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穿梭诸天 > 第二百八十四章 传鹰之怒

第二百八十四章 传鹰之怒

作者:大日浴东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大荒界有几大势力,分别是东海龙宫,北域修罗海,西方天战魔域,中部疆域为太虚仙朝,除此之外的南域则是诸族混杂,势力纷乱,东部也大半被太虚仙朝掌控,其中一部分却是龙宫布置。

    太虚仙朝有世家大族把持,然而在两千年来,却有宗门横空出世,如魔门,如逍遥派,如霸王庄,如万梅山庄等等。

    最出名的要数张三丰开创的真武宗和达摩创立的小雷音寺。

    放眼仙朝,统治十分粗糙豪放。

    帝城坐镇中央,下有仙城、巨城、大城和小城,城主掌管民生,处理俗事;住将统帅掌管军事,进行守护。

    除非特例,小城都是有小仙驻守管辖,大城为大仙,巨城为仙将,到了王城,至少也要有一位仙君镇压。

    这就是太虚仙朝的整体格局,力量至上,掌权就代表着有至高的力量,有着绝对的权威。

    放眼太虚仙朝,和天武皇朝有几分相似,都是民风彪悍,稍微修炼,便能达先天之境,若是资质非凡,有传承功法,修炼到小仙境界也不算难事。

    天武皇朝有律法,十分严苛,可这里,所谓的秩序不过是掌权者的一念之间罢了。

    力量至上,统御一切。

    吕家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眼前的吕奎不过是小仙之境罢了,却后宫三千佳丽,公然抢夺民女,支撑蜡像,只是何等的猖狂?何等的无法无天?

    “你是吕奎?”

    楚阳淡漠道。

    “正是小爷!来、来、来,下来耍耍,让小爷我看看你的屁股是不是滚圆,菊花是不是有型?”

    吕奎继续停着下身,却转身看到了楚阳的真容,不禁眼前一亮。

    楚阳微微摇头,踏步上前,催动吞天功,立即发出了无量的吸力,形成一个个无形的漩涡将吕奎的八个护卫笼罩住。

    他们脸色狂变,纷纷催动法力,形成防御,这不但没用,反而加剧了精气的流逝速度。

    八位强者,飞速的干瘪下去。

    力量倒灌,气势增强,可惜依然无法打破境界的瓶颈,只能将这些精气化作底蕴,沉浸在体内,成为积累。

    “竟敢杀我护卫,好胆!”

    吕奎暴怒,两手一使劲,便将身前的金丝母猴给硬生生的扯成了两半,嚎叫一声,死无全尸。他大喝一声,祭出一面漆黑的古钟,抓在手中,不停的摇晃。

    钟声响动,仙音阵阵。

    楚阳就感觉元神一震,立即将这种不适驱除了脑海。

    “给我去死!”

    楚阳大手抡起,一掌拍了下去。

    “竟然能挡住我的摄魂钟?”

    吕奎脸色微变,他身上流光一闪,骤然出现在了鹰缘的床撵旁边,原先他所呆之地,被一掌拍成了一个百丈深坑。

    “鹰缘兄,助我!”

    他看向了床撵之上的青年,求救道。

    “吕兄,以你的底蕴,还怕他不成?”

    鹰缘撩起纱幔,半裸着上身,隐隐可看到他身后是一具具白花花的身体,他轻笑一声道。

    “我的八个护卫,他们每一个都不比我差,却轻易的被杀了,他的实力至少也是大仙级别!”

    吕奎冷哼一声道。

    “小小大仙,能耐你如何?”

    鹰缘怀抱双臂道。

    “你就说帮不帮我?”

    吕奎升起了戾气。

    “有什么好处?”

    鹰缘嘴角一挑道。

    “我欠你一个人情!”

    “好!”

    鹰缘露出了笑容。

    他们交换意见的速度非常快速,这个时候,楚阳已经来到了近前,他正要对吕奎出手,却见鹰缘挡在了前面。

    “你真要替他出头?”

    楚阳声音极其冰冷。

    “不知哪来的野小子,你可知吕奎是何人?他的祖父,乃是仙君吕布,号称战神,镇压一方,你竟敢杀他的孙子,真是好大的胆子!”

    鹰缘冷笑道。

    “去死!”

    楚阳哪里会啰嗦,这个鹰缘却比吕奎强的不少,已然达到了大仙之境,也就是化神修为。

    心灵之剑穿梭时空,骤然降临。

    嗡!

