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全本小说 ,免费无弹窗小说,无弹窗小说,莫迪小说 > 仙侠小说 > 龙蛇演义 > 第五百一十章 前面的路!{大结局}

第五百一十章 前面的路!{大结局}

作者:梦入神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武道大会最后三大高手之间的战斗,终于以唐紫尘横插一脚,击败了巴立明,使得这位“武斗之王”飘然而走。

    这样的局面,可以说是大多数人都完全没有预料到。

    不过这一场交手,却是让世界上关注这场武道大会的人,真真正正的了解到了唐门这个庞然大物幕后首领唐紫尘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一直以来,世界唐门这个海外华人组织,都是十分神秘的一机构,而唐紫尘也个领袖也一直是隐藏在背后,而这些年,王超光芒万丈的崛起,就连美国的双龙将军,沃顿唐莲溪,摩根唐碎云两大高手都死在了他的手上。更是完完全全的掩盖住了唐紫尘的任何信息,把这个神秘的女人挡在了背后。

    但是现在,唐紫尘以击败巴立明的手段,让所有对唐门心怀不轨的人,都感觉到了恐怖。

    在现代,一般的武术强者对以一些有势力的人来说,根本不在眼里,武功再好,也怕手枪。但是真正强者,尤其是像唐紫尘,王超这样的人物,本身就是暗杀大师。可以说,他们要计划杀一个人,那个除非是跑到太空上去,永远不下来,否则的话语,必死无疑。

    可以说,唐紫尘这样惊鸿一现,显现出强大的手段,绝世的武力。给了许多势力一记重重的慑服。

    有武功不可怕,但又有武功,又有钱,又有势力,那就可怕了。

    击败巴立明之后,唐紫尘静静的走上了看台,来到王超的身边,坐了下来,脸sè如常,似乎刚刚经历的一场惊天动地交手,对她并没有任何的影响一样。

    “最后一场交手过后,希望能平静下来吧。”

    唐紫尘坐到了王超的身边之后,露出笑容,说出话来。而霍玲儿却瘪了一瘪嘴唇,远远的走开了。

    “应该可以了吧,交手过后,咱们还要举行婚礼呢。”王超始终念念不忘的事情,也就是这一件了,如今他已经是天下第一高手,但是说话之间,仍旧是当年那个在公园之中,看唐紫尘练武的少年心xìng。

    岁月流逝,一晃之间,离那断时间,已经有十年了,但是王超始终没有变过

    “这就是唐门总会的领袖唐紫尘,在非洲有较大的势力,现在海外的华人,唐门,洪门,青帮,华清帮,长乐,东北这些社团,都已经隐隐约约的结束了内斗,练成一片,唯王超马首是瞻。”

    与此同时,廖俊华在几个大佬的耳边细细的解释着。

    “俊华,你不要说话,看他们最后一场的比武交手吧。也不知道最后一场,会jīng彩到了什么程度?天下第一,天下第一实在是想不到,我们居然还能看到这样的比武交手。这简直是一场传奇了。”

    一位大佬制止了廖俊华再说下去,此时,他们已经完全被吸引住。

    也是,人类体能,搏杀巅峰的最高较量,最后一场的较量,决定谁是天下第一的战斗就要开始了,作为这位掌握大权,rì理万机的大佬们,对这样的场面,也是不容易看到的。

    这样的事情,往往只会发生在电影,电视,之中。

    天下第一这个名词,离现代社会,那是太遥远了,作为在现实之中,能够亲眼看到天下第一武道高手的诞生,就算是这些大佬们,心中也觉得是一件新鲜的事儿。

    “俊华,你说这一场,那个长眉毛和王超谁胜谁负?”突然之间,戴着细金丝大边框眼镜,穿中山装的大佬对着廖俊华问了一句。

    “是。”

    听见这个大佬问他,廖俊华纵然是修养得心有山川之险,胸有城府之深,仍旧是忍不住微微激动,镇定心神之后,“只怕是王超,不过这个god暗杀集团的首领,在国际也是赫赫有名,从六七十年代就开始活跃的,先后暗杀了很多小国家,大集团的首脑,怎么严密的保护都没有用处,曾经和王超交过一次手,但似乎是秋sè平分”

    廖俊华一口气说出了god首领的详细来历。

    “六七十年代就活跃在国际暗杀雇佣兵组织世界中?那他不有六十多岁了?怎么看上去,就二十多岁,三十不到的样子?”

