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宠妻成凰:第一家主夫人 > 第二百五十三章 报答?

第二百五十三章 报答?

作者:涅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然后苏愚来到书房,本来是想随便看几本书,却注意到那张静置在窗边的黎月琴。    她用手指抚摸着琴弦,然后在琴凳上坐下,回想着苏龙交给她的内容,认认真真一步步做好。    将身体调整在四徽和五徽之间,肚子离琴松松两拳,左手呈兰花状立在九徽和十徽之间,右手随意放在琴首,沉肩坠肘,身体自然放松。    当心无杂念之时,方开始弹琴。    因为中途放弃,苏愚只会一首秋风词,也只喜欢秋风词。    虽然好几个月不曾碰琴,但只是三遍过后,她就重新找到了感觉。    这一遍,她神情投入,无论抹挑勾踢,还是吟揉绰注,每一个指法都做到了自然精准,除此之外却不显得呆板无趣,反而动作飘逸,颇有凌空之感。    一遍过后,她开始吟唱,配合着沧古悠远的琴音,她的声音空灵中带着沉寂,将一腔忧思之情表达得彻底而完满。    与苏龙当初那一曲不同,苏愚所奏琴歌中少了一抹痛苦和悔恨,多的则是释然和感怀。    她最不会做的事情就是后悔,在她看来,过去的事情只能成为追忆,除了影响心情之外,并没有其余作用。如果真的觉得过去做的不对,那么就只能通过今和明来改变,所以与其后悔,还不如用这点儿精力来思考如何在接下来进行补救。    可是此刻,她脑海里想的,全都是过去的事情。    而且想的,只有一个人。    她在怀念当初十八楼时的十三……    十八楼的记忆她以前不敢碰触,但是自从x国一行之后,她心中重新燃起了期望。    十三的再次出现,勾起的不仅仅是对他的旧情,更多的则是当初那些珍贵的无可替代的回忆。    可是在她几乎已经确信楚蔺生就是十三的时候,楚乐的话却让她产生了一丝怀疑。    楚蔺生种种不正常的表现,让她在最初的激动过后,冷静下不得不做出一些推测。    而楚乐所的那一晚的事情,是她和十三之间感情的最大见证。    但是现在仔细回想起来,楚蔺生不但没有提起过那一晚,而且在得知她就是十四的时候,虽然有着激动,但那激动更多的则是久别重逢,以及不敢置信,却唯独少了十三对十四那种萌动的爱情。    苏愚那时虽,但是后来无数次翻来覆去回想那些年两人的相处,不但明白了自己的心意,而且也基本上确信,十三对她也有着同样的感情。    虽然可能随着时间的流逝,十三遇到的优秀女人多了,那些感情减淡甚至消失,但是回忆起来,也不该是那种表情,总觉得少了些什么,就像是迷茫。    苏愚越想越心惊,心中本来已经合二为一的两个人,又逐渐分开,一个是自己多年都无法忘怀的初恋,一个是现今最能打动自己的男人,无法抉择,无法舍弃。    但是经过这么多的脸冷静,她越来越觉得,楚蔺生对她,并不像自己相像的那样。    他不是自己最初认为的玩弄感情之辈,也不是后来自己觉得的对自己用情至深。他处于一种矛盾的状态下,有时沉迷其中,有时却又是在故意逃离。    否则,那么多像现在这样的不告而别,就没有办法解释了。    如果深爱一个人,怎么可能像他这样,连一个合理的理由都不给,就将苏愚晾在一边,甚至就连她好几次有生命危险的时候,第一时间赶来的也不是他这个名义上的男友。    随着思考,苏愚手下的琴音逐渐变得凌厉,音符开始有些凌乱,却正好显示出她此刻混乱的内心。    她就那样一遍遍地弹着,很简单的一首秋风词,让她从最开始的缠绵相思,弹成了后来的幽怨肃杀,每一遍的感情都更近一层。    一直到悠地,手指上传来一阵刺痛,才发现左手中指和无名指指尖已经血肉模糊。    她看着自己的手指,这才停了下来。    “呵。”嘴里发出一声自嘲的笑声,表情却不似琴音那样丰富,冰冷中有着呆滞。    只是看着指尖的鲜血,她忽然想明白了一些事情。    她并不是这么被动的人啊,既然楚蔺生身上有谜团,那么她就去解开啊!    既然是对自己很重要的人,既然自己因为他的隐瞒而这么痛苦,那为什么不自己去寻找答案呢?    难道是这么多年的懒惰成了习惯,所以竟然产生了被人理应将一切和自己坦白的可怕想法吗?    不!她不是这样的人!    ……    楚家的私立医院,位于楚家老宅不远处,一个隐秘的山谷中。    神奇的是如果是楚家之外的人来到这里,无论如何看到的都只是一片茂林的丛林。可是楚家人来此,则能看到在丛林之中,一座纯白的高大建筑,以及建筑周围设置精美的花园。    这就是楚家有别于其他世家的奇异之处,也唯有具有神秘能力的楚家人,才能在毫无秘密可言的现世,建造这样一座可以隐藏在与真实世界不同位面的医院。    当然,这只是楚家底蕴的一部分,像这样对外界来不可能的建筑,对楚家人来都是很常见的。楚家所有具有重要意义的建筑,都处于这样一种状态。    这也是为什么,楚家能够在帝国政府的势力下,屹立这么多年不倒的原因。不是政府没有想过扳倒楚家,只是他们甚至连楚家的大本营在哪里都不知道,这场战争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此刻,在一间病房里,从苏愚生活中消失了很多的楚蔺生,正坐在病床旁边,看不出神色地削着苹果。    而在病床上,正坐着一个女人。    神奇的是,这个女人和苏愚有着几乎一样的面貌。    只是如果仔细看去,就会发现两人还是不大相同的。    这个女人眼角更加上挑,比之苏愚多了些妖艳的感觉。    她此刻正全神贯注地看着楚蔺生,眼睛一瞬都不离开,似乎是在欣赏一间出色的艺术品。    良久之后,楚蔺生将手中削好的苹果递给女人。    “好了。”    女人没有接,而是娇媚地笑着,语气撒娇地道:“你喂我啊。”    楚蔺生依然是面无表情,只是在听到女人的话之后,毫不犹豫地将苹果扔进了垃圾篓里。    “蔺生,你怎么这么粗鲁?”女人不满地噘着嘴,只是语气中没有一点埋怨的意思,似乎对楚蔺生的不配合,已经习以为常甚至还很欣赏。    楚蔺生看着女人和苏愚有九分相似的脸,以及那苏愚绝对不会做出的表情,眼睛深处生出一抹厌恶的神色。    “你应该知道,你所依仗的筹码,不久之后就会失效,如果你聪明的话,现在应该想方设法在我赶你之前出自己想要的,没准我会满足你。”    女人嘴角的笑扩大了,楚蔺生发现,她竟然是有酒窝的,只是不知道苏愚这样笑起来的时候,会不会在嘴角的位置出现这两个浅窝,他开始期待起来。    “你还真是无情啊。”女人道,“我还以为我十年的青春,能够换来你的刮目相看呢,却没想到被别的女人趁虚而入了。”    “嗯,你知道就好,今你还有三分钟的时间,如果你还是这样废话的话,我倒是乐意奉陪。”楚蔺生看了看手腕上精美的腕表,提示道。    女人目中闪过失落,以及愤恨。她没想到,自己这么多的努力,楚蔺生竟然完全没有被自己打动。    她忽然收了笑意,绷着脸的样子和苏愚极像,如果不是楚蔺生清楚地知道这个人是谁,一定会将她认作苏愚本人。    “我现在和她一模一样,你难道就不想吻我吗?我可是不会反抗的啊。”她忽然将身体靠近楚蔺生,目中带着冷光,嘴里却着无限暧昧的话语。    楚蔺生呼吸一滞,却不是因为这个女人。    他只是想到了苏愚,如果她也能对自己这样主动,那么一定是一件对他来很愉快的事情。    这样想着,与苏愚相见的心情更加急迫起来,而对这个女人的耐性也即将用完。    “还有一分半。”楚蔺生继续提醒,对女人的主动,完全不为所动。    不是不想动,只是想动的人不对。    女人闻言,目光中闪过狠色,趁着楚蔺生低头看表的时候,猛然扑向他,紧接着将自己的唇送往他的唇上。    楚蔺生虽然不备,但是极致的反应速度让他不用慌乱分毫,就轻易避开了女人的碰触。    只是两人都没有注意到,在门口的方向,正有一片空间轻微的扭曲着,而出楚乐正拿着手机对着两人拍照。照片上,俨然一副楚蔺生和女人拥吻的画面。    在避开的同时,他将女人的身体一推,虽然没有用全力,但也用了不的力气,女人一下子就狼狈地摔下了病床。    她保持着被摔倒的姿势,面色灰败,终于动了怒,“楚蔺生!这就是你对我的报答吗?”    “报答?你可能理解错了一件事。”楚蔺生道,“对于不是我默许的帮助,便是麻烦。所以我从没有想过要报答你。”    “什么?!那我昏迷的这十年又算是什么?如果不是我你就死了!”女人显得有些激动。    看着女人顶着苏愚的脸,做出这样难看的表情,楚蔺生觉得异常烦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