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穿梭诸天 > 第二百四十一章 死灵渊(四千字)

第二百四十一章 死灵渊(四千字)

作者:大日浴东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 标题上ad开始 --><!-- 标题上ad结束 -->

    <h1> 正文 第二百四十一章 死灵渊(四千字)</h1>

    <div class="toplink">      <a style=" color:#00f;" href="index.html">下一章

    <table align=center border='0'><tr>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r></table>

    楚阳已经离开了。

    可齐昊四人依然还在震撼中。

    储物之器,灵果自不必说,可随后的交谈,他们算是领教了楚阳的广闻见博,天南海北,奇闻秘言,他们听过的没听过的,都能从对方口中说出。

    侃侃而谈,渊博多智,令人佩服。

    “他到底是什么来历?”

    陆雪琪望着楚阳离去的方向,低低说道。

    “二十年前,我只和他有过一面之缘,当时也让我佩服不已。如今短短二十年过去,再次相见,他依然给我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

    齐昊说道。

    “是啊,无论正道三大宗门,还是魔教四大派,他都能一一说来,很不可思议!”

    曾书书感叹道,“特别他说的什么是正?什么是邪?让人感悟颇深!”

    “行之正则正,行之邪则邪;为天下万民为正,役使天下百姓为魔!”

    张小凡低喃。

    “正就是正,魔就是魔!”

    齐昊突然喝道。

    张小凡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低下头来。

    对齐昊,他没有丝毫好感。

    他心爱的小师妹,占据他整个内心的小师妹,就被对方抢走,哪有什么好感?却也没有辩驳。

    高空之上,流云之间。

    “几个小家伙,除了齐昊有些老于世故外,都还很青涩!”

    楚阳浅笑一声。

    青云门的弟子,整体都不错,虽有时不免高傲了些,但没有做错什么,对周边百姓也都很好。

    很快,他就回到了楚府。

    “什么人?竟敢擅闯此地!”

    修为最强的寒冰当即发现了外面的动静,飞出屋外,亮出了青龙偃月刀,当看到楚阳后,为之一愣,随之欣喜若狂,当即单膝跪下,恭敬道:“拜见师父!”

    “起来!”楚阳挥了挥手,“府中如何?”

    “一切安好!”

    寒冰站了起来。

    这时,两道倩影飞奔而出,一左一右来到了楚阳身边,搂住了他的手臂,正是小樱和小菊。

    “公子,我是在做梦吗?”

    小樱泪眼朦胧。

    “肯定是在做梦,不然怎么会突然看到了公子呢?”

    小菊略微哽咽。

    “好了,哭什么,这不是回来了吗?”

    楚阳笑道。

    “人家还以为、还以为公子不要我们了呢?”

    小樱委屈道。

    “嗯嗯嗯,一去四五年,杳无音讯,让人家都担心死了!”

    小菊嘟嘴。

    楚阳好一阵安慰,这才清静下来,当即将楚天等人召集过来,原先的小家伙,都已经彻底的成人。

    楚天、楚地、楚小兰,还有楚一到楚九,修为清一色的达到了大宗师之境。除此之外,还有十余位弟子,也突破到了这一境界。

    楚阳非常满意,不住的点头。

    放出去也都可以独当一面了。

    “寒兵,为什么一直不突破?”

    瞒得过别人,可又怎能瞒得过楚阳,刚刚回来,他就发现这个弟子已经处于突破的边缘,却硬是压制着。

    “您老不在家,要是突破了,也不知会闭关多久,加上前段时间一直有人打我们的注意,就不敢突破!”

    寒兵老老实实道。

    “打我们的注意?”楚阳眉头一簇,庞大的威压,让众人大气都不敢出,“是谁?”

    “好像是万毒门的弟子,被我杀了一个,就在三个月前,出现一个叫做秦无炎的人,功法歹毒,诡异莫测,和我争斗个不相上下!”

    寒兵道。

    “秦无炎?”楚阳稍微沉思,便想到了这个人物,“万毒门的人,竟敢打起了我的注意?很好!”

    “万毒门?”

    寒兵惊疑道。

    “魔教四大宗门之一!”

    随即,楚阳便将当今正魔几大宗门讲述了一遍,还有功法特点,以及一些特殊的手段一一道来,最后又道,“今天为师就助你突破,若是秦无炎再敢出现,就给我斩了他!”

    “是,师父!”