    几个大佬都惊讶了起来。

    “他的武术气功已经修炼到了最高境界,可以留住容颜,返老还童。其实在上场交手之中,元仪,风采的境界,也突破到了这一层,也许将来,十年,二十年之后,她们也不会老,依旧是二十多岁的模样。”

    廖俊华恭恭敬敬的道。

    就在廖俊华再要说的时候,突然之间,电脑大屏幕上使劲的闪烁着,不过就只剩下了最后两个名字,再闪烁,也闪烁不出什么新的名堂来。

    闪烁了一会儿之后,这两个名字也就真正的稳定了下来。

    中国唐门,王超。

    无国籍,god!

    两大绝世高手,武道上的最高成就者,超越了前人,甚至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高手,真正的开始了较量。

    最后一战,就在电脑大屏幕上血红字迹定格的瞬间,已经拉开了序幕。

    字体定格的一刻,整个庞大的体育馆之中,立刻就凭空升腾出了一种压抑的气氛。无比的压抑,压抑得让人喘息不过来的气氛。

    这是从整个武道大会开始以来,都没有出现过的现象。

    一时之间,整个场地之中,鸦雀无声,连咳嗽声音都听不到。就好像是整体失声了一样。

    不过这些气氛对于王超来说,都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影响,他只是站起身来,一步一步的沿着通道,走下了看台,直到场地zhōng yāng。

    此时,整个庞大体育馆的场地zhōng yāng,到处都坑坑洼洼,好像是几千头大象,十吨百吨的推土机踩踏过的一样。

    原来这鸟巢大体育馆的中间,全部都是坚固的体育地毯,地毯下面,是浑厚的混凝土。现在地毯破裂,一块块龟裂的混凝土,都显现出了里面的钢筋结构。

    其中有一些钢筋,居然还冒了出来。

    这都是被一个一个的武道高手们力量硬生生的震毁的。

    曾经,少林寺罗汉堂一个个巨大的坑洼,都是被许多武僧练武踩踏出来的,被引为骄傲,但是现在和这鸟巢体育馆中的坑洼比起来,简直不值一提。

    god首领依旧是两只长长的眉毛,垂到了自己的脸上,显现出了一种超然,就好像是蜀山剑侠传之中鼎鼎大名的开山祖师长眉真人一样。

    不过他的相貌,脸sè,牙齿,皮肤,身材,都无一的向世人展示着,他的年龄,绝对没有超过三十岁。

    如果把眉毛剪去,变成正常人的模样,任凭是谁都无法看出,这个青年就是世界第一暗杀界的领袖,纵横暗杀世界四十年之久的“神”

    “王超,终于轮到我们的交手了!”

    god首领几乎是和王超同时走了下来,两人相隔了三十米的距离,遥遥站定,以目注目。就在这时,god首领开口说话了。

    “嗯。”王超淡淡的点了点头,“咱们已经交过一次手,可惜那次交手,不分胜败,这次你我公平一战。”

    “我们都是这个世界上,武功修炼到了极致的人,也是人体潜力的最高巅峰位置,前面的路,不知道是什么,就算是古往今来的武术家,丹道大家,达到我们这个成就的,也没有几个,超越我们的,一个也没有,我们等于是神,也等于是仙,也是佛。前面的路到底是什么呢?也许我们今天交手之后,就会真正的明白,可惜啊可惜”

    god首领长长的眉毛随着说话的声音微微动弹着,忽然不似人类。

    “可惜什么?”王超问道。

    “可惜我们两人,要在一群猴子的围观之下交手。哎!真是悲哀啊!”god首领长长的一个叹息,目光环绕了整个全场的一圈。

    在场所有的人,都听见了god首领的这个话,顿时都sāo动了起来,但是被他的目光轻轻一扫,竟然sāo动都平息了下来。

    god首领的目光就好像有魔力似的,扫到哪里,哪里的sāo动就平息下来。

    最后,他的目光在几位大佬的脸上停了下来。

    廖俊华一惊,连忙身体一动,挡住了god首领的目光。

    “哼!”god首领收回了目光,轻轻冷哼一声,廖俊华面sè苍白,身体一震,额头上居然微微的渗透出了汗渍。刚刚god首领的目光,实在是太过凌厉,虽然只是目光,没有实质xìng的攻击,但是廖俊华仍旧感觉到了一股凌厉的意志,在这样的目光下,廖俊华知道得清清楚楚,此时只要god首领一动,暗杀掉在场的大佬们,只怕是没有一点儿阻碍。

