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穿梭诸天 > 第四百三十七章 阎罗大帝之包黑子

第四百三十七章 阎罗大帝之包黑子

作者:大日浴东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 标题上ad开始 --><!-- 标题上ad结束 -->

    <h1> 正文 第四百三十七章 阎罗大帝之包黑子</h1>

    <div class="toplink">      <a style=" color:#00f;" href="index.html">下一章

    <table align=center border='0'><tr>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r></table>

    穿山甲化作一位中年男子,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特别他身上蕴藏的可怕气息,惊天动地,掀翻乾坤,哪怕黑山老妖都脸色惨变。

    “怎么、怎么会是你?”蛇精惊恐的颤抖,“你不是死了吗?”

    “死?不杀了你们两个叛徒,我怎么会死?”

    白衣男子阴冷笑道。

    他的杀机,毫不掩饰。

    “那你、你为何变做小妖穿山甲?为什么不杀了我们?为什么保护一个老农?”蛇精哆嗦的说着,她脸色再次一变,她看向了老农,不自觉的一颤,“莫非、莫非他是?”

    “嘿嘿!”白衣男子冷冷一笑,看向了半空中的寸许小人儿,眼睛朦胧,似乎回到了以前,“还记得万年前的那次大劫吗?那一次太过惨烈,虽远远达不到第一次大劫的程度,可最终,也将天界和魔界彻底的卷入了进去,小仙不如狗,上仙不自主,就连仙君都损落了几尊!”

    “我们本站在天界一方,大战之中,纷纷重创,你们两个本该护卫我们退出战场,修养疗伤,哪知?你们竟然对我们偷袭?”

    白衣男子露出森然之色。

    “我和陆压,相交莫逆,共同修炼,共同成长,共同历险,友谊万万年!”想到从前,白衣男子的神色略微缓和,“我们曾经都在女娲娘娘坐下听道,最终,都成长到了仙君之境。那时,你蛇姬,也不过是一个小妖罢了。”

    白衣男子手指蛇精,神色再次狰狞,“你与女娲娘娘有着相同的外形,被我们格外照顾,当成小妹妹一样!”

    “嘿嘿,你也说了,因为我只是和女娲娘娘,不,应该是女娲妖帝有着相同的外形,你们才对我另眼相看!”

    蛇精忘记了惊恐,露出愤恨之色,“要不是我的外形,你们怎么会多看我一眼?”

    “我们对你的好,难道是虚假的?”

    白衣男子愤怒。

    “难道不是假的?”蛇精怒吼,“白泽,你和陆压看似将我当做小妹,可向来颐指气使,高高在上,真的拿正眼看过我?嘿!”

    “特别是妖帝消失之后,你们彻底的成了妖帝宫的主人,而我、还有我们,都成了你们的奴隶。”

    “再说,我们本身为妖,该入魔界,可你们呢?却偏偏向着天界一方,站在他们那边!”

    “天界之中都是什么东西?高高在上的仙人,唯我独尊的佛陀!”

    “在天界,我们妖类,从来都只能为坐骑,认打认罚,没有一点尊严!即使能当上一个小仙官,也从来不被正眼瞧上一眼!”

    “还有佛陀,天天降妖除魔的口号挂在嘴上,时时都担心,他们会不会从背后给你来一下,然后悄悄的抓走,炖了吃下!”

    “魔就不一样了,我们本就是妖魔,是那里的主人,纵横天地,无法无天,自由自在。”

    “我们本该是魔,而你们,却偏偏让我们去天庭当奴隶?你们就是贱!”

    蛇姬愤怒的眼睛都红了“好在上天给了我们一次机会,你和陆压纷纷重创,就趁机,将你们杀了!”

    “陆压的斩仙葫芦崩溃,他的肉身瓦解,就连元神都被打散,他不应该还活着?”

    她看了一眼呆呆的老农夫,似乎给自己鼓励,“而你,我们也看着被打碎了身躯,又怎么会活着?”

    唉……!

    许久,白泽幽幽一叹,“你们只记过,不记恩,只看到眼前,看不到长远。你虽有着和女娲娘娘有着一样的外形,可改变不了你蛇类的本性,心思阴冷歹毒!”

    “当年陆压元神两分,其中一部分,就融入了崩溃的斩仙飞刀的本源中,和碎裂的本体,化作葫芦山,带着生前的执念,将你们两个镇压!另外一部分,机缘一线,转世而去!”

    “至于我,不过是假死罢了,但也受到了重创!”

    “万年以来,我一直在暗中疗伤,但也感应到,陆压并没有真正的死亡,就寻找到了这里!”

    “却发现,陆压的残魂已经处于即将熄灭的状态,唯有涅槃重生,才能壮大!”

    “同时,我也发现了陆压另一部分残魂的转世之身,就是这个白发老农,也许是被自己的另外一部分吸引,就赶到了十万大山!”

    “他虽天生神力,身体灵巧,感应敏锐,不惧寻常野兽,可又怎能逃脱妖兽之口?我就暗中照拂。”

    “葫芦山毕竟与他同源,我就让他前去,得到了核心中的葫芦籽,让他摘下,以天地轮回造化,重新孕育,壮大融入进去的本源!”

    “没想到,却结出了七个葫芦娃。”

    “元神再分,如何融合?何况他们都有了自主性!”

    “我又发现,只有他们全心全意的融合一起,才能化为归一,在葫芦山的本体,也就是化作的莲台催化下,恢复本来面目!”

    白泽缓缓说着,神色十分平静。

    “所以你就一直隐藏,以情动人,让他们甘愿牺牲?”

