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穿梭诸天 > 第四百七十五章 老祭酒的悲哀

第四百七十五章 老祭酒的悲哀

作者:大日浴东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 标题上ad开始 --><!-- 标题上ad结束 -->

    <h1> 正文 第四百七十五章 老祭酒的悲哀</h1>

    <div class="toplink">      <a style=" color:#00f;" href="index.html">下一章

    <table align=center border='0'><tr>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r></table>

    修罗族沉寂,没有攻入人族。

    罗乾达五位,在暗中谋划,准备搏一搏,一时间,北荒平静。

    楚阳和楚天歌返回皇城。

    如今的皇朝,已经被军事接管,每一座城,无论大小,都成了一处军事要塞,可楚阳却知道,这还真没有多大用处,只是防止宵小之辈趁势乱民罢了。

    这是单体力量逆天的世界。

    一人可灭国,一人可灭族。

    皇宫之内。

    “先前一战,诸多楚皇,尽皆损落,如今只剩下我一个!”

    楚天歌望着至尊龙椅,语气平静。

    可他眸子中却流淌着悲哀之色。

    “死得其所,必然被后人铭记!”

    楚阳心情沉重。

    他也只能这样安慰。

    “后人?”

    楚天歌摇了摇头。

    沧海桑田,人世沧桑,等过个千百年,又有谁记得?

    他们所求的,也不是因为这个名,而是责任。

    “接下来怎么办?”

    楚阳没有在那个问题上纠结,他经历过的事情比楚天歌还要复杂,更明白一点,时间可以洗刷一切,可以淡忘一切。

    最要紧的反而是眼前。

    楚天歌沉默。

    修罗族三万强者,彻底的打消了他的念想。

    什么一线生机?在这样绝对的实力面前,苍白无力,统统无用。

    “尽量试一试,若是……!”楚天歌顿了一顿,“若是败亡来临,你要想尽一切办法,留住性命!待将来,在仙界,给我灭亡龙族、火神族、修罗族和鬼族。”

    “四族欠下的血债太多了,我不死,他们必亡!”

    楚阳给了一个沉重的许诺。

    这一日开始,他直接盘坐在王宫中,抓紧每一分每一秒进行修炼,每过一天,他的修为就提升一步,力量大增。

    至于攻入龙族和火神族,已经没有必要,那样只会更快的让他们打开天维之门。

    时间,他需要的是时间。

    眼看距离一月之期还有五天,他睁开了眼睛,来到了皇宫上方。

    “你也感应到了?”

    楚天歌平静道。

    “感应到了!”

    楚阳也十分平静。

    可他们两个心中,都万分沉重。

    就在刚才,他们同时感应到了,在龙族、火神族和鬼族之地,降临下来了可怕的力量。

    显然,他们等到今天才开启天维之门,让仙界中的族人降临。

    “就是不知道会有多少?”

    楚阳幽幽一叹。

    “至尊墓葬已经成为真正的墓葬,真正的天才,不会降临。它们霸占这里,也只是希望万一罢了。”楚天歌道,“修罗族的罗乾达成为弃子,鬼族阴险狡诈,没有感情,情况应该差不了多少。至于火神族和龙族,恐怕不会,他们的族人前来,应该都是为了进入至尊墓葬!”

    “龙族桀骜!”

    “火神族高傲自大!”

    楚天歌叹道,“他们才是真正的大敌啊!”

    “希望至尊墓葬早点开启!”

    楚阳也没有任何好办法。

    “希望,若是早点开启,都可以进去,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存活几率,也好过被屠杀的命运!”

    楚天歌声音低沉。

    “小歌,还不是到绝望的时候!”

    苍老的声音响起,一道人影已经出现眼前。

    这位老者,脸上沟壑纵横,看起来十分苍老,然而满头银发却一丝不乱,眼睛炯炯有神,反而给人一种老而弥坚的感觉。

    “祭酒大人,您来了!”

    楚天歌连忙行礼。

    “拜见祭酒大人!”

    楚阳恍然,也行了一礼。

    “小九九之后,当数小歌你天资最强,几乎能追得上你的祖父,智慧、魄力、悟性、手段,都不差,差的只是一分气运罢了!”老祭酒说着,看向了楚阳,“让我想不到的是,你之后,大楚皇族,又出现一个逆天一般的天才!楚阳是?崛起之速,让我都意外,战力之强,恐怕不下于小歌了!”

    “您老过奖了!”

    楚阳不自在的笑了笑。

    在对方一双眼睛之下,他感觉自己好似被看穿了一般,他连忙运转功法,神湖震荡,武魂运转,窍穴共振,周天星体笼罩,让那种感觉才消失无踪。

    “厉害,厉害!”老祭酒眼睛一眯,赞叹道,“若是一直成长下去,你的成就,或许不下于小九九,甚至能更进一步!”

    “我怎么能和太祖他老人家相比?”

