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公子千秋 > 第五百一十八章 守株待兔

第五百一十八章 守株待兔

作者:府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div id="content">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这八个字用来形容沈铮和越千秋两个人,那真真是恰如其分。    两个人的仇恨从七年前开始,一直根深蒂固延续到现在。    因为一出金枝记,沈铮坚持认为身世不明的越千秋是个祸害,最好斩草除根,免除后患,而皇帝最终反其道而行之,让沈铮又无奈又懊悔。而越千秋趁着神弓门叛逃设套给了沈铮一记狠的,又装模作样为其话,给人塞了个烫手山芋。    所以,此时此刻沈铮忍不住刺了一句后,见越千秋立时犹如刺猬一般反唇相讥,甚至直接拦住了去路,他心底虽暗自后悔,可当着众多下属的面,他不愿意也不能服软。    “把话明白?呵,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那些书生不是你煽动的?秦家二舅爷不是故意被人打的?三皇子那纵身一跃不是你在背后点拨的?”    不等沈铮完,越千秋就忍不住嗤笑道:“照你这么,今晚上混进丽水园的那些奸细,不是别人塞进去的,也是我一个个高价请来,又或者威逼利诱,让他们进丽水园去打探消息的。他们在试图逃走的时候为了制造混乱,几乎点着了丽水园的房子,这也是我挑唆的。”    “哼,你不用激我,谁不知道你子阴险狡诈,这未必不可能。”    “那沈都知就去和那些奸细好好串供,商量一下怎么把所有罪名都扣在我脑袋上好了!”    越千秋着就笑了一声,露出了一个他自认为狞恶的表情:“你虽是武德司的头头,可那儿还轮不到你一手遮。你以为你私心那么重,皇上为什么还能容你,还不是因为你大节勉强无亏?我那个推荐不过是顺水推舟,那件脏活本来就该是你干的。这次你要是想栽赃陷害,随便你,只要你觉得皇上会信就成了!”    完这话,他就冲着几个非常知情识趣装聋作哑的伴当道:“走,既然有人给脸不要脸,我们也不用让路了,大路朝,各走一边!”    眼见越千秋一马当先直冲而来,沈铮冷着脸硬是杵在那儿,心里发狠地想,难不成你真敢从我身上轧过去?然而,真的看到越千秋毫不减速,他方才倒吸一口凉气。谨慎惯了的他不敢去赌越千秋真的会事到临头悬崖勒马,下意识地往旁边偏了偏马头。下一刻,他就只见越千秋果然就朝着他原本那位置直冲过来,犹如一阵疾风掠过他的身侧。    “沈都知最好早点去丽水园,迟了我不担保萧敬先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还有,欢迎你去弹劾我肆无忌惮强横霸道,因为我就是这样的人!”    等到那一行四五个人消失在视线中,沈铮那犹如刀子似的目光就落在了今那些属下身上。刚刚他在本能之下选择了退让,可在他之前,那些武德司的校尉们也同样无一例外选择了让路,这种退让令他心中非常恼火,可自己都让了,那斥责到了嘴边,最终还是吞了回去。    “走,赶紧去丽水园!”    当越千秋风驰电掣地在亲亲居门口停下,让人下去敲门时,身后一个伴当下马过来牵缰绳时,忍不住开口问道:“公子,那会儿沈都知要是真的不让,您结结实实撞上去,岂不是会两败俱伤?”    “放心,白雪公主机灵着呢,你别看她是一匹马,关键时刻比人还要会察言观色,万一对方不让,她自然会跳过去。”    越千秋嘴里这么,可等到里头人出来开门,他一跃下马,拍了拍马脖子,大声吩咐好好慰劳一下今给自己争脸的功臣之后,随即转身走进门时,他心里却想,虽白雪公主经过一再训练,本身质素也上佳,在高速奔驰之中,确实能够跃得既高且远,但刚刚那会儿加速完全不够,若非沈铮让路,他身下那匹暴躁的母马恐怕要用出其他手段了。    沈铮那匹是没有骟过的公马,这也是他一贯炫耀自己马术的手段之一,可在某些时候,公马发怒,又或者发疯起来,那却是谁都挡不住的,这恰恰是白雪公主相当擅长的范畴。    当然他更是相信,以沈铮那想得太多的性格,十有**会让。而那些武德司的下属就更加会让。事实证明,他确实是赌赢了,有什么样的上司,就有什么样的下属。    当越千秋大步走进第二重院子的时候,就只见自己的正屋此时灯火通明。他之前没有通知自己今晚到底回不回来,所以面对此时的情形,他非常意外,第一反应就是爷爷果真属于他肚子里的蛔虫,竟然早就在这儿守株待兔。    可当他三步并两步来到门口推门进去时,却发现里头不是越老太爷一个,而是足足三个人。