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全本小说 ,免费无弹窗小说,无弹窗小说,莫迪小说 > 玄幻小说 > 穿梭诸天 > 第三百一十四章 一指弹碎水寒剑

第三百一十四章 一指弹碎水寒剑

作者:大日浴东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 标题上ad开始 --><!-- 标题上ad结束 -->

    <h1> 正文 第三百一十四章 一指弹碎水寒剑</h1>

    <div class="toplink">      <a style=" color:#00f;" href="index.html">下一章

    <table align=center border='0'><tr>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r></table>

    谁能想到,机关城内,考验巨子的禁地之下,有这么一个巨大的洞窟?

    在这里,有着一排排,一捆捆兵器。

    刀枪剑戟,应有尽有,铠甲战车,不在少数。

    最里面的已经生锈腐蚀,外面的一部分光明鲜亮。

    “墨家啊,这就是你们的隐秘吗?”

    楚阳站着没动,可这里的一切,尽皆出现心海之中。

    在这里,还有一个个房间,有的堆放着食物,有的储存着药草,还有的是金银之物。

    最多的还是兵器,新旧不一,十分有层次,不下于十余万件,显然是先后放入这里的。

    “怪不得机关城被攻破之后,燕丹启动自毁,让这个奇迹之城,旦夕之间崩溃瓦解。否则,若是被秦始皇现这里的藏兵,定会惹来滔天暴怒,就不会像以前一样,以江湖人物制衡了,而是派遣大军,以雷霆之势而镇压,彻底的将他们打入万劫不复之地。”

    楚阳心中想道。

    至于这里的秘密被埋葬,也很好解释,或许燕丹没有交代下来,也或许有一部分人知道,然而这里是群山之间,水池之下,机关城又自毁,彻底的成了一处禁地。

    寻常人难以到达,更别说挖掘藏兵了。

    看了一眼,也就不再理会,楚阳重返城内了藏书之地。

    墨家藏书,非常丰富,一卷卷书简,卷好堆放在一个个木格内,分门别类,墨香残留,洗去了心头的烦躁,沉下心来。

    这个时候的书籍,都是竹片而成卷,沉重笨拙,实际上一卷书记录的内容并不多。

    传说,始皇一次看书,就要好几车书简。

    一卷书,字数虽不多,可语言精练到了极致。

    楚阳露出了喜色,大手一挥,一点法力喷出,陡然扩散,化作一道禁制,将这里暂时封印住,省的墨家子弟闯进来打扰他的兴致。

    盘坐房间正中,心念一动,便有一册册书籍凌空展开,心灵倒影之下,将这些内容尽数吸收。

    他心念强大,一目千行,又几乎能瞬间吸收。

    与此同时,楚阳以元神之力,催动大光明经,净化己身。在心灵之海中,整整具限化了五个化身,朗诵诸多典籍,吸取智慧,以字里行间的文墨之香,洗涤自身,洗去污浊之气。

    他完全沉浸在了自我的世界中,对于外面变化,丝毫不理会。

    理解前人的智慧,化成自身的沉淀,以万千先贤的哲理,点燃自我的理念。

    班大师带着天明等人已经返回。

    机关城外,卫庄带着公输家的长老已经追来。

    形势危急,机关城内,气息压抑。

    “班大师,今天我去藏书阁查阅一些资料,却怎么也打不开门。”

    一位墨家弟子找到班大师,询问道,“莫非是大师设了什么新的机关?”

    “没有啊!”班大师抓抓白头,“藏书阁不是没有锁住吗?怎么会进不去?”

    “弟子也不知道,用了很多方法,就是打不开!”

    “走,带我去看看!”

    他们来到藏书阁门前,班大师现大门根本没有锁,他推了推,却没有任何动静,又试了试,依然没有结果,不禁奇怪道:“莫非从里面锁住了?”

    “也试过窗户了,根本打不开!”

    那位弟子苦着脸道。

    不一会功夫,又有许多人前来。

    有墨家铸剑大师徐夫子,雪女,端木蓉等等。

    “我来试试!”