    楚阳连忙摇头。

    楚天歌却听的意外。

    他见识过楚阳的手段,虽然强大,但也不至于达到自己这种地步,如今听老祭酒所言,他若有所思的看了楚阳一眼,心中暗道:这个小家伙,定然还有着其它的手段。

    老祭酒呵呵一笑,不再多言,而是道:“是不是为天降仙人担忧?”

    “是啊,能不担忧吗?”

    楚天歌苦笑。

    老祭酒探手一抓,将置于皇宫深处的人道万世图摄了过来,这是皇室中还存在的唯一一件强大仙器。

    对于这件仙器,哪怕楚天歌都没有彻底摸清底细。

    “当初小九九离开,一共留下了三种手段!”

    老祭酒缓缓说道,却让楚天歌和楚阳眼睛一亮。

    “第一,是禁源大阵,以历代人皇之执念,以百万年来万民之怨气和信仰,以三件人皇之兵为威胁,以当今皇族之血开启,若是不成功,将会将这一片大地彻底的化作飞灰,什么东华宗?天魔宗?**宗?金光寺?统统不会留下,人族也将会在这这一界彻底的灭绝!”

    “人族啊,本是这片大地的主人,亿万年来,耕作不断,也不停的完善和壮大天道!一旦毁灭,天道必然受到无法想象的重创,哪怕有着至尊墓葬镇压也不行!”

    “这就是置之死地而后生,看似危险,却有着十成的希望成功!”

    “这就是小九九的第一步谋划,禁仙!禁锢仙人之力,禁锢仙器之威!”

    “凡尘之争,相较而言,多了些机会!”

    老祭酒说出的真相,让楚天歌和楚阳都胆寒。

    禁源大阵的威能也太过恐怖,就连四大圣地都难以抵挡住?

    “禁源大阵,太祖他老人家是怎么得到的?还有三件皇道之兵,又怎么会在大楚皇朝时共同出现?只是一座大阵罢了,真能毁灭四大圣地?那可是堪比禁地的存在,也定然有着强大的仙器镇压!”

    楚阳接连发问。

    “等将来,你可以去问小九九去。人的执念啊,才是最可怕的!”

    老祭酒没有解释,反而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他接着说道。

    “第二种手段,就是人道万世图,这也是一件无上仙兵,在这里面,有着历代人皇的传承!”

    “传承的不是功法,不是神通,而是拼劲热血斩杀的异族天人强者!”

    “百万载岁月啊,人族诞生何等多的盖世天才,又有多少次打入了禁地啊,一次次,飞蛾扑火,一次次,杀的苍穹流血,万灵哭泣!”

    “也是那一次次,将斩杀的异族收入了这里面,将他们炼成了战兵傀儡!”

    “这就是百万载岁月,一点点积攒下来的力量,哪怕以前的人皇,在即将灭亡之时,都没有动用,因为他们知道,还不是时候!”

    “到了如今,终于有了一线曙光!”

    “哪怕这道曙光微不足道,也可以放手一搏了!”

    老祭酒眼睛朦胧,似看到了百万载岁月之前,他声音十分缓慢,每说一个字,都好似在缅怀。

    沉重的气息,却压的楚阳和楚天歌喘不过气来。

    “百万载岁月的传承?”

    楚天歌终于颤抖。

    “接着,这一战,是曙光!”

    老祭酒在人道万世图上轻轻一拍,递了过来。

    楚天歌接过,他感觉双手万分沉重,似接着百万载岁月以来,人族无数英灵的寄托。

    肩膀,骤然沉了沉。

    “我,拼尽一腔血!”

    楚天歌低沉说道。

    白云惨淡,风声呜咽。

    “您老,究竟是谁?”

    楚阳再次询问。

    百万载岁月的传承,他怎么会知道?

    人道万世图的隐秘,就连楚天歌都没有弄明白,要知道,楚天歌现在的修为,几乎达到了天人绝顶,何等可怕。

    这副图,也是太祖所传下。

    他忽然发现,这位老祭酒太过神秘,还有楚九九的一系列布置,手段太过逆天了,难以说通。

    一个禁源大阵,凡尘俗世根本难以得到。

    迷雾重重。

    “我呀,只是一个无用之人罢了!”

    老祭酒叹息,充满了无奈。

    楚阳沉默片刻,又问:“即使将禁地灭了,将那些降落下来的‘仙人’灭了,可仙界的那些大能就会不知道?就不能再次打开天维之门吗?”

    “仙凡两隔,岂是想打开就打开的?再说,这里有至尊墓葬的力量影响,他们根本窥视不到这里的情况!灭了这一次,至少给我们十万年的时间积累!”

    老祭酒答道。

    “归根结底,这一切都来自上界力量的博弈,百万载都没有逆转这种情况,再一个十万年,又有什么用?”

    楚阳冷哼道,“仙界人族的那些所谓的大能,就这么没用吗?连打开天维之门都做不到?”

    老祭酒沉默。

    楚天歌眉头凝成了一个疙瘩。

    “十万年之后,岂不是再次被奴役?”

    楚阳悲哀说道。

    楚天歌一颤,面无血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