而当中两个他完全没料到的客人,竟然是前首相赵青崖以及兵部尚书叶广汉!    “爷爷!”越千秋第一反应还是先叫了一声爷爷,等快步上前随随便便一点头后,他就侧头往赵青崖和叶广汉看了一眼,随即闪到了越老太爷身后,悄声问道,“赵相爷怎么会和叶大人一块在我这儿,他们是来告我状的?”    “看看,当面睁着眼睛瞎话,而且还明明知道你能听见却当作你听不见,底下也只有越老儿能生出……不对,养出这样的孙子!”赵青崖指着越千秋对叶广汉,“从今往后,我是管不了这子了,老叶你最好瞪大眼睛,千万别被这子坑进去。”    叶广汉见越千秋毫不在意地对自己和赵青崖做了个鬼脸,随即站在越老太爷身后,狗腿地给那老家伙松着肩膀,那老家伙还一脸享受的表情,他不禁又好气又好笑,重重咳嗽一声就恶狠狠地:“谁不知道我和越老儿素来是死对头,他这狡猾的孙子我当然不会漏过。”    越千秋从越老太爷身后把脑袋探出来,笑眯眯地问道:“叶大人您有孙女吗?”    “当然有。”叶广汉想都不想回答道,随即立时警惕了起来,“你子问这个干什么?我家大的孙女都定了人家,孙女还得很,你别想打主意!”    “如果叶大人您有孙女,要对付爷爷这个死对头,那很简单。”越千秋见赵青崖和越老太爷都露出了微妙的好奇,而叶广汉则吹胡子瞪眼,他不禁嘿嘿笑了起来。    “叶大人有没有听过一个道理?如果你有个孙子,从不好好教,那么祸害你全家。可如果你有个孙女,从不好好教,那么是祸害别人全家。所以,如果你有仇人,那么对付他有个最简单的办法,那就是宠坏你的孙女,然后嫁给他的孙子,这下你孙女嫁出去后祸害了仇人全家,大仇就报了。”    越千秋得煞有介事,就连知道这子肯定在耍诈的越老太爷,听着听着也不禁认真了起来,等听到最后,老爷子险些被自己的口水给呛死。而赵青崖捧着茶盏更是直接摔了。至于被狠狠涮了一回的叶广汉,则是一拍扶手跳了起来。    “你子给我站住!竟然调戏老夫,看我不打死你!”见越千秋想都不想拔腿就跑,叶广汉就气得更厉害了,“满嘴歪理,你爷爷不教训你我教训你!”    越千秋跑归跑,嘴里却还挺不客气:“您老人家连我爷爷都打不过,我就算站着不动让您打,您打得过吗?我这可是敬老,否则您要是和我打架打出个好歹来,赵相爷的接班人可就没了,钟亮还要再进一步接您现在的位子,那我才叫倒霉呢!”    “臭子,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叶广汉骂归骂,心里却倏然一跳。刚刚赵青崖带他来见越老太爷,隐晦地表明推荐他入政事堂的事,而越老太爷显然也是才刚知情,越千秋就更不可能提前知道。然而这子却直接了,足可见竟是一见他就猜着了。    “您是不是想,真敏锐,不愧越老太爷精心培养出来的孙子?”找了张椅子远远坐下的越千秋突然再次问了一句,见叶广汉简直是哭笑不得,他这才耸了耸肩道,“别太看好我,您了,您家孙女年纪不合适,再咱们两家世仇,您就别想着拿孙女糊弄越家了。”    “好了好了,千秋你少两句,你不话没人把你当哑巴!”越老太爷仿佛是打圆场,实则是强势护短地截断了其他人继续追究的由头。见孙子果然闭嘴,叶广汉则是气咻咻地回座,他就对赵青崖,“你们刚刚的那事儿,我可是要和千秋了?”    “。”赵青崖笑着点了点头,“毕竟得靠他。”    刚刚还坐没坐相的越千秋立时坐直了身子,脸上露出了惊愕的表情:“又要我干什么?”    这次开口解释明的,变成了赵青崖。见越千秋有些错愕地点了点头,这位前首相大人就沉声道,“有消息萧敬先要求娶宗室女,据英王殿下来了劲,让人找了名册,正在帮他选人。”    想到萧敬先之前还过纳妾不娶妻,后来却又流言满飞,越千秋只觉得那家伙肯定在耍诈,所以对英胖的皇帝不急太监急非常无语。然而,让他意外的是,叶广汉接口出的又一番话。    “我们希望你去点醒一下英王殿下,与其忙别人,不如顾自己。英王殿下差不多该选妃了,但之前他夜宿萧敬先那儿的事,连日以来一直都在某些圈子流传,很明显有人打算借着这由头逼他就范。尽管皇子的婚事出自上裁,但他自己都不设法,别人就更没办法了。”    越千秋狐疑地扫了在场三人一眼,突然似笑非笑地问道:“你们是不是心里已经有人了?”    此话一出,越老太爷顿时哈哈大笑:“这次我赌赢了?我就,我这孙子玲珑剔透,哪里猜不出你们这鬼心思!让他做事,好处要给足,话要全,别想藏着掖着,让他白干活!”    越千秋恨不得抱着越老太爷亲一口,今那些郁闷全都没了。    有这样为自己争取好处的爷爷,他还担心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