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修成佛 > 第二百一十章 发愿三境

第二百一十章 发愿三境

作者:偷看书的懒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看着手上薄薄的油纸,慧觉却是忽然笑了起来。

    他仰大笑,笑得开心。

    他的笑声,甚至将周围的路人都吓了一跳。

    他们一个个都是用有些惊慌和不知所措的眼神看向慧觉。

    但慧觉并不在意。

    他只是将油纸心翼翼的折好,然后收进了自己的衣袖里面。

    慧觉曾经很多次想过。

    自己的母亲到底在做什么。

    她是不是健在。

    她是不是过着幸福的生活。

    那个辜负她的男人到底有没有回来找她。

    亦或者,她现在已经像白居易的琵琶行里面所叙的乐师一样,已经被某个官宦富商买下,成为了别人的妾室。

    或许,还有着什么更加悲惨的遭遇。

    现在,这个答案他得到了。

    这样,就足够了。

    斩断了六根,明见了本性。

    如果,离开邙山的慧觉是走上了一个起点的话。

    那么现在的慧觉,就是从那个起点,走到了终点,同时又回到了起点。

    求佛,求佛,佛在何处。

    灵山又在何处。

    明我见性之时,佛又何须再求。

    因为,我便是佛,佛便是我。

    灵山,只在我心中。

    立志三境界,求、修、给。

    发愿三境界,发愿、行愿、无愿。

    如果,立志,便是走入心宗的佛门,心中有了渴望普渡众生的心愿。

    那么发愿,便是在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的时候,给自己树立一个目标。

    然后让自己朝着这个目标去努力。

    而行愿,便是这个努力的过程。

    在这个过程之中,不知不觉的,其实便等于在渡救众生,同时也是在历练自己。

    无愿,并不是没有了大愿。

    而是,在行愿的过程之中,已经没有了迷惑,明悟了自己的本心。

    达到了明了的境界。

    所谓明我见性。

    此时此刻,慧觉便就是已经走到了无愿的境界。

    用简单的话来,他终于,开窍了。

    这是一个终点。

    而这同时,又是一个起点。

    他在明悟无愿境界的同时,也站在了精进的境界上。

    而且,这一刻,慧觉忽然也明白了。

    自己以前,将心宗四大行,对等于四果境界,是错误的。

    四果的境界,只是用来衡量佛法和神通的境界。

    却并不适用于心灵的修为。

    四大行,就是四大行。

    神通是神通,不可并列而论。

    大笑之后,慧觉重新回复平和的目光朝着周围看了看,然后双掌合十,念了一声佛号,

    “阿弥陀佛。”

    “僧失礼了。”

    话语落下,他的身影便从原地凭空消失了。

    “没了?!”

    “真的没了?!”

    “和尚不见了!”

    街上的行人和路边的商户看着消失的慧觉,一个个顿时全部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

    他们的目光忍不住的四处寻觅,却哪里能够找到慧觉的身影。

    慧觉的身影凭空消失,再出现的时候,他已经来到了原县县衙的大门口。

    原县县衙大门敞开。

    两个差役守着大门,大门的右边,放着一口登闻鼓。

    这一面登闻鼓,就是用来给百姓击鼓鸣冤。

    只不过登闻鼓,不是随便可以敲的。

    前周朝,就有规定。

    衙门的登闻鼓,不得擅自敲响。

    但是鼓声一响,不管县令在做任何事情,都必须立刻身着官服,进行升堂。

    只不过,前朝规定,敲击登闻鼓者,不管有理无理,首先杖责三十。

    皇宫之中,同样也有一口登闻鼓。

    登闻鼓一响,子都得立刻上朝。

    但敲击登闻鼓,只有敌军围城,或者太子薨没,这样的情况,才可以敲击。

    若是有大臣死谏,同样也可以敲击登闻鼓。

    但鼓声一响,不管子听不听从你的谏言,敲击登闻鼓的大臣,都只有以死谢罪。

    这也算是前朝比较不仁道的地方。

    相比于前朝,律法严苛的大秦,反而在这方面没有那么严苛。

    大秦百姓,府衙之外,敲击登闻鼓者,若是有冤情诉者,无罪。若是无事狭戏者,杖八十,充没为奴。

    从某种程度上而言,大秦律法,在这一点上面,反而显得有些人性化。

    而在朝廷之中,却是取消了登闻鼓。

    只是在咸阳帝宫之中,上朝的麒麟宫外,有一口麒麟钟。

    这一口麒麟钟也不是凡物。

    传闻这麒麟钟的钟声一响,可以遍传咸阳全城。

    始皇帝有规定,后事皇帝,除非重病,外训、亲征,否则的话,必须日日临朝。

    麒麟钟敲两次。

    第一次敲,乃是在寅时,和早上开城门的时间是一样的。

    麒麟钟敲第一声,便意味着皇帝和上朝的大臣,必须起来,准备上朝了。

    麒麟钟敲第二声,是在卯时。

    这一声钟敲响,早朝就正式开始了。

    同时会有专门的人员负责点卯。

    查看是否有官员缺席、迟到、病假。

    这些都是要记录在案的。

    大秦律法,相比于前周朝的律法,却是严苛了很多。

    这种严格,不仅仅只是体现在针对百姓。

    包括作为上位接阶级的皇帝、大臣们统统都受到了严格的制约。

    慧觉看了看登闻鼓,目光随即又收了回来。

    他虽然有要事求见原县县令,却也没有必要敲击登闻鼓。

    事实上,在慧觉来到原县县衙门口的时候,站在大门口值守的两个差役,也早已经留意到了慧觉的到来。

    “敢问师傅可是有事?”

    门口两个差役之中的一人朝着慧觉抱拳问道。

    “正是。”

    慧觉点点头。

    “僧慧觉,奉州府之命而来,求见原县县令大人。”

    “州府来人?!”

    听到慧觉的话语,两个差役微微一惊,立时相互对视一眼,随后之前开口的那人再次朝着慧觉道,

    “师傅请稍等片刻,在下立刻前进通传!”

    这一次,他话的语气,都明显恭敬了起来。

    这么着,他旋即赶紧转身跑进了县衙之中。

    此人进去之后,剩下的一名差役也是朝着慧觉拱手一礼,然后道,

    “师傅莫怪,来人通传,这是县衙的规矩,我们两兄弟不敢做主,还望师傅不要怪罪。”

    “哪里的话。”

    慧觉微微颔首,这样道。

    在原县县衙的门口,慧觉并没有等太久,很快的,之前进入县衙的差役就回来了。

    和他一起出来的,还有一群人。

    他们匆匆忙忙出来,其中为首的一人,身着县令官服,显然不正是原县县令!713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