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穿梭诸天 > 第四百三十一章 水漫金山(四千)

第四百三十一章 水漫金山(四千)

作者:大日浴东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 标题上ad开始 --><!-- 标题上ad结束 -->

    <h1> 正文 第四百三十一章 水漫金山(四千)</h1>

    <div class="toplink">      <a style=" color:#00f;" href="index.html">下一章

    <table align=center border='0'><tr>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r></table>

    历史的惯性超乎想象,宿命的安排逃不脱原本的轨迹。

    许仙成亲了,瞒着姐姐和姐夫入赘了白府,夫妻相敬如宾,琴瑟和谐,初尝美妙滋味的许仙乐不思蜀,就连楚府都很少去了。

    “夫人,我学医有成,想开一间药铺,救死扶伤,你感觉怎么样?”

    这一日,许仙询问白素贞。

    “官人,何必劳心劳力,你我朝观大日之美,中游西湖之妙,晚赏夕阳之景,夜深人静,细语叮咛,白头到老,岂不更好?”

    白素贞清丽出尘,美若天仙,出水芙蓉,螓首蛾眉,貌美如花,俊美异常,双目之间自有一份俏、美、柔,越发越出落成绝代美人,比那名花倾国又倾城。

    面莹如玉,双瞳剪水,笑意盈盈,不单艳丽多姿,还自有一番说不尽的娇媚可爱,时而又显出一派温柔美丽。

    “我堂堂男子汉,岂能让夫人养着?”许仙摇头,“再说,悬壶济世,向来是我的志向。”

    “官人,那我就帮你!”白素贞没有再劝说,“正好,我也懂点岐黄之术,可以帮助官人!”

    “那就太好了!”

    许仙欢喜,可随之又苦恼异常。

    “官人,怎么了?”

    “我、我……!”

    “官人,咱们是夫妻,有什么不能说的?”

    “开药铺,需要本金,我现在……!”

    许仙手中根本没什么钱,十分不好意思,又道,“我去求求姐姐,先让她帮衬点!”

    “我还当什么事儿呢?交给我了!”

    白素贞却笑了。

    当夜,小青去钱塘县衙的银库,盗取银子。

    这一幕,没有逃脱楚阳和燕赤霞的有心观察。

    “她竟然破锁开门偷盗?”

    燕赤霞咧嘴。

    “以她的神通,本可神不知鬼不觉的盗走,却留下这样的破绽,也不知是不是有意为之?还是无心之失?”

    楚阳也笑了。

    “这一家人很有意思!”

    燕赤霞摇头不已。

    这算是他们修炼之余的乐趣。

    不几日,药铺开张,以许仙的医术,自然生意兴隆人,然而好景不长,盗取银库之事东窗事发,许仙被捕。

    小青施展手段,许仙被轻判,依然如原著中被发配到了姑苏,白素贞姐妹一路跟随,也算情深意切。

    这一日,李公甫首次寻到了楚府。

    “真人?”

    闲谈已必,李公甫不好意思张口。

    楚阳却笑了,“可是为了许仙之事?”

    “唉!汉文是个好孩子,自幼连鸡都不敢杀,又怎会去偷盗库银,我无论如何都不相信!”李公甫苦笑,“然而事实俱在,也无奈何,被发配到姑苏也算很轻的责罚了,也不太远。只是他姐不放心,让我来寻真人,看看有没有办法,让汉文提前回来?”

    “我方法很多,轻易就能做到!”

    楚阳道。

    “当真?”李公甫一惊,就露出了喜色,“那能不能、能不能?”

    “我先将许仙的情况说清楚,你再决定让我帮不帮他!”楚阳神色凝重道,“许仙一生,命运波折,大起大落,也就是接下来的二十年,他会经历很多不同寻常的事情,然而二十年后,他会一飞冲天,达到常人无法企及的高度!”

    “我若干涉,他的命运必然会发生变化,未来好坏,就难以说清了!”

    “其中种种,因故纠缠,难以言明!”

    楚阳最后说道。

    “真人能推算命运?”

    李公甫这一次真的惊了。

    楚阳笑了笑,顾左而言他,“我若全力出手,十天之内,可以让你拥有无法想象的力量,御空飞行,朝夕之间,游遍三山五岳。”

    李公甫浑身巨颤,眼神不停的变化,咽了口唾沫,苦笑道:“我、我相信真人!”

    “选择,最是困难!把握当下,享受生活,才是最应该有的态度!”楚阳道,“我在给你透露一点,我若不干涉,一年之后,许仙会有个儿子!”