    端木蓉走上前来,仔细查看,通过门缝,也没有任何现,她却有种奇异的感觉。手掌一翻,从腰间拔出一柄匕,插向了门缝,准备试探一翻,却无法前进丝毫。

    “怎么回事?”

    她为之一愣。

    她不信邪的又试验了几次,根本无法插进去。

    “奇了怪了,莫非有鬼怪作祟不成?”

    一个身材魁梧之极的男子走了过来,正是墨家弟子大铁锤,他朝着两扇门一推,同样没有任何动静。

    “给我开!”

    大铁锤不信邪的爆喝一声,双臂就粗了一圈,青筋暴涨,力量如洪,就是一座山峰似乎都能退到,却无法撼动两扇门。

    这下子,众人都现了不对劲。

    “我就不信了,还打不开你!”

    大铁锤脸上挂不住了,脾气一上来,取下后背上的雷神锤,就轰了过去。

    “给我住手!”

    “大铁锤,你胆敢!”

    第一个声音是班大师,第二个声音是端木蓉。

    可惜已经晚了。

    轰……!

    雷神锤落下,爆响一声,大铁锤硬是被震飞出去,将后面的高渐离都撞了个滚地葫芦。

    “怎么可能?”

    大铁锤爬起来,看看他的雷神锤,又看看纹丝不动的木门,感觉脑筋不够用了。

    “我来试试?”

    高渐离冷哼一声,站起身,抽出了他的水寒剑,空气中的温度立即降低,剑身上也冒出了寒冰。

    剑光一闪,落向了木门。

    叮叮叮!

    响声不绝,可他这柄神剑,却没有在木门上留下任何痕迹。

    这一次,众人都傻眼了。

    “或许,这是封印之法!”

    一直站在后面的盖聂忽然开口。

    “什么封印之法会如此玄奥,让我等几个都没有现端倪?”

    高渐离质疑。

    “除此之外,还有其它可能吗?”

    盖聂反问。

    高渐离沉默。

    吱呀!

    却在这时,房门打开,让众人为之一愣,随之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房门。

    “这是迎接我呢,还是迎接我呢,迎接我呢?”

    楚阳露出了怪异之色。

    就在刚才,他将所有的书籍尽数浏览了一遍,记在了心中,又初步整合,化为自己的智慧,在待下去也没有意义了,这才解了封印,走了出来。

    “你是谁?”

    高渐离厉声质问,他手中的水寒剑指向了楚阳的咽喉。

    “这样对待客人,太过不礼貌了!”

    楚阳手指一弹,就见绝世神兵水寒剑整个龟裂,继而碎成了上百片,跌落在地上。

    刚要喧嚣的场面,霎时间为之一静。

    这一刻,就连盖聂也呆住了。

    那可是水寒剑,天下十大名剑之一。

    却被一指弹碎。

    高渐离原本为燕国琴师,气质忧郁高雅,容颜俊美。原在燕国酒肆、妃雪阁等多地弹琴,较有名气。后成为墨家统领,被墨家众人称作“小高“,武功在六国灭亡后仅存的墨家成员中仅次于墨家巨子燕丹,地位上也和班大师一样仅次于巨子。

    高渐离与旷修、荆轲二人互为知己,尤其敬重大哥荆轲,易水河畔与荆轲相和的一“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流传千古。

    高渐离和雪女生死相随,感情深厚,其击筑曲目“阳春“与雪女的箫声“白雪“合称“阳春白雪“,在燕国乃至天下皆堪称一绝。

    他多才多艺,性格清冷,也是强者中的强者。

    就是这样一位人物,他的水寒剑被一指弹碎,让人难以接受。

    水寒剑可是克制盖聂的渊虹剑!

    “大叔,你真的是鬼吗?”

    天明忽然哆嗦道。

    “你说呢?”

    楚阳一呲牙,将天不怕地不怕的天明硬是吓退到了盖聂身后,他还清楚的记得楚阳第一次出现的形象,整个脸都龟裂成了千万块。

    后来突兀的消失,又出现这个地方,太过神秘莫测了。

    “你用的什么妖法,竟然将水寒剑弄碎?”