    哪怕是在体育场的四周围绕了jǐng卫人墙,而另外的zhōng nán hǎi保镖,jǐng卫高手环绕着几个大佬,苍蝇都飞不进来,但是在god首领面前,却等于是纸糊的墙壁。

    廖俊华突然之间发现,几位大佬到现场来观看,简直是一个天大的错误。

    不过还好,站在god首领面前的是王超。

    “我们都是人,力量也都是修炼来的。”王超道:“我们也终究都是要死的,你终究还是看不穿生死,我们的前面,已经没有了路,巅峰之下,就是悬崖。”

    “不!我坚信,我们的前面,还有路。只要今天一战过后,你我交手,无论谁胜谁负,都会找出那一条路来。”god首领垂下了自己的眉毛和眼皮,身体站得直了,用一种无比平淡的语气道:“王超!展现出真正的力量来,让这些猴子一般的凡人看看什么叫做力量吧。”

    “好!动手吧。”

    王超双手微微抬起,好像撑坐着一个大太师椅子的扶手

    轰隆!

    就在王超双手微微抬起,撑开的时候,god首领突然之间,脚步向下一震,哈哈一声响彻云霄的大笑之声响起。

    在这大笑之声中,整个体育馆四面的玻璃墙壁都发出了咔嚓咔嚓的声音,似乎要被强烈音波,震得碎裂一般。

    在场的许多人,这一下就受不了,有的人竟然呼吸困难,晕了过去。

    god首领这瞬间发出的长笑,比之刚才巴立明的呼啸金钟罩,龙呤铁布衫的啸声更要剧烈,浩大。

    与此同时,在他震脚之间,地面的许多龟裂石块,钢筋水泥都被震得飞了起来,发出了刺耳破空的长啸,猛烈的打向了四周。

    这些碎石乱飞的威力,足可以砸死人了。

    砰砰砰,砰砰砰!

    环绕在场地四周的jǐng卫人墙,瞬间就被砸倒了一片。

    谁也没有料到,王超和god首领交手之间,对方就单单一个震脚,长啸,就弄出了这样大的风波!甚至危及到了整个体育馆之中,所有靠前人的生命!

    一时之间,体育馆之中,有人开始尖叫,竟然有大乱的趋势。许多维持秩序的工作人员,jǐng卫人员,医务人员都剧烈的奔跑着,疏散前面的人群,与此同时,被砸倒的jǐng卫抬了出去,其余的jǐng卫,都拿起了防爆盾牌,死劲的抵挡在前面。

    不过这一切的大sāo动,都丝毫没有影响到了场中的两大绝顶高手。

    王超在god首领一声长笑,一震脚爆起碎石的时候,并没有出手。他只是静静的等待着,等待着god首领先动手。

    对于god首领这一下闹出的动静,砸倒砸死的人,他也并没有任何的波动,更没有去阻止,此时,就算是碎石把在场的几位大佬砸死了,王超也会不心理上有分毫的波动。

    天崩地裂,月毁星沉,都和他没有半点关系。

    他的双眼,牢牢的锁住了三十米之外的god首领,天地之间,值得他注意的,就只有了面前的对手。

    虽然王超大势已成,但是面前的这个长眉毛god首领,也并不是轻易就能够击败的,就算是王超自己这一生中最为强大的对手也并不过分。

    面对这样的对手,一丝一毫的心灵破绽,都会导致身体上的破绽,而直接导致败亡

    长笑声停了下来,周身的震荡也停了下来。

    三十米之外的god首领丝毫也没有因为自己就是这样一个发劲,造成了那么大的动静,还头误伤了那么多人,引起了大sāo动而感觉到任何的不安。

    实际上,在发紧的一刻,天地之间,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他的眼中也只剩下了王超这个对手。

    场地外的任何情景,都在他的心里,没有一丝一毫的挂碍,就好像是不存在一样。

    哪怕现在就算是场地外有密密麻麻的冲锋枪,火箭筒指着他,他也不会在意分毫。

    这两大高手的决斗,到了此时,已经并不是单纯意义上的交手,更是不为了争夺天下第一这个武道大会的虚名,而是把自己的生命,用最为浓烈的方式宣泄出去,从而在武道的巅峰之后,生生的寻找,开辟出一条,古往今来,都没有人发现,没有人找到的路来!

    最后的境界,是什么样子的呢?

    没有人知道。

    这条路到底有没有?

