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修成佛 > 第六十八章 杀亦是苦

第六十八章 杀亦是苦

作者:偷看书的懒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他们四个,坠入尸水河之中,已经是不得超脱,立个墓碑确实没有什么意义。

    只是慧觉心中难免有些不忍。

    诸般怨业之中,杀孽最重。

    他们四个,并非良善之辈,身上杀业之重,足以骇人。

    由因果来说,他们四人得此果报,也是应该。

    但武穆曾言,武将不惧死,文官不贪财,则天下太平矣!

    身为将士,他们被赋予的使命,便是听从军令,杀敌卫国。

    他们固然杀孽深重,却也保卫了自己的国家,拯救了大秦的百姓。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那么保家卫国,奋不顾身之人,又算得几级?!

    众生皆苦,有身世凄苦之人,有苦于疾病之人,有苦于情恨之人,亦有苦于杀业,不得超脱,甚至不能醒悟之人。

    被杀之人,自是凄苦。

    杀人者,陷于杀孽之中,杀业缠身,亦是凄苦。

    佛渡有缘,哪个不是有缘人?

    只是慧觉不是佛,他只是求佛僧弥,想要救人,却不得罢了。

    正是因此,他故而悲叹。

    这悲叹,是因为这四人,更是因为面前的鬼面骑士首领。

    此人心头,当真毫无善念,恶煞深重了。

    “军爷,可曾听说过纸上谈兵?”

    悲叹之后,慧觉继而却是忽然问出来这么一句。

    他的话语落下,鬼面骑士首领冷笑一声,

    “自然听说过。”

    “周天子无德,天下七分,秦、齐、燕、韩、赵、魏、楚!”

    “我大秦强盛,威压六国,能人战将数之不尽,其中最杰出者,便是武安君白起!”

    “纸上谈兵之说,便是说的武安君白起长平一战,大败赵括小儿!”

    说到此处,鬼面骑士首领冷哼一声,言语之中未免有些嘲讽,

    “长平一战,赵国精锐人数是我大秦四倍,并且各个皆是精于武道的高手,最次的都有一象之力,能力扛千钧!搏狮虎,杀蟒豹!”

    “可笑赵王愚昧,竟然让赵括此獠为将,将帅三军。”

    “这赵括乃赵奢之子,赵奢为智将,战无不胜,可惜他儿子是个草包,只晓得纸上谈兵,不通实际战法,结果被武安君施展谋略,以弱击强,大败于长平!”

    此人说罢,慧觉并未否定,只是双掌合十,点头说道,

    “赵括空有谋略,不通实战,固然是一个缺点,但却绝对不是他惨败的根本原因。”

    “赵王虽然昏庸,却也不至于昏庸到将赵国全部精锐尽数甩给赵括一个黄毛小儿,除了赵括将帅三军之外,麾下亦有诸多老将辅佐。”

    “这些老将,皆是追随赵括父亲,赵奢的百战将才,赵国精锐之中,三成亦是赵家的常胜亲兵!”

    “也正是因此,若是用其他人为帅,这些赵家老将和亲兵如何服气?!只有让身为赵奢之子的赵括为帅,才能够使得赵家老将和众多亲兵俯首帖耳!”

    “这些人,追随赵奢打了不知道多少胜仗,便是武安君白起,亦不敢说自己稳赢赵奢。”

    “照理说,纵然赵括缺乏战场统兵的经验,但是有这些老将辅佐,也不该输得这么惨才是,纵使不能赢,但也应该足以维持一个不败。”

    “但为什么,有这样的百战老将辅佐,军力又胜于武安君白起四倍,赵括还惨败了?!”

    慧觉的话语落下,鬼面骑士首领却是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和尚,你在寺庙里面敲钟念经真是可惜了!”

    “不过,你可知,我大秦律法,妄议国事者,拨弄是非者,散布谣言者,杀无赦!”

    “单单凭你刚刚这些话,你信不信我就可以将你当做蛊惑人心的妖僧捉去,严刑拷问?!”

    面对鬼面骑士首领威胁般的话语,慧觉并没有露出惧色,只是依旧说道,

    “赵括之败,一则,败在他不听谏言,刚愎自用。二则,败在他不知体恤下属!”

    “赵奢在世之时,爱兵如子,他关心手下的士兵,就像关心自己的儿子一样,传闻他甚至替手下小卒**金疮疗伤,正是因此,这些将士,都愿意为他效死力!大战之时,各个奋不顾身,只想报答赵奢的恩情,故而常胜!”

    “而赵括,虽为赵奢之子,却自私吝啬,从不体恤士卒!赵王赏赐,他通通都拿去置办田宅,购买仙丹灵药!都是用在自己身上,所以他败了!”

    慧觉说道这儿,鬼面骑士首领脸色阴冷,阴鸷的眸子里面,已经有杀意在闪烁了,

    “和尚,你这是什么意思?!”

    他冷声说道。

    然而慧觉只是摇了摇头,面色如常,平静说道,

    “没什么意思,只是有感而发,忽然想到这个故事罢了。”

    “哼!”

    鬼面骑士首领重重的冷哼了一声。

    他的目光微转,带着寒意,看向身后众人,一言不发。

    但最终,他却是拔出剑来,一剑刺进通道的石壁之中,挖出来一块石碑!

    石碑长四尺,宽一尺,剑尖只一挑,便轰然落地!

    旋即他又是手上利剑疾舞,剑气啸啸,在石碑上留下一行字迹,

    “赤枭骑军曾贵、周腾、李朝越、章守孝殒命于此!赤枭尉统寇恂立!”

    刻下这一行字迹之后,鬼面骑士统领便收剑回鞘了。

    而慧觉双掌合十,点点头,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念了一声佛号之后,慧觉也不迟疑,只是走到石碑面前,低头看了看这寇恂二字,然后正色念道,

    “南无阿弥多婆夜……娑婆诃!”

    往生咒的经文响起,充斥着悲悯之意。

    禅音落下,慧觉又是朝着石碑双掌合十,点头三拜。

    拜完之后,他才转过身来,看向那一口青铜棺材。

    青铜棺材被尸水冲刷,虽然这一口铜棺本身非凡,并未被尸水腐化,但铜棺上面沾染着尸水,若不想办法将尸水化解,根本没有办法抬着前进了。

    一念及此,慧觉盘腿坐在青铜棺材前面,左手掐了施愿印,右手则是掐了三宝印,然后开口念道,

    “嗡,大咧,度大咧,度咧,梭哈!”

    佛音落下,从慧觉的身上升起柔和的佛光,佛光洒落,落在青铜棺材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