    “许仙有儿子?”

    李公甫长大了嘴巴。

    “你到时候也会有后,不过是个女儿!”

    楚阳笑道。

    “真的?”

    李公甫猛地站了起来,激动万分。

    他一直想要个孩子,可惜,一直没能如愿,如今听到,难免激动。

    楚阳点头。

    李公甫离开了,带着激动,还有忐忑。

    对于许仙之事,他没有再提及。

    “楚兄,你真的能推算命运?”

    燕赤霞有些不相信。

    “只有一年时间,你等等看不就行了?”

    楚阳神秘笑道。

    是夜,他盘坐荷塘中,思索自身。

    体内的伤势太重,一时间难以愈合,需要长时间来恢复!丹田龟裂,神湖破碎,几乎毁于一旦,想要恢复过来,不亚于重新塑造,十分困难。

    来到这方世界,时间多的是,倒也不着急。

    “只是,我从这方世界返回天武大陆,那里只会过去一个时辰,哪怕恢复如初,又有鲲鹏巢穴在手,以我目前的境界,也挡不住那种毁天灭地的恐怖力量!”

    “四件恐怖的仙兵,都来自于谁?”

    “一个时辰,他们定然不会轻易的离去!”

    “等我返回,要想逃脱,至少也要再提升一个境界,才有几分可能!”

    “以我的底蕴,只要达到法相之境,返回之际,直接催动鲲鹏巢穴,倒有几分可能逃脱,只是还不保险!”

    “若是达到归真之境,我就不惧了!然而境界难以提升,也不知在这方世界能不能达到?又会耗费多少时间?”

    “这里有天界,有仙帝,有佛主,有魔界,背景不简单!以我修炼所消耗的资源,恐怕最终会对上他们!”

    “还有,这方世界之人,能不能打破命运,飞升而去?”

    “我有种感觉,在这里,至少也要呆个几百年!”

    楚阳按下念头。

    对未来,他已经有了规划。

    这一夜,各地有不少乞儿,在瑟瑟风中,忽然梦到了一个朦胧的仙人,对他们传下了修炼之法,还有种种理念。

    一夕之间,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

    “种子已经种下,就看你们的机缘了!”

    黎明之分,楚阳睁开了眼睛,露出莫名之色。

    楚府一如往昔的平静。

    燕赤霞改修功法,非一日之功。

    楚阳进行疗伤,同时参悟枯木心经,他已经桎梏不前很长时间了。这一功法,目前的威能,对他已经用处不大。

    再不突破,说不定未来就会被舍弃。

    转眼,端午节来临。

    楚阳和燕赤霞来到了姑苏之地,在一个酒楼中,相互对饮。

    “楚兄,所来为何?莫非那个许仙,又有事情发生?”

    燕赤霞不明所以。

    “待会有一场好戏!”

    楚阳没有解释。

    临近中午,许仙心事重重的回到了家中。

    今日在街上,他碰到了一个叫做王道灵的道人,也不知是不是因为楚阳的关系,对这位道人,他有几分信任。

    道人却言,他家的娘子,乃是蛇妖。

    许仙无论如何也不相信,道人又言,只要端午节正午,饮下雄黄酒,就会现出原形。

    他就取了一瓶返回家中。

    今日,小青为了避暑,早已离开,家中只剩下他们两个。

    酒宴摆下,许仙倒上了雄黄酒。

    白素贞几次三番的拒绝,却依然被许仙以各种借口让她饮下,白素贞不忍拒绝,最终喝下了一杯。

    “这个许仙,也太过绝情!”

    以玄法观看到这一幕,燕赤霞冷冷笑道。

    “怎么说?”

    楚阳晃着手中的茶杯,问道。

    “我虽没有太多关注,但也明了,前前后后,都是白素贞在维护这个许仙,从无忤逆,贤惠顺从,也帮忙打理生意,看天下,有几个娘子能及?”燕赤霞道,“其一,许仙拿回雄黄酒,就是对自家娘子的不信任;其二,若是白素贞真是蛇妖,他就真的下得去手?想不到往日的情分?其三,酒桌上,几次三番的劝自家娘子饮下雄黄酒,他就没有一点迟疑?既然怀疑,直接问就是了,何必多此一举?其四,他已经知道白素贞怀孕在身,嘿嘿,还逼迫如此,这是连孩子都不要了吗?”