    也没有人知道

    一声长笑,震脚发威,王超眼前一花,god首领直接把三十米的距离无视掉,动手之间,五指叉开,好像山岳一般,迎面就撞击到了他的面前一尺距离。

    三十米距离,不是一窜就到,也不是一步抢到,在god首领的步法下,给人了一种无视距离和空间的感觉。

    距离和空间在god首领面前,都失去了一切的效果。

    “天庭发劲,涌泉发紧,上下相连!通背直推,山撞脸,看来这场武道大会,就算是咱们这样的绝顶高手,都受益匪浅。”

    god首领这一下的打击,毫无半点花巧,无视掉三十米距离,到达王超面前,出的招式,也就是通背拳之中的直撞推脸,叫做“山撞脸”。

    虽然是简简单单的一招,但是在god首领运用起来,就算丹劲高手,都难逃这一击。

    王超几乎是不用看,就已经感觉出来了,god首领这是融合了天庭发劲的功夫,配合足底涌泉外撑的步法,把自己“步步生莲”的大手印步法再度改进。

    这次武道大会,虽然很多高手不如王超,god首领两人,但是他们展现出来的很多武功绝艺,却对于两人都有研究的价值。

    到了这两人的境界,几乎是看到了一门有价值的功夫,就能立刻的学会,并且融入自己的拳法之中,加以改进,尽善尽美。

    万法归一,任何的武功,在两人的面前,都没有隐藏的余地。

    砰!

    王超面对这一击,左手一横,向外翻挂,也是一记毫无花巧的形意横拳劲,磕挂开了god首领的通背直推。

    本来横拳挂直推,一下翻挂开之后,必然要连带着擒拿。这几乎是拳法之中铁的打法,一加一等于二的道理,下到一般的高手,上到丹劲强者,都几乎是随手就打,想都不用想。

    但是王超这一横拳直挂之后,却并没有擒拿,而是手腕一捻,宛如蜻蜓点水,立刻就收了回来,在胸前微划一弧度,哗啦一声甩了出去,直接砸向god首领的脑门。

    八卦掌之中的手鞭,似鞭非鞭,却是古老的兵器锏术化拳术,正是一招“杀手锏”。

    王超之所以不用擒拿,却是知道god首领的拳法,以通背缠拳为主,先天十二缠绕,顺逆,内外,大小等等缠法,简直是巅峰一绝,擒拿方面,绝对是占不到任何的便宜。

    虽然说王超也不在乎和对方较量擒拿,但是现在却不是时候。

    顺手鞭!

    砰!

    就在王超这一“杀手锏”奔脑门的时候,goo首领的手也甩了过来,正是一招鞭术,两人手臂对撞,先是砰的一声肌肉搏击,随后连续碰撞了三四下,却发出了好像钢铁对撞一般的声音。

    因为在碰撞之间,王超手臂上的一条肌肉一鼓,好像钢条一般。而god首领也同样如此!

    这几招变化,都十分的简单。

    god首领通背推脸,王超横拳翻挂,杀手锏奔脑门,god首领以顺手鞭相迎,两人手臂随后碰撞。

    招式虽然简单,但是在外人看来,声势实在是太大了!

    无论是王超还是god首领随意一手出,身体带起的劲风爆响,气流旋转,手臂砸打,在场的人都可以明显的看到了撕裂空气的痕迹。

    这还不算,两人的脚下,巨大的钢筋混凝土一块一块的暴裂,在脚步转换之间,飞腾了起来,四面流星一般的乱飞,乱撞!

    噗通噗通!

    几块拳头大小的混凝土块砸到了场地外面人墙环绕的防暴盾牌之上,这盾牌立刻就碎裂。盾牌后面的特jǐng满身是血,栽倒在地面。

    此时,整个场地的边缘的人都涌到了最上面去。再也没有人愿意靠近了观看两大绝世高手的交手了

    手臂连番碰撞,王超豁然之间,单手一撑,顿时整条手臂充血,条条大筋震爆之间,手上掌上的腱子肉突然一下鼓了起来,竟然发出了钢球旋转一般的嗡嗡声音。

    黑青sè泛动着光泽的大手撑开,气流滚动,暴然压下。

    正是“翻天印”的打击!

    王超在几个回合的交手之后,终于施展出了自己的绝招打击!

    god首领的眉毛猛扬,眼神一下变得闪电一样的jīng亮,刺目,瞳孔之中更是清晰的印出了王超手掌的模样。

    “好!”