    降临元神,斩断心神的一刹那,封印体内的力量骤然爆发,将楚阳的心灵之剑崩飞出去,化作一道光芒,守护体外。

    “那是什么力量?”

    鹰缘骇然变色,不知不觉,差点被杀。他现在十分庆幸,当年他父亲在他身上打下了护体法印,否则刚才很可能就死了。

    “那种力量?”

    楚阳瞳孔一缩,手中出现了天戈战戟,体内的五大神源同时喷涌力量,融合为一,凝成一股,灌入战戟之上,就是一击。

    一出手,便爆发了全部力量。

    “找死!”

    鹰缘暴怒,伸手一抓,便是一柄弯刀,凌空斩下,却被大戟狠狠劈飞出去,跌落数千米开外。

    楚阳没有追击,而是看向了吕奎。

    “该死,你到底是谁?”

    这一次,吕奎是真的骇然了,他可是知道鹰缘的底细,知道他的强大,也知道对方的底蕴何等深厚,竟然挡不住一击。

    他更白搭。

    “要你命的人!”

    楚阳冷哼一声,大戟扬起,镇压虚空,就是一击。

    唰!

    吕奎根本没有抵挡,再次消失不见,却出现在远处的鹰缘身旁。

    楚阳没有追击,而是看向了悬浮眼前的床撵,冷冷一笑,大戟划破虚空,斩断万道,就落了下去。

    “畜生,给我住手!”

    看到这一幕,鹰缘睚眦欲裂。

    楚阳哪里会听从,大戟落下,将床撵直接轰成了四分五裂,上面的四个绝色女子,当场化成了血雾。

    “死!”

    楚阳不再看一眼,一步天涯,就来到了两人身前。

    大戟缓缓落下,却犹如一座神山镇压而下,将方圆百里内的空间全部锁死,让大戟之下的两人几乎难以动弹。

    “小畜生,你到底是谁?”

    吕奎发出了怒吼,他两眼满是残忍的杀意。

    楚阳不答,大戟继续落下,他却也发现了吕奎再次摸向了胸前悬挂的一个碧绿蟾蜍,毫不犹豫的催动了心灵之剑。

    碧绿蟾蜍陡然释放出了光芒,将心灵之剑挡住,却也裂开一道道痕迹,流光一闪,吕奎消失不见,原地却留下了一捧飞灰。

    “不愧是吕家的独苗,竟然赐下了这等保命之物!”

    楚阳冷哼一声,便不再理会。

    跑到了一时,岂能跑得了一世?

    对于吕家的老巢,他早已知道在什么地方。

    大戟继续落下,对准了鹰缘。

    “吕奎,你害我!”

    鹰缘嘴角抽搐,他再次举起魔刀进行抵挡,又被一击而飞,在数千米外停下,他满脸杀意的看向楚阳,却开口道:“我不是你对手,你也杀不了我,就此罢手如何?”

    “罢手?嘿嘿!”

    楚阳残忍一笑,大戟再次落下。

    “欺人太甚!”

    鹰缘暴怒,他一抛手中弯刀,在高空骤然一停,分化出九九八十一道,瞬间组成一座刀阵,将楚阳笼罩进去。刀光旋转,天地伟力降临,伟力暴涨到一个可怕的地步。

    楚阳神色不动,一戟便将刀阵打成粉碎。

    “死!”

    爆喝震天,戟裂长空,配合着遁空步,百分之一呼吸间就已经到了鹰缘头顶,也是在这一刻,心灵之剑也同时斩了出来。

    天戈战戟和心灵之剑同时落下。

    砰!

    鹰缘的护体光芒剧烈的颤动,差一点就要粉碎,尽管抵挡住了,也将他吓个半死,脸色难看之极。

    “我的防御,父亲可是说过,就是一般的仙将都难以打破,他、他、他不过是一个小仙的境界罢了,竟然差点打破?”

    他真的骇然了,心中升起了恐惧之意,取出一个瓷瓶,看了片刻,一咬牙,打开盖子,往嘴里倒了下去。

    那是一点精血。

    流入体内,化成一股海洋般的澎湃力量,浩浩荡荡,也让鹰缘的力量攀升到了另一个层次。

    “小畜生,你可知我是谁?”鹰缘体外的空气扭曲,层层叠叠,宛若波浪,让他的脸色看起来极为扭曲,“我是鹰缘,是仙君传鹰之子,你竟敢将我逼迫如此?激发了父亲给我的赐福,用出了父亲的一滴心头血,两种保命之物,却被你通通的给我毁了!”

    “不杀你,难解我心头之恨!”