    “许仙毕竟是一介凡人,优柔寡断,忐忑不安,始闻自家娘子的情况,又回忆以前的不合理之处,怀疑之下,心中犹豫,这样做也合情合理!”

    楚阳道。

    “情不坚,意不真!”

    燕赤霞看的透彻,“这个许仙,看似良善,却也不过是个懦弱之辈罢了!”

    “不止一个许仙,天下芸芸众生,十之**,都会如他一般!只是,你怎么同情一个妖怪了?”

    “我……!”燕赤霞哑然,过了片刻道,“说真的,这个蛇妖,真的很难得,对她,我下不了手!”

    “你且看下去!”

    楚阳没有评论。

    不出所料,许仙被突然现出原形的白素贞吓死了过去。

    白素贞惊慌之下,进天庭向王母娘娘求取仙丹,不允之下,直接抢夺,被王母娘娘拿下,却被观音大士救下。

    后来去昆仑山向南极仙翁求取仙草,得到之后,又入地府,抢夺许仙魂魄,这才将许仙还魂。

    酒楼中。

    楚阳身前有一面炫光镜,将白素贞经历的种种情况,尽数出现在里面,但看到许仙苏醒时,问道:“有何想法”

    “楚兄之手段,令燕某望尘莫及!”燕赤霞叹服,“连天庭的情况都能够窥视,了不起!”

    “小手段罢了!”这是楚阳早以心念之力依附在白素贞身上窥视到的情况,他对天庭好奇无比,自然不会错过这次机会。他又道,“只有这些想法?”

    燕赤霞皱眉:“我不明白,王母娘娘为何不直接杀了她?那可是犯上作乱,向她手中抢东西,罪无可赦!南极仙翁何等身份?为何会和颜悦色的赠她仙草?要知道,白素贞已经和他的白鹤童子大战一场了;还有,她竟敢入地府,还将许仙的魂魄抢了出来,更不合常理?那可是地府啊,她一个蛇妖,堂而皇之的进去,又大摇大摆的出来!”

    “只有一种可能!”

    楚阳目光闪亮。

    “白素贞背景惊人,让王母娘娘给面子,观音保驾,南极仙翁都要和颜悦色,地府也给了顺水人情!”

    燕赤霞说着,面皮不停的抽动,“什么人才有这么大的面子?至于吗?”

    “是啊,至于吗!”

    楚阳叹道。

    只是一场人妖之恋罢了,至于吗?

    细细想来,一场禁忌之恋,让佛门,天庭,地府都参与了进来,甚至后来,许仙的儿子许士林还是文曲星转世,其中之隐情,细思极恐。

    “许仙又是什么身份?他就真的只是一个凡人?如今,我有些不相信了!”

    燕赤霞想到了另外一层。

    “不去理他,咱们看一场好戏就成!”

    楚阳神色淡定。

    “看到了现在,我感觉这里面有一场大阴谋,哪还有心情看戏?”

    燕赤霞直摇头。

    许仙恢复之后,专研医术,名声也彻底的传了出去,却得罪了同行的三皇祖师会的成员,其中阴谋,被白素贞和小青一一化解。

    为了给许仙镇场子,小青盗取了梁王府的四件至宝供出展览,梁王有所查觉,白素贞却以宝物为蛮邦贡品要挟梁王爷,王爷自知理亏,遂令知县轻判许仙至镇江。

    镇江,却有金山寺。

    金山寺的主持是法海禅师,曾经作为捕蛇人抓捕过白娘子,六百年前,法海的金丹被白娘子给偷走吞了。

    其中恩怨纠缠,跨越近两千年。

    法海发现白娘子的身份后,自然不会善罢甘休,论公,他要降妖;论私,他要报复!

    他就将许仙强留于金山寺,白素贞为救夫婿,联合小青前往金山寺要人,法海咄咄逼人,素贞忍无可忍,发动水族,要水漫金山。

    “她这是要水漫金山?”

    远处的高空,燕赤霞望着前下方,波涛滚滚,潮水汹涌,眉头凝成了一个川字,杀心,已经涌动,“枉我还以为她是一个良善之妖,如今为了一个许仙,竟然要水漫金山,淹死镇江百姓?嘿,妖就是妖,骨子里的本性,就是凶残!”

    楚阳没有辩驳。

    无论何种缘由,白素贞水漫金山,淹死两岸百姓,镇江浮尸,都不可能原谅。

    她的善,只对许仙。

    她的好,也是为了辅助许仙。

    除此之外,她是蛇妖!

    这一点无论如何都改变不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