    喉咙之中,喷吐出了一个音节,god首领单拳一摆,晃动之间,竟然好像cháo水一般汹涌而来,直冲顶上,硬接了王超这一拳的翻天印。

    这是他通背缠拳之中的“叠浪劲”。

    两拳一接触,两人的身体同时震荡,衣服被气流撑起,似乎要炸裂开来。

    王超目光一闪,脚步轻划,身体一动,退后了足足有五十米,竟然一下和god首领拉开了完完全全的距离!

    god首领如影随形跟了上来,不过刚刚扑到一半,王超又是一个回身拉,窜了回来。两人在三十多米的中间碰撞在一起,再次交上了手!

    god首领这次扑上,双拳闪转,出手就是“火里栽莲”的杀招,点到了王超的太阳穴。

    王超左右摆手,连使两个“老猿扳枝”,把god首领的拳连续扳开,忽然一招高腿“窝心脚”从中间穿插了过去,脚尖点向对方的心窝。

    “嗯?”god首领没有料到,王超居然还施展“窝心脚”的手段,不过虽然没有料到,但他却没有丝毫的迟疑,“护心捶”护心,另外一捶,弯弓shè虎,炸向了王超的小腹。

    在这瞬间,王超单腿一撑,身如弹簧,转闪如飞龙,收脚,横移,转身之间,跳了出去。

    这两个连扳,一个窝心脚,然后一跳,完全是违背了拳法的任何常理,却施展得恰到好处。jīng妙绝伦。

    按照王超的打法,一般都是以雄浑的力量,浩大的拳意,直接压迫而来。

    但是今天最后一场交手,平生之中,最为重要的战斗,超脱的一次比武,王超却是一反常态,交手之间,刚柔并济。

    虽然王超拳法刚柔并济,并且机灵巧妙,巧夺天工,但是god首领却感觉不到丝毫的压力。

    这位自称为“神”的高手,唯一担心的就是王超大势积蓄而成,以铺天盖地的拳劲,拳意连番轰击,而王超这样的打法,他却是更加轻松,游刃有余。

    哪里知道,就在王超这一下跳出去的之后。突然站定,双手背在背后,并没有动手了。

    god首领也停了下来,并没有动手,静静的等待王超说话。

    “我们都到了打法上的巅峰,任何技巧打法,对于我们来说,都已经没有任何的用处。”果然,王超这一站定之后,脸上无悲无喜,用着一种莫名的语调叙述着。

    原来刚刚王超的打法,是在较量打法技巧。

    这几个回合的交手,王超终于发现,在打法技巧方面,两人都到了巅峰毫厘,难以分出胜负来。

    “既然如此,你就全力出手吧!”听着王超的话,god首领一个字一个字的道。

    令人震惊的事情发生了,他每说出一个字,眉毛就有一滴鲜红的血液滑落下来,话说完之后,他的眉毛就好像屋檐水滴,滴滴答答落到地面。

    显然,god首领正在运转全身气血,蒸腾的气血滂湃溢出。

    “接我的拳吧!”

    王超看见god首领的模样,眼睛出乎意料的闭了下去,背在背后的双手伸了出来。

    god首领立刻就感觉到了一股重如厚土般的拳意威压压迫住了自己心灵,心思都似乎不怎么灵动起来。

    “好,好,好!你的大势已经积蓄成了,让我来真正的见识你的拳法吧!普天之下,能承受得你的拳劲拳意的人,恐怕也只有我了!今rì一战,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若不是生死存亡的刺激,你我二人,都无法窥见武道的巅峰之上,还有没有路径,今天的一战,注定是要分出生死来的。”

    god首领突然之间,再次长笑了一声,又朝王超出手了!

    这一次出手,god首领的速度,力量,足足比刚才要快出了一倍!没有人此时此刻,能够形容得出来他的拳术威力有多大,身体晃动之间,连气流都似乎凝聚了,没有发出一点的风声来,但是没有风声气流,面对god首领打击的王超,全身的衣服好像被大风一刮一般,猛烈的往后飘飞。

    直到人的视觉看见了王超衣服猛烈飘飞之后,耳朵之中,才传来了急促到了极点的鸣笛,还有连番的空爆,以及场地zhōng yāng空气震荡的剧烈波纹。

    人人看到了这股波纹,都有一种感觉,就好像是自己周围的空气变成了水。

    要不是水,哪里来这么强烈的波纹呢?

    巴立明和唐紫尘一战的时候,巨吼之间,空气也波纹隐隐,宛如涟漪一般的发散。

    但是那个涟漪形的波纹,只是一闪而逝,远远没有现在视觉上感觉这样强烈的冲击!