    鹰缘爆喝一声,主动的杀了过去。

    弯刀在手,无法无天,斩杀一切。

    砰!

    天戈战戟和弯刀碰撞一起,这一下,竟然势均力敌。

    “传鹰?破碎虚空中的那个传鹰吗?参悟战神图录,最终破空飞升?似乎他有一个儿子叫做鹰缘!”

    楚阳心中一动,已经有了九分猜测。

    可那又如何?

    阻我报仇,照样杀之。

    “杀!”

    楚阳露出凶厉之色,大戟转动,力量汹涌,继续出手。

    传鹰力量暴涨到准仙将之境,又有护体神光,立于不败之地,没有理由退走。

    两人大战惊天,喷吐神芒,撕裂长空,崩碎山峰。

    刀光一闪,便硬生生的将一种山峰斩裂。

    大戟落下,大地上硬是出现一道常常的沟壑。

    两人硬碰硬,强碰强,打出了真火。

    “你到底是谁?”

    鹰缘暴怒万分。

    因为一场机缘,父亲又在闭关,这才前来寻找吕奎,本想让对方牵线,然后找到吕布的门路,哪知被吕奎给算计了,挡在了前面,莫名的和一个强敌结仇。

    “杀你之人!”

    楚阳懒得解释,他肉身强大,力量无穷无尽,五大神源喷吐着持续喷吐真元,好似永不枯竭。

    再加上达到了上品灵器级别的天戈战戟,简直强大了极限,若是鹰缘没有防御之光,早就被打杀了。

    “不是自身的力量,终究坚持不了多久,你不行了!”

    楚阳忽然冷笑。

    他感觉到了鹰缘的气息正在下降,就连护体神光都在黯淡着。

    “真要不死不休吗?”

    鹰缘脸色难看,他可没有吕奎那种挪移灵物,根本逃脱不了。

    “你说呢!”

    楚阳的攻击更加猛烈。

    “你要知道,若是杀了我,我的父亲传鹰就是追到天涯海角也会将你斩杀,你绝对逃脱不了,最终的结局就是死亡,没有第二种结果!”

    鹰缘快速说道。

    “这已经不是你操心的事情了!”

    楚阳说着,他体内的法力和真元形成共振,元神和心灵之力相互融合,让他的力量再次攀升,达到了一个全新的顶点。

    “接我一击!”

    爆喝一声,大戟落下,鹰缘身下的大地无声无息的坍塌,成了一个深渊。

    “不好!”

    鹰缘脸色狂变,可惜根本无法躲避,这一戟不但带着至强的攻击,还有至强的镇压功效。

    砰!

    举刀抵挡,却在大戟之下,硬生生的粉碎。

    天戈战戟继续落下,稍微一顿,就见鹰缘体外的守护光芒剧烈的震荡,继而粉碎。

    鹰缘疯狂暴退,躲开了必杀一击,可他身子却猛然一僵,就见一柄金色的飞刀已经射入了耳门。

    “你不得好死!”

    他看着楚阳说出口了最后一句,就元神粉碎。

    “那也是你先死!”

    楚阳一把抓住鹰缘,运转吞天功,给吸了个干干净净。

    在极其遥远的一座山脉中,这里有一座宫殿,坐落在半山腰。宫殿之中忽然升起了一股恐怖的刀意,让整座山峰上的所有生灵都身子一僵,眉心裂开,竟然身死。

    “是谁杀我孩儿?”

    暴怒的声音掀起了风暴,整座山峰上出现了密密麻麻的刀气,就连头顶,都乌云密布,雷霆滚滚,宛若末日来临一般。

    一怒天地变色。

    大殿之上,悄然出现了一道人影,身材修长,外貌雄伟,可此刻却满脸杀意。

    “鹰缘是我在下界唯一的牵挂,飞升大荒界,也是我的心灵寄托,亦是我凡尘的回忆,竟然被杀了?”

    此人正是鹰缘的父亲传鹰。

    他仰起头,就见漫天的雷云骤然一顿,继而凝聚一起,形成了一道千丈长的黑色刀光,骤然落下,将远处的万丈高的山峰劈成了两半。

    “无论你是谁,追到天涯海角,我要将你杀掉!”

    他腾空而起,一闪便消失无踪。

    另一边,楚阳杀了鹰缘之后,就感觉心惊肉跳,冥冥之中,似乎有一只眼睛看向了他。

    “传鹰吗?我等你来报仇!”

    楚阳冷哼一声,朝着战神城飞去,那是一座巨城,也是吕家的老巢。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