    蛇精冷笑。

    “斩仙飞刀,已经不能恢复,但能够让我的老友,涅槃新生,这就够了!”

    白泽目光一凝。

    啪啪啪……!

    鼓掌的声音,从虚空传来。

    “好一个白泽,不愧是上古智者!”

    魔君踏破虚空,出现在众人身前。

    “他们并没有传递出消息,你怎么会来到了这里?”

    白泽瞳孔一缩,他探手一抓,却发现悬浮半空,散发出璀璨白光的寸许小人人周围,已经布满了毁灭之力。

    “我劝你不要乱动,否则,我直接摧毁这个‘小人’,让陆压彻底的死去!”

    魔君淡淡笑道。

    “你敢!”

    白泽暴怒,头顶上冲出了撕裂苍茫的气势。

    “我又有什么不敢的?”魔君依然笑道,“这里毕竟是十万大山,我的地盘,想找到你并不难。当然,也废了很多功夫,本来想将你斩杀,以绝后患,可我却发现了你在寻找着什么,就一直关注着,没想到等到了这样一场好戏!”

    “怪不得,我一直感觉到有危险萦绕周围!”

    白泽恍然。

    “怪不得,你一直都以一个穿山甲的面目示人,原来是感应到了!”

    魔君也明白过来。

    “你待如何?”

    白泽已经冷静,询问对方。

    “你们两个毕竟是上古强者!”魔君诚意十足道,“我的要求很简单,就是投靠我魔界,从此和仙佛势不两立,如何?”

    白泽沉默。

    “你没得选择!”魔君傲然道,“你还没有彻底恢复,以你现在的战力,根本不是我对手!再说,还有陆压!”

    白泽幽幽一叹,抬头望天。

    “你一直没有进入天庭寻求帮助,肯定是不信任他们?可对?”魔君又道,“你是妖,陆压也是妖,我们才是一家!我们联手,横推北宋,将道门彻底的赶走,然后在灭掉人间的佛宗,在这片大地,唯我独尊。若是再借助信仰之力,更进一步,那时,掌天界,灭佛宗,我们魔界,将称霸环宇!”

    “我确实不相信他们,不然也不会孤身一人等到现在!”白泽却冷笑一声,“称霸寰宇?你可知道,这个天下,有多少帝级人物吗?”

    魔君点头,“西方极乐,万佛之主,号称当今天下第一人的如来佛主,他是一尊,无可争议!”

    “天庭之主,名义上的三界主人,掌控众生生死的天帝,也是一尊!”

    “还有我魔界之主,六道魔尊,也是一位!”

    “纵观天下,也就他们三位了!不过我们魔界,魔君到有不少,包括我在内的几位,随时都能更进一步,证道帝级!”

    魔君说道。

    “真的只有这些吗?”

    白泽冷笑。

    魔君沉默。

    “在魔界,至少还隐藏着一位魔尊,否则,你魔界焉能安稳到现在?又能入侵人间,占据十万大山?”

    白泽直接点明。

    “你说的对,在我魔界,确实还有一位魔尊!只是他太过低调,不显于世间罢了!”

    魔君承认。

    “可你忘了,还有地府呢?”白泽再次说道,“上一代的阎罗帝君不知生死,与三清道尊等人,消失不见!可现在,地府中早已出现了一位阎罗!”

    “你说包黑子?嘿,他不过是千年前大宋皇朝的一个官吏罢了,虽魂入地府,机缘巧合,强大起来,可不过千载时间,又能达到什么程度?仙君都不一定达到!”

    “若是仙君都达不到,你为何从来不敢进入地府?”

    “我……!”

    魔君哑口无言,他曾经不止一次的想闯入地府,可每一次,他都心惊肉跳,只要进入,就会有种立马死亡的感觉。

    这一点,他始终不解。

    “包黑子能称为阎罗大帝,显然,他达到了帝级!”白泽说道,“可你还忘了一位!”

    “还有?”

    魔君脸皮子抽搐。

    “佛宗有一位,名为地藏菩萨,他强行进入地府,在十八层地狱之下,开辟出了地狱十九层,立下大誓:地狱不空,誓不成佛!若不成帝?早被包黑子一巴掌拍死了!”

    白泽又道出了一位。

    “他若为帝,怎还会立下誓言?”

    “帝级,你以为就是顶端?”

    白泽幽幽说道

    魔君瞳孔一缩:“三清道尊,佛宗二圣,妖帝,曾经的魔尊,阎罗大帝,他们……!”

    “谁又知道呢?只要有万一,我猜,他们都会试一试?哪怕毁灭三界!”

    白泽叹道。

    “是啊!”

    魔君赞同。

    “我猜测,或许,世间还有一位大帝?”

    白泽语不惊人死不休。

    “还有?”

    魔君咧嘴!

    “道门虽然衰落,可依然生机勃勃!若是道门没有大帝坐镇,以天帝唯我独尊的个性,不是将道门收服,就是彻底的打入深渊!”

    “合情合理!”魔君深思片刻,不得不说,对方的推测有九成可能,他眼睛一眯,笑道:“不愧是上古的智者,能推算天下!”

    “真能推算天下,我又岂能落到这个地步?这个世界,毕竟是强者的天下!”

    白泽苦笑。

    “不成帝,终为棋子,所以……!”魔君目光灼灼道,“所以,我邀请先生,与我共事,你我联手,将来未尝没有证道成帝的可能!你若信不过我,我们可以立下大誓,共同进退,如何?”

    “他们呢?”

    白泽十分犹豫,却指向了黑山老妖三位。他们听到这样的世间隐秘,早已呆掉了。

    “他们知道的太多了!”

    魔君露出一抹阴森的笑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