    面对god首领突然攻击,王超这次也不闪,也不躲避,前脚一撑,只移动了半步,一拳按腰,一拳飞扬,如巨斧开山,直劈下来。

    这一招,太简单了!

    简单得就是不会武功的人,都模仿得出来。

    但就是这简简单单的一招,王超施展起来,却实在是太令人匪夷所思!因为他在一拳劈下之间,身体随之膨胀!整个人变成了一个身高两米以上,手脚庞大的巨汉!

    与此同时,一劈之下,震荡的空气涟漪,波纹更大了许多。

    无论是相隔多么远的人,都感觉到了自己好像是处在惊涛骇浪之中,不能自拔。

    两大高手的动手,另得四周观看的人,都产生了一种空气是水的错觉!这是何等的力量!何等的拳法震荡!

    轰隆!

    王超飞扬的一拳,正中了god首领的手臂!

    两人搏击之声,立刻传遍全场。

    god首领身体摇晃了一下。

    王超并不停留,再次前进半步,又是惊天动地的一拳劈下来。

    god首领也不闪,也不避,手臂硬架,硬挡!两眉滚落下来的血液,越来越多,整个场地之中,瞬间就弥漫了一股血腥的味道。

    每滚落一滴血液!god首领的jīng神就旺盛一分,力量也增强一分。

    “你能连接我三拳,真是痛快!”王超突然之间,发声大笑,声音之中,满是欣喜。笑声之中,他一手按肋,一手又是一拳!

    god首领硬接住,不动不摇!

    接连之间,王超又是一手按腹,一手又出拳!脚步前进,始终是一步,半步之间!

    王超出拳之间,始终是简简单单,姿势连普通人都做得来,但是在接二连三的打击之中,越来越快,越来越凶猛,力量越来越磅礴!

    一连数十拳都被god首领格挡住之后,王超气息陡然一变,更加的凝重,厚实,浩大,剧烈!

    在这样的交手之中,两大绝顶高手已经是完完全全,抛弃了花巧的动作,你出拳,我来接。你有狼牙棒,我有天灵盖!

    地面的混凝土,已经被踩成了面粉一般的烟尘。

    混凝土里面粗大的钢筋,也被踏得埋入了深深的地里

    “一千拳!”

    人影闪动,空气撕裂,拳风爆炸,肌肉如钢的连接打击碰撞之中,忽然之间,人影一收。王超和god首领同时停止了交手,也停止了动作。

    这个动作还保持着王超一拳盖下来,god首领双手翻托的姿势。

    两人都一动不动,似乎雕塑。

    知道王超的嘴里,稳稳的吐出了三个字,把手一收。身上白雾汗气浓烈的冒了起来,好像一个开锅的大锅炉。

    人人都感觉到了一股热浪,这是王超散发出来的热量。

    王超说完话之后,手一收。

    god首领也把手一收,长长的眉毛一动,脸sè如常,不知道受伤了还是没有受伤。也不知道胜负如何。

    “找到了道路了么?”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god首领在收手之后,问出了这样一句话来。

    “找了到!”

    王超点点头。

    “可惜啊可惜!我力竭了!”god首领的眼睛之中,全部都是一种希望的欣喜,但随之以后,就黯淡下来,瞳孔收缩,呼吸缓慢,身体坐了下去,任何人都感觉不到他的气息。

    “力竭身亡!”廖俊华看到这一幕,吐出了四个字,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两大绝顶高手,对决!一千拳对拼,god首领力竭而亡!

    “我们都是人,始终是要死的。”王超看着god首领坐了下去,再也没有任何气息,好像睡着了的身体,随后摇摇头。

    “前面其实没有路,我是骗你的”

    说完这一句之后,王超头也不回,走出了场地。

    当王超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场地,全场轰隆,就连几个大佬也都猛的站了起来,看着已经一塌糊涂的场地,还有那尊力竭而亡的god首领,以及王超的背影。

    武道大会,终于完结了,谁是天下第一,也得到了一个结果,但是在场的所有人,都说不出话来

    一个月后,唐紫尘和王超举行了婚礼,但并不是在南洋,而是在běi jīng。

    武道大会结束之后的三个月之后,廖俊华连连提拔,得到重用,一颗新星,冉冉升起。不过谁也没有预料到,这颗新星在二十年后,完全的主持zhōng yāng工作。

    〖全书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