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全本小说 ,免费无弹窗小说,无弹窗小说,莫迪小说 > 玄幻小说 > 修成佛 > 第一百七十六章 文人气运(第三更,求订阅!)

第一百七十六章 文人气运(第三更,求订阅!)

作者:偷看书的懒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div id="content">

    求订阅!

    最近订阅暴跌。

    懒猫知道,是因为开卷铺垫太多,以至于一些书友弃坑了。

    但没有铺垫,怎么**?

    这一卷,真正的精彩,才刚刚开始。

    ……

    “青阳道人的事情你知道?!”

    冯益的话语落下,慧觉眼神之中的更加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

    “难道青阳道人的事情在雷州,算得上是秘密吗?”

    冯益面无表情的反问了一句。

    这一句话落下,他仿佛很随意的将手上已经被削成人棍的罗子敬扔在地上,

    “看着徐老鬼和死鬼傅行云的面子上。”

    “本官不为难你们。”

    “你们两个走,离开沐县。”

    面对冯益的话语,傅清筱没有回答。

    她只是冷冷冷的看着冯益,眼神之中,冷的让人有些心寒。

    随后她目光微转,只是看向慧觉。

    那样子,像是等待着慧觉的回答。

    慧觉用悲悯而痛苦的目光看着地上的罗子敬。

    罗子敬挣扎着,他似乎非常的痛苦。

    他用凄惨的眼神看着慧觉,眼睛里面透露出哀求的眼神。

    他不想死!

    他有自己的梦想。

    他家中有渐渐年迈的父母。

    还有那个他一直爱恋的女孩。

    因为自己家境贫寒,身为伴读书童的他,一直不敢告诉她,他喜欢她。

    他只能够在陪伴着他们读书的时候,用目光偷偷的看着她。

    他想要告诉她,自己喜欢她。

    当他中举,获得爵位的时候。

    他真的不想死。

    不想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在这儿。

    “阿弥陀佛。”

    被罗子敬那样充满了哀求的目光看着,最终慧觉死死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他的双手,颤抖着。

    他已经不忍再看!

    “冯县令。”

    “僧想问一下,为什么,为什么要对他这样?”

    “他只是一个穷书生。”

    “至于身为沐县县令、儒门大儒的你,将他断掉四肢?如此折磨?!”

    冯益没有回答。

    他甚至都没有看向慧觉。

    他只是看着傅清筱。

    似乎等待着傅清筱的回答。

    在冯益的眼中,慧觉似乎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存在。

    “是为了文人气运。”

    但在慧觉的身后,白衣鬼影的声音响起。

    他的声音里面充斥着刻骨蚀寒的怨恨!

    “人生下来,是不一样的!”

    “有的人,生愚笨!”

    “有的人,生聪慧,而且生来就拥有一目十行,过目不忘的本领。”

    “而有的人,甚至生下来,就能够读书写字,口吐文章。”

    “传之中,很多圣人,便是生下来,就异于常人。”

    “从很多年前开始,沐县的诸子世家,为了能够让他们的后代子孙生来就能够胜人一筹,拥有更高的资质。”

    “于是他们联手,在沐县,建造了四处墓园。”

    “这四处墓园,便是一座特别的风水大阵。”

    “它们能够勾动整个沐县的风水,汇聚着整个沐县的文人气运。”

    “四处墓园建立之后,他们开始偷偷将沐县寒门的学子统统杀死,葬在墓园之中。”

    “不仅如此,他们还将外界来到沐县游学的,那些同样无权无势的寒门学子杀死,将他们葬入墓园里面,利用四处墓园之中的大阵,榨出他们的文人气运!然后大量的文人气运便会通过大阵灌入沐县的诸子世家!”

    “有这样惊人的气运浇灌,沐县诸子世家出生的人,自然生来就比一般人聪明,比一般人更有灵性。”

    “沐县,为什么这些诸子世家代代都有杰出的人才不断的涌现?!因为他们的脚下,统统都是死不瞑目的冤魂和尸骸啊!”

    白衣鬼影厉声咆哮着。

    他的神情之中充斥着无边的怨恨!

    肖维!

    三十年前,被誉为雷州第一才子!

    他写的长河赋、登五谷楼记名动雷州。

    雷州一些宿老大儒都拍案叫绝。

    他这一生,唯一的错误,就是在雷州城上扬书院遇到了周敏。

    从此一见倾心。

    甚至为了追求他,他来到了周敏的老家沐县!

    并且当他从周敏这儿知道了沐县这些诸子世界背后的秘密的时候。

    为了周敏,他没有独自一人逃走。

    而是选择,死在了这儿!

    “阿弥陀佛。”

    “冯施主,冯县令,这些,都是真的吗?”

    慧觉的话语冰冷。

    冷得仿佛直欲将人的灵魂都冻僵。

    “真的?”

    “假的?”

    “有区别吗?”

    冯益的脸上,依旧面无表情。

    “这些人,能够为沐县作出贡献,他们也是死得其所。”

    然而慧觉用力的摇了摇头。

    他的神情之中,充满了痛苦。

    此时此刻,他只觉得,自己的心中,仿佛有一团火焰在燃烧。

    在一点点的烧烤着他的心灵和魂魄!

    “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你们,难道就没有一点点的良知吗?!”

    面对慧觉痛心疾首的质问,冯益只是面无表情的道,

    “良知?”

    “哼!幼稚!”

    “圣人云: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治于人者食人,治人者食于人!下之通义也!”

    “人族,为何能够执掌万族生杀大权,因为人族将不服的都杀光了!从他们的尸体上,汲取了成长的养分!”

    “而这个社会,不同样,正是如此吗?!”

    “历史上,皇帝一句话,无辜而死的人少吗?始皇帝性情残暴,动辄杀人十族,尽皆酷刑而死。死在他手上的人,只怕比冯某一辈子见过的人都多!”

    “皇族统治下,众生百姓,便是他们养分。”

    “诸子世家、二十爵,便是这个社会的中坚统治者。”

    “那些贫民百姓、寒门,就是被统治者了。”

    “而上位者,自然便应该高高在上。”

    “平民百姓,作为垫脚石,不是非常正常的事情吗?”

    “或者,不正是应该,自觉的献出自己的养分吗?”

    “仁人?”

    “那是对待和自己平等的人才有的东西。”

    “物竞择,强者生存。”

    “这个世界,从来都是残酷的。善良、良知,不过只是上位者和胜利者,对自己的粉饰和标榜罢了。”

    “和尚,你还太嫩了。”

    冯益的话语落下,慧觉已经根本不知道什么才好了。

    他颤抖着,死死的咬着自己的牙齿,最终只是一字一句的道,

    “你们,这样还配学圣人道理?!”

    “圣人道理?”

    “孔圣尚有**人妻、畏惧权势、见风使舵。孟圣言曰,此一时彼一时也。朱圣,为践行其理,饿死亲女。”

    “圣人?”

    “皆是大盗罢了!”

    “既然圣人盗得,我们又何尝盗不得?!”

    冯益仿佛很平静自然的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