时候,慧觉看了看王刑书他们。

    从他们的样子来看,似乎和翟瑛熟识,至少他们不是一次两次,来到这儿了。

    显然,为了伊河白宽的案子,他们也没有少来寻找翟瑛,希望从她这儿挖到什么线索,知道白宽的秘密。

    但可惜的是,翟瑛一直都没有出来。

    “翟瑛,这位慧觉师父是州府派来的。”

    “为的就是白宽的事情。”

    “十年前的事情发生之后,我们知道你心中自责内疚,就有了避开尘世,遁入空门的想法。”

    “但一切事情,错不在你,而在白宽。”

    “今日,你将当年的事情,告诉这位慧觉师父可好?”

    荀县令朝着翟瑛道。

    他的声音之中,带着叹息和些些的期许。

    然而翟瑛只是摇了摇头,她看向慧觉,目光之中平静而又悲伤,

    “当年的事情,都是我的错。”

    “他们都是我杀的。”

    “不怪白宽。”

    “害他的人是我,我对不起他。”

    她的话语,非常的认真,轻柔的声音里面,带着异样的自责、内疚以及执着。

    她这样着,清澈的眼眸深处,似乎又有些无神。

    这一句话,她了无数遍了。

    “那白宽的秘密呢?”

    荀县令有些失望。

    但他依旧带着最后的希望,追问道。

    一边问着他却是看向慧觉。

    那样子,似乎是在和慧觉示意。

    但这一次,翟瑛别出秘密了,连回答都没有了。

    只是缄默不言。

    她盘腿坐在地上,双掌合十,神情柔弱而虔诚。

    她平静清冷的眼眸里面,蕴藏着痛苦和悲伤。

    看着她的样子,直让人有些无可奈何,却又不忍呵斥审问于她。

    “翟瑛!”

    “都十年了!”

    “这十年里面,白宽躲在伊河里面,肆意为恶,多少人因他而死?!”

    “你如果真的自责的话,就把当年发生的事情,还有白宽的秘密,出来!”

    慧觉的身后,柴捕头似乎有些动怒了!

    这些年来,他无数次前来询问翟瑛。

    可惜,翟瑛从来没有回答过。

    十年的时间。

    原本风平浪静的原县,就是因为白宽的事情,从而笼罩着一层化解不开的阴霾。

    这些年来,他看着白宽这个穷凶极恶的厉鬼逍遥法外,看着不时有无辜的人命丧伊河,简直让他的灵魂都在忍受着煎熬。

    不知道多少个晚上,他梦见,死了孩子的母亲、失去了父母的幼童朝着他悲伤的哭泣。

    作为捕头,本该执行正义,守护原县的他,却无能为力。

    他多么希望,自己能够拥有力量。

    甚至他想过,能不能够修炼什么邪术,和白宽同归于尽!

    面对柴捕头的怒斥,翟瑛没有回答。

    她只是一言不发。

    在她眼眸之中,更加的悲伤了。

    泪水滚落出来,顺着她白皙的脸颊滑落。

    让她看上去无比的凄美。

    伴随着泪水过滚落,她重新闭上了眼睛。

    看着翟瑛的样子,荀县令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他朝着慧觉摇了摇头。

    他的意思很明显了。

    显然就是他实在没有办法让翟瑛开口。

    而柴捕头看着翟瑛的样子,他攥紧自己的拳头,气的浑身颤抖。

    却也无头奈何。

    “翟瑛!”

    柴捕头恨声道。

    但这个时候,宋典史摇了摇头,

    “够了。”

    他制止了柴捕头。

    随后年轻的宋典史却是自己看向翟瑛,开口道,

    “翟瑛。”

    “有什么事情,你最好早点出来。”

    “如果你真的觉得自己愧疚于白宽,你还是赶紧让他回头。”

    “白宽之事,已经让州府一而再,再而三。”

    “他,不会再有机会了!”

    然而翟瑛依旧一言不发。

    只是闭着眼睛,坐在地上,合十落泪。

    “阿弥陀佛。”

    看着翟瑛的样子,慧觉念了一声佛号。

    随后,他同样盘腿坐在地上。

    佛门,一共有一百八十多种坐姿。

    诸多佛陀、菩萨、罗汉、金刚,坐姿也大多不同。

    事实上,佛门打坐,并无严格的坐姿要求。

    慧觉记得,他的时候,曾经问过自己的师傅这个问题。

    结果自己的师傅广法和尚只是笑了笑,这样回答道,

    “你觉得怎么舒服,就怎么坐。”

    “心宗修心,想怎么坐,就怎么坐。”

    慧觉思忖之后,自然便是盘腿而坐。

    因为在那个时候的他看来,果然还是这么坐着最舒服。

    不提这些。

    坐在地上,慧觉双掌合十,佛眸微合,只是喃喃念道。

    “南无萨怛嗒,苏嘎哆耶……”

    伴随着他念动经文,冉冉的佛光从他的身上升起。

    佛光绽放。

    这一次,却是围绕着慧觉,在他的周身形成了一道佛轮。

    神圣而慈悲的气息,充塞内牢之中。

    这是楞严咒。

    佛门最古老的佛咒之一。

    能够度化执念、消解执妄,让人清明本心。

    传佛子的弟子阿难,被摩登伽女所迷惑,深陷情劫执业,以至于无法回头。

    他爱此女,爱的甚至愿意放下自己一切修为,一切正果,只愿和她相守。

    甚至他对佛祖,他愿意放下一切修行,化作石桥,受五百年风吹、五百年日晒、五百年雨打,只为换她从桥上走过。

    他情执之深,已经到了根本无法回头,亦不愿回头的地步。

    最终,佛祖以楞严咒点化了他。

    让阿难超脱了执念,明悟了本心。

    此时此刻,慧觉施展楞严咒,自然也是想要让翟瑛放下心中执业。

    将当年的事情出来。

    这也是为了救她,而不仅仅只是为了得到白宽的秘密。

    在慧觉看来,翟瑛同样是深陷苦海之中不得自拔的伤心人。

    事实上,想要对付白宽,不需要知晓他的秘密,慧觉都有信心跳下伊河,将他捉拿上岸。

    他的佛法神通,早已经不是原本可比的了。

    傅清筱给了他金佛。

    金佛之中,充斥着宛若汪洋大海一般的香火和信仰。

    这些香火和信仰,他只炼化了很少的部分。

    但即便如此,依旧能够让他拥有堪比三果的神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