    寒兵大喜,其余等人无不羡慕。

    楚阳不费劲便助这个弟子开辟出了金神源。

    寒兵的积累相较他差的太多太多,因而开辟神源也就十分轻松,同样的方法,楚阳要想开辟成功金神源,至少要花费寒兵数百倍的苦功。

    回到府中,也就清净了下来。

    调教弟子,解答疑惑,利用这些年各地送来的灵草,还有自身在西方大泽中采摘的各种灵草和灵果,炼制了整整五百颗人元丹。

    这一日,他心中一动,望向了桑空山的方向。

    “桑空山,万蝠古窟,死灵渊,滴血洞!”

    楚阳知道,那出地方,也是张小凡三人感情纠葛的真正开始,在滴血洞中,还有天书第一卷。

    “以及黑水玄蛇!”

    传音吩咐一声,他踏空而去。

    “公子又跑了!”

    得到消息赶出来的小樱不满的跺了跺脚。

    “那怎么办呢?”

    小菊眼巴巴的望了望四周,根本不知道楚阳去了何方。

    “修炼,尽快成长为公子那样的强者,哼哼,他就甩不开我们了!”

    “好,从今以后,我们更加用功的修炼!”

    两人又下定了决心。

    桑空山千里范围内,都死寂一片,煞气升腾,瘴气弥漫。因为在这里有一种变异的血蝙蝠,十分强大,专吸生灵精血,也造就了这一片无人之地。

    在几天前,这里被一些人打破了平静。

    青云门的张小凡四人,天音寺这一代的杰出弟子法相和法善,还有焚香谷的天才弟子李洵和燕红纷纷到来,并巧遇一起,前往桑空山深处的万蝠古窟探查。

    同时,万鬼宗宗主之女碧瑶也来到了此间,探查八百年前位居此地的炼血堂的一些事情。

    楚阳站立高空,心念之力横扫,将下方的一切,尽数纳于心海。

    “凡瑶之恋,让人唏嘘,如今到此方世界走一遭,自不会让你们再如原本的的轨迹一般,多灾多难。”

    楚阳缓缓落下,进入了万蝠古窟,这里黑暗一片,脚下是不知积攒了多少年的蝙蝠粪,又被称为夜明砂,实际上是一味上等的中药,可在这里,却令人作呕。

    头顶的岩壁上,爬满了血蝠,它们早已被率先进来的张小凡等人惊动,躁动不安。

    “变异之类,嗜血恶魔,令外间生灵绝迹,留你们何用?”

    楚阳念头一起,便决定了这些血蝠的命运。

    运转吞天功,将沿途所过的血蝠尽数吞噬,变成了一地的干枯尸体。山洞的地上,铺了厚厚的一层,骇人之极。

    不久他来到了一个岔道处,这里竖立着一块石碑,中有断痕,上书:天道在我!

    “天道在我?好大的口气!”

    楚阳冷笑一声。

    世间人,谁敢言天道?

    在天武大陆,大楚之皇都不敢这样说!

    就如楚阳,境界越提升,就感觉自己的渺小。

    好比在地上画一个圆圈,圆圈越小,接触外面的地方也就越小;圆圈越多,接触到的外面地方也就越大。

    这是同一个道理。

    了解的越多,就会产生真正的敬畏。

    这就是认知!

    啪……!

    楚阳一掌将石碑拍成了粉碎,就朝左侧走去。

    前方有交战的痕迹,如原著一般,在这里,张小凡等人遭到了炼血堂余孽年老大、野狗,还有吸血老祖的弟子姜老三等人的攻击。

    哪怕楚阳来到这个世界二十余年,依然没有改变多少。

    最终,他来到了山洞深处的古窟之中。

    这里十分巨大,前方有一块刻着‘死灵渊’的巨石,在背后,就是死灵渊。

    此刻,张小凡被攻击跌落下去,想救张小凡的陆雪琪也一起往下跌落。

    “来的正是时候!”

    楚阳微微一笑,哪里会来的这般巧合?不过是有意为之罢了。他凌空一抓,便将跌落下去的陆雪琪抓了起来。

    “你是谁?”

    手拿山河扇,刚才攻击众人的邪道人物林峰忽然看到半空中出现一个年轻人,还将陆雪琪救了上来,当即大吃一惊,询问道。

    楚**本没有理会,而是朝着陆雪琪体内打入了一道木之真元。

    “快、救张小凡!”

    陆雪琪看清是被楚阳所救之后,当即一喜,连忙道。

    “他不会死的!”

    楚阳朝下方一点,一道绿色光芒一闪而逝,进入了跌入下凡的张小凡的体内,为其疗伤。

    “可、可下面深不见底!”