    大铁锤性格莽撞,这时才从呆滞中反应过来,质问一句,他的大铁锤就抡了起来,朝着楚阳就是一锤。

    “住手!”

    盖聂和端木蓉同时阻止。

    他们两个可是见识过楚阳的强大。

    “让锤带你去飞!”

    楚阳手指一弹,铁锤飞起,带着大铁锤拍向了高空,落向了远处。

    这一刻,他们对楚阳的实力算是有了个直观的认识,纷纷后退,看向楚阳的目光,宛若在看一个妖怪一样。

    砰……!

    过了片刻,大铁锤才落下,将大地都砸的颤了三颤,疼的好半天都没有站起来。

    “我对墨家藏书很感兴趣,就过来看了看,希望你们不要介意。当然,作为报酬,我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交代!”楚阳说道,“狙杀流沙中,卫庄有个手下叫做黑玉麒麟,你们可知?”

    “月黑风冷,索命无形,千变莫名,墨玉麒麟!莫非就是江湖传言的黑麒麟?”

    盖聂插言道。

    “正是此人!”楚阳点头,“此人无形无相,却可幻化众生。精通易容术,模仿人的声音、招数都极像,几乎无人能察觉。曾被誉为天下第一杀手,现在已经潜入了机关城,准备对中央水池下毒!”

    “什么?竟然潜入了城内?”

    班大师吃惊。

    众人无不慌张。

    “你又怎么知道?”

    徐大师比较冷静,质问道。

    他是铸剑名师,在墨家的地位非常高。

    “我还知道很多事情,比如燕丹,并没有被卫庄杀死,而是借机假死,成了墨家巨子,可对?”

    楚阳笑眯眯道。

    “你、你就是黑麒麟?”

    班大师手指楚阳,不禁哆嗦。

    燕丹巨子的底细,只有寥寥几人知道,甚至就连他的亲生女儿月儿都不清楚,又怎会被一个外人得知?

    “你说我父王没死?真的吗?”

    月儿不顾天明和少羽的阻拦,拼命的跑了过来,泪眼朦胧的询问。

    “燕丹啊燕丹,你不但自私自利,罔顾天下苍生;还冷酷无情,连自己的女儿都不认!”

    楚阳扭头而望,看向了一个角落处,那里的阴影处正站着一位中年人。

    此人缓缓走出,暴露众人身前,脸色略微苍白。

    “巨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班大师一呆,连忙迎了过去。

    “聚散流沙和公输家族配合大秦精兵攻打机关城,我听到消息后,就急忙赶了回来。”

    此人正是墨家巨子,燕国太子燕丹。

    姬姓,燕氏,名丹。燕王喜的儿子,高月公主的父亲。本为燕国太子,由于刺秦计划失败而携带妻女逃亡。

    后在路上假装被流沙组织卫庄杀死,之后只以墨家巨子的身份出现,神秘莫测,神龙见不见尾,世上没有几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在原本的轨迹中,他死于机关城内。

    “父王,你真的活着?”

    月儿看到燕丹之后,眼泪再也忍不住,滴落下来。

    “月儿!”

    燕丹略微哽咽,一把将月儿搂在了怀里。

    “父王,你真的不要月儿了吗?”

    月儿哭泣,以前的委屈,都泄了出来。

    燕丹搂的更紧了。

    为了他心中的大业,一直亏欠妻女,心中内疚。

    许久才平静下来,他给月儿擦了擦泪痕,让她暂时呆在一旁,就看向了楚阳:“这位小兄弟,我燕丹一生行事,光明磊落,为何说我自私自利,罔顾苍生?”

    “你真的不知?”

    楚阳轻笑一声。

    在他的记忆中,燕丹本该是卫庄等人攻入机关城后才出现,不知因为什么原因,竟然提前返回了。

    不过他也现,燕丹身上有伤。

    “不知,还请告知!”

    燕丹自有气度。

    此时,端木蓉等人都退到了燕丹身后,明显以他为,都神色不善的盯着楚阳。

    另一边站着盖聂、天明和少羽。

    “那我就来告诉你!”

    楚阳脸色一沉,气氛骤然压抑万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