    陆雪琪无比焦急。

    “放心,他有他的缘法!”

    楚阳发出的力量将陆雪琪托在空中,站到了自己身旁,不容置疑道。

    陆雪琪张了张嘴,却低低道:“刚才多谢了!”

    “咱们也算是朋友了,不用客气!”

    楚阳温和道。

    这时,齐昊和曾书书已经被林峰发出的水流冲到了其它的岔道,野狗和发出赤魔眼的年老大来到了林峰身旁,都看向了高悬着的楚阳。

    不借外力,凭空悬浮,一般人绝对做不到。

    “你到底是谁?”

    年老大冷声询问。

    他的赤魔眼占据了半边脸,十分狰狞。

    “八百年前,黑心老人于万蝠古窟创立炼血堂,何等强大,力压当时魔教其它四门,是魔教的领袖,强横无比,可惜啊,黑心老人太过狠辣歹毒,最终被灭!”

    楚阳扫了一眼几人,又道,“如今到了现在,传到了你们手里,反而更加歹毒,取人精血,炼人血魄,无恶不作,特别是你年老大,其罪当诛!”

    “其罪当诛?嘿嘿,你先去死!”

    年老大狰狞一笑,赤魔眼立即发出了红光,朝着楚阳射了过来。

    “当心!”

    陆雪琪连忙提醒。

    “放心!”

    楚阳转过身来,微微一笑,让陆雪琪脸色一红,连忙低下头来。

    嗖……!

    抬起手便是拈花一指,破开红芒,粉碎赤魔眼,就连年老大的整个头颅都破开一个血洞,倒地而亡。

    堂堂年老大,就此被杀。

    林峰、野狗道人等等全部震惊的倒退几步。

    他们之中,就数年老大最强,却在眼前的年轻人面前不堪一击,怎能不惊?

    就连陆雪琪都微微吃惊。

    “你、你到底是谁?”

    野狗道人都哆嗦了。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杀过百姓没有?”

    楚阳看着这个长相怪异,真如狗一般的野狗道人说道。

    “我虽被世人嘲笑,可又怎会杀手无缚鸡之力的平民百姓!”

    野狗道人下意思的说道,随之反应过来,脸色一白,“你刚才对我施展了什么邪法!”

    “保命的邪法!”

    楚阳说着,一指点出,宛若鲜花盛开,化作十余道流光飞射而去,分别在林峰、姜老三等一波邪道人物的眉心开了个窟窿,只留下了野狗道人。

    一瞬间的变化,惊呆了野狗道人,他怔怔的站着,看看眉心流淌着脑浆的林峰,又瞅瞅死亡的姜老三,脑筋有些转不过弯来!

    “死了?都死了?炼血堂、炼血堂岂不是?”

    他呆呆自语。

    陆雪琪也深深的震撼,望着楚阳道:“你、你怎么会这么强?我感觉师父她老人家都不一定是你的对手!”

    “水月大师吗?”

    楚阳笑了笑,没有分说。

    水月虽强,在当世之中,也算数得着的人物,可对于现在的他来说,还真不算什么。

    一拳就能轰杀的角色。

    “你为什么不杀我?”

    野狗道人终于反应来,脸色灰白,却执拗异常,悲声吼道,“为何留我一个?为何不杀我?”

    “你杀的人不少,却都不算无辜,而你的人生,也太过悲惨,不忍心罢了!”

    对野狗道人,楚阳充满了怜悯。

    他本为魔教炼血堂门下,样子古怪,如狗一般,幼年常受人欺压。与张小凡在万蝠古窟中相斗,欺软怕硬,恃强凌弱。

    十年之后,炼血堂将毁,他却意外地坚持,最终触动鬼厉的心怀,不但没有被鬼厉杀死,而且还留在了鬼厉的身边,为炼血堂留下了一线生机。从此或跟在鬼厉身边,或与周一仙等人浪迹天涯,艰难走着世上道路。

    他之人生,多艰多难。

    虽为炼血堂弟子,却无大恶。

    “不忍心?哈哈哈,你这是在嘲笑我吗?还是怜悯?”

    野狗道人颤抖。

    “去,离开这里,若真没有什么可去的地方,就到祁县,前往楚府寻我!”

    楚阳挥了挥手,便不再理会野狗道人。

    若不是刚才稍微触动心灵,他就连对方一起杀了,哪还会啰嗦。

    不过是一个邪道弟子而已。

    “走,我带你去看一场正魔之恋!”

    楚阳说着,一把搂住陆雪琪,朝着死灵